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校花的贴身暗卫  >  ACT 67 只是随口说一下

ACT 67 只是随口说一下

3354 2016-11-10 13:52:26
“你是谁啊?干嘛开我姐姐的车门?”她跟张浪大眼瞪小眼之后,冲张浪喊道。 “你去坐魏峰的车子吧,如果不嫌弃,坐后排也可以。”萧媄瑰在另一边说。 女孩子转头看向萧媄瑰:“姐,他就是你要等的人?看起来没什么嘛,一点都不帅。” 张浪看了眼后排座,这辆法拉利612后排太过于狭小,小孩子坐还行,他去坐就稍显拥挤了。 “我去坐魏峰的车。”张浪说着,走向后面一辆车。 保镖车一共有三辆,首尾都是普通保镖,魏峰的车在法拉利后面,张浪敲了敲车窗,因为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车门松动后,张浪顺势就坐了进来。 这辆车上其实就魏峰一个人,张浪左手开车,左手关车门,魏峰看到这一幕,开口道:“受伤了?” 张浪点点头。 “枪伤?”他随口问。 张浪一愣,然后摇头:“不是。” 魏峰发动车子,不再说话,他本身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恰好张浪也不太擅长自来熟,于是两个人就都不说话。 一路上虽然很太平,但职业习惯,张浪仍然偶尔会注意一点后视镜和其他车道,眼神绝不会在一个位置停留超过两秒。 在一个十字路口停车的时候,魏峰突然开口:“当过兵?” 张浪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在哪个军区?”谈起这个,魏峰似乎来了兴趣,打开了话匣子。 “京城。”张浪说。 “部队番号呢?” 张浪没有回答,笑着问道:“你呢?听说在东北虎大队待过?” 魏峰裂开嘴,挤出个很难看的笑容:“很久以前的事了。” “看你的年纪应该不大,怎么退伍这么早?”张浪问,魏峰三十多岁的年龄,在萧家五年以上的话,那他在三十五岁之前就退伍了。 他笑了笑,挤出两个字:“处分。” “哦,可惜了。”张浪说。 能让他欣赏的人不多,这个魏峰是把好手,走路就看得出来,退伍后一定也没落下训练,这样的人才没在军队效力,确实可惜。 魏峰裂开嘴笑了笑:“有空切磋一下?” “可以,当我伤好了。”张浪几乎没经过思考就同意了。 他这么干脆,魏峰似乎也很满意,又挤出个难看的笑容,他这张脸太刻板,笑起来实在是不好看。 到了公司大楼,除了魏峰外,其他保镖都被安排在了楼下,电梯里,萧媄瑰车上的小女孩对张浪的态度大为改观:“你就是那个闹得满学校风雨的体育老师?” 张浪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个小美人。 “哈哈,你真厉害,连韩胖子也敢得罪,还帮了童老师,我叫萧红豆,你就叫我红豆吧。” “童老师?”张浪疑惑道。 “是啊,童茴音是我的音乐老师,要不是你,她说不定就转学了,多亏了你哎。”萧红豆自来熟的挽住张浪的胳膊:“老师,我也申请调入一班去当你的学生好不好?” “咝!”张浪倒吸一口凉气,萧红豆正拿她发育很好的胸猛蹭张浪受伤的手臂。 “红豆,不要胡闹,他胳膊上有伤。”萧媄瑰皱眉道。 “啊哦,你胳膊受伤了?来给我看看。”萧红豆马上退开去掀张浪的短袖。 “别闹了,待会儿开股东大会,记得不要随便说话。”萧媄瑰提醒道。 “知道啦,又没有我的股份,我肯定不会开口说话的啦,反倒是姐姐你,一会儿要小心,不要被他们欺负了。”萧红豆担忧道。 萧媄瑰微微一笑,看了张浪一眼:“他们欺负不了我的。” 诺大个会议室,长长的桌子两旁坐满了人,而居中一张椅子上,萧正京正大老板一样坐在那里,斜眼看着从正门进来的萧媄瑰等人。 “真气派啊,有谁告诉你保镖可以进入这里的?”萧正京懒洋洋说道。 萧媄瑰回过头:“魏峰,你去接应一下张律师,要保证他准时赶到。” “好。”魏峰给张浪一个眼神就离开了,张浪能读懂那个眼神中的含义,托付。 “等等,还有他!”萧正京指着张浪:“这里都是萧家人,他有什么资格进入这里面?” 萧媄瑰冷笑一声:“他拥有公司的股份,有权利坐在这里。” “什么?”萧正京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你是说他有公司的股份?你给他的?百分之一,还是百分之零点零零……一?” 萧正京说了一大堆的零,似乎这个笑话很好笑,除了几个老人外,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你马上会知道的。”萧媄瑰来到萧正京面前:“你没有资格坐在这里,起来吧。” 老爷子手里有整个家族企业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萧正京很清楚这一点,他大笑着起身:“好,位置先给你坐,不过你坐不了多久了,你觉得父亲会把多少股份给你这个将来不是萧家的人?” “好了,正京,少说两句吧。”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摆摆手说道,除了他外,旁边还坐着一个看起来比他稍微年轻一点的瘦弱老人。 这两个人是萧在野的大哥和三弟,他们两个人都拥有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 “红豆,你和张浪去那边坐着。”萧媄瑰指了指不远处一个空位置。 “哦。” “不用了,我还是站在这里好了。”张浪说。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萧正京为首的一伙人都在声音很夸张的聊天,大厅里气氛喧闹,在场的除了萧家的人外,还有不少公司高管,那些人聊天的当儿,萧媄瑰就顺便在听他们汇报工作。 “晓芙,你去帮张浪倒杯茶。”萧媄瑰对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年轻女孩说道,她穿着得体的职业装,正兢兢业业给几个老人送茶水。 “好的,稍等,张先生。”曾晓芙微微点头出了门,很快拿来两个不同的杯子,其中一个装满咖啡,放在了萧媄瑰面前,另一杯她递给张浪:“张先生,请用茶。” “谢谢。”张浪礼貌接过。 萧媄瑰介绍道:“她是我的秘书,曾晓芙。” “曾小姐你好。”张浪客气的不像话。 曾晓芙捂着嘴巴扑哧一笑:“张先生,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个秘书而已。” “秘书很好,我是个老师。”张浪说。 “啊!”曾晓芙不知道怎么接口了。 萧媄瑰瞥了眼张浪,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人家又没有问你的职业,好像多光荣似的。” “职业没有贵贱之分。”张浪刻板道。 “我什么时候说职业有贵贱之分了?是你自己看到漂亮的女孩子想搭讪吧?”萧媄瑰翻白眼道。 “是你刚刚替我介绍的。”张浪感觉很无辜。 “我只是随口介绍一下,你这么认真做什么?”萧媄瑰开始耍无赖了。 “哦,我也只是随口和她打招呼。”张浪说。 “你!”萧媄瑰为之气结,这家伙怎么这么不懂得给自己留面子。 “晓芙,你去给他拿个座位坐。”为避免丢脸,萧媄瑰急中生智找了个借口。 但这个借口却被张浪拒绝了:“不用了,我站着就可以。” 萧媄瑰咬牙切齿:“我只是随口跟她说说,你这么认真做什么?” 张浪无语,他发现女人的报复来的实在是太快了,于是他干脆不说话了。 萧媄瑰终嘴角终于重新勾起一个弧度,撇过头去小声道:“活该!” 曾晓芙站在一旁瞪大眼睛,她还从来没见过董事长和哪个男人说话用这种口气,好像,好像在打情骂俏一样。 千呼万唤始出来,等到近半个小时后,张子文终于在魏峰的陪同下进入了这间会议大厅,他一出现,原本喧闹的大厅立马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身上。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张子文一身得体西装,腕上一枚价值不菲的手表,他把公文包放在桌上,不紧不慢取出了一份打印合同。 “为了不浪费各位的时间,我就直接说重点了。”张子文笑着说。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赶紧公布,这么多人等着呢!”不远处座位上的萧英明不耐烦道。 张子文微微一笑,没有和他计较,他看了眼遗嘱抬头公布道:“萧在野老人生前所持有的百分之八十股份,所得者如下:萧正京,百分之八;萧正廷,百分之八,萧正业,百分之八。” 不管什么人读稿,读到重要的时候总是喜欢停顿一下,以显示接下来内容的重要性,张子文也不例外,他先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扶了扶眼镜,这才读到:“萧媄瑰,百分之五十一!” 这个声音一出,全场哗然! “不可能!”萧正京第一个站了起来:“我爸脑子傻了吗?怎么会给一个将来是外人的人这么多股份?拿给我看看!” “萧先生,我还没有读完。”张子文说。 “用不着你读完,赶快拿给我看看,你是不是读错了?”萧正京急躁道。 “抱歉,萧先生,作为律师的本分,我必须要先把这份遗嘱读完。”张子文不紧不慢道。 “你他妈神经病啊?遗嘱是给我们的又不是给你的,你热心个什么劲,脑子被驴踢了?”萧正京忍不住骂道,刚刚的消息对他打击太大,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张子文放下遗嘱,抬头看着他:“萧先生,根据你刚刚的话,我有权起诉你对我人身攻击。” “人身攻击你妈!” “正京!”萧正京还要再说,坐在首座的老人站起来严厉喊住了他:“坐下,你这样张牙舞爪,满口胡言,成何体统?” 这个老人的话还是很管用的,萧正京整了整衣服,重新坐了下来:“好,你读!” 张子文继续读到:“萧英明,百分之零点五;萧英杰,百分之零点五;萧红豆,百分之零点五……” 张子文读了一大串名字,萧红豆之后的,最多只有百分之零点一,最后,张子文抬起头来,将手上的东西递到桌子中央:“遗嘱我读完了,这份是复印件,你们看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