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校花的贴身暗卫  >  ACT29 掌嘴两巴掌

ACT29 掌嘴两巴掌

3089 2016-11-08 13:48:24
久居上位的人,除了几个养气功夫惊人的凤毛麟角外,大多数脾气都不太好。 尤其是久居上位的漂亮女人。 听闻欧阳少天说了句“原来是个母的”后,包间里的女人嘴上在笑,却微微侧头说了一句:“掌嘴。” 语气平淡,仿佛在说:“好的。” 于是,忽然间,张浪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危机感。一个人影从包间中悄无声息的冲了出来,速度太快让人看不起容貌,张浪斜跨一步挡在欧阳少天身前,完全是本能将左手在耳边一挡。 一声剧烈的肢体交击,那人‘咦’了一声反应也快,横地里一拳袭来,张浪右手横在胸前手掌恰好挡住对方一拳。 他身后站着欧阳少天,当然不想后退,只是对方拳力太猛,他在以胸口硬挨自己手背一击后,还是忍不住后退了半步。 对方也后退了一步,张浪这才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 黝黑的脸庞,颧骨微微吐出,个子不高,但身体精瘦。从对方速度和爆发力看来,这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 张浪在打量他,他也在打量着张浪,面无表情。如同一只将要猎食的黑豹,蓄势待发。 “是个练家子?”房间里的女人停下喝茶的动作,她显然听到了刚刚黝黑男人的惊疑声,也见到了刚刚的打斗场面。 “能搞定。”黝黑男人声音低沉道。 于是女人不再说话。 于是黝黑男人拳头捏了起来,啪啪作响。 “小孩子不懂礼貌乱说话,不用这么较真吧?”在黝黑男人准备攻击的时候,张浪开口了。他目光放在房间里女人的身上,注意力却在黝黑男人的身上。 刚刚交手的一刹那,张浪受伤的左臂和胸口都隐隐作痛,可见对方力道之大。如果不是因为对方不好对付,他才不会开这个口。 “不懂礼貌是大人管教不严,乱说话就该掌嘴。”女人平淡道,动作缓慢喝茶倒茶,不管是真这么淡定还是装这么淡定,有这份从容都不容易。 “老师,要不要我叫人?”欧阳少天也是个人精,没急着乱打嘴炮,而是忙着审视局势,眼珠子提溜乱转。 “你们退后。”张浪单手往后轻轻推了一把,早收敛了嬉皮笑脸。 看到他这幅严肃模样,黝黑男人无声的笑了起来,充满着讥讽意味。 不等欧阳少天再说话,黝黑男人就已经攻了上来,血性男人当用拳头,简单而且实用。 张浪也是个血性男人,而且他想试试对方有多少真材实料,所以左拳也轰了出去,两人拳头对拳头,各自退了两步。 黝黑男人再次攻了上来,这次用的是右拳。 张浪一咬牙,右拳也迎了上去,只是这次黝黑男人纹丝不动,张浪却退了两步。 黝黑男人仿佛找到了张浪的破绽,右拳再挥,张浪不得已以左拳抵挡,当黝黑男人挥左拳的时候,张浪就不得不后退了。 先前格挡了一下又和对方对了一拳,张浪的右臂恐怕伤口已经迸裂开了。 黝黑男人步步紧逼,张浪不得不用上了腿,对方也是个喜欢硬碰硬的主,两人腿对腿踢了有四五下,整个走廊里全是砰砰砰血肉相撞的声音,这种程度的打斗,已经让许佳芝花容失色了。 黝黑男人好似知道了张浪右臂有伤,专挑张浪的右路进行攻击,占了十成优势,几招过后,张浪就退了五六步,再退的话,就到了墙边了。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张浪不是对方的对手。 欧阳少天这边几个人的心情已经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大家都见过张浪出手,当时能跟两个特种兵对干,现在却落于下风,那这个黝黑男人得多厉害? 张浪整个后背都贴到了走廊墙边,眼看就要退无可退,他忽然眼神一冷,脚蹬墙面借助反弹之力,左脚脚尖一踢对方小腿,顺势踩住对方被瓦解的膝撞,右腿弯曲腾空而起,直撞黝黑男人下颌。 张浪这一下变招可不仅仅是快,他这一膝盖顶出去的力道一般特种兵要是中了当场就休克。不过黝黑男人反应着实是快,见事不好手臂横伸以手面挡住张浪膝盖,但他低估了张浪全力之下的十成力道。 只听“咔擦”一声,黝黑男人闷哼着后退了三四步,他的左手无名指下垂,满脸的震惊。 下颌是人的脆弱部位,张浪在暗特基地里,所学的最强手段都是杀招,本来在这正常交手他实在是没必要出杀招,只是眼前这人实力太强,逼得他不得不使出这种大杀招。 张浪一经得手之后并未追击,眼前这人实力太强,而且损伤无名指之后还有再战的资本,如果再打下去,就是个非死即伤的结局。 刚才两人对战,包间里的女人看的清清楚楚,此刻她内心也满是震惊,只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大黑什么实力身为老板的她最清楚,原本以为轻松解决的人居然能把大黑打伤,用不敢置信已经很难容易她此刻的心情了。 只是她没喊停,放出去的话,她还真没收回来的习惯。 “大黑?”女人用怀疑声调质疑黝黑男人,因为她发现大黑此刻的反应有点奇怪,后者像是受不了被人伤了的打击,正眼神复杂的看着张浪。 大黑眼神里出现挣扎,右拳终于握了起来,他看向张浪的右臂,第二次开口:“你有伤?” 张浪看了眼自己右臂,没有开口,但眼神已经证明一切。 大黑抬了抬自己的左手:“现在,我也有伤。” 他的意思是现在大家都有伤,还在同一起跑线上。 “你还想打?”张浪眉头皱了起来,他已经没有乘胜追击,平息事情的意思明显,这头闷牛怎么还这么执着。 “职责所在。”大黑道。 张浪纠结了,他感觉自己对不起杨定波的嘱咐,才说了不过分显示才能,现在就不得不全力以赴,杨定波要是知道了,以她的暴脾气,骂一顿是轻的,说不定又要上演一场限制级动作戏。 “算了吧。” 就在张浪异常纠结的时候,包间里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欧阳少天耳朵一动,伸出脑袋悄悄向包间看去。 “算了?欧阳大少,金惊鸿说的话,有几次能算了。”女人虽然是在反问,但语调轻柔平淡,犹如陈述句。 “哥?”听到先前的声音,再加上金惊鸿的称呼,欧阳少天推开了只开过一半的包间门,现出说话男人的庐山真面目。 那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年轻男人,无论容貌和气质,都不输给对面的金惊鸿。 他目视欧阳少天,并没表现出惊讶以及其他情绪。 “哥!”确定这个男人的身份,欧阳少天兴奋了,一下子冲进了包厢,抱住了男人的脖子,“哈哈,早知道是哥你在这里,我就不来踩场子了。” 在众人的视线里,很有风度的男人拍拍欧阳少天的肩膀,眼神温柔。 “没想到人称冷公子的欧阳问天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金惊鸿打破了难得的大好气氛,语气略带嘲讽。 事情峰回路转的让人反应不过来,包间里的另一个人居然是欧阳少天最崇拜的哥。周邵颖和孔鸣斐见到这位海都闻名的冷公子,都是一脸崇拜。 “惊鸿,就这么算了如何?舍弟有冒犯的地方,我代他向你道歉。”欧阳问天没理会金惊鸿的嘲讽,语气平静道。 正常情况下,无论是谁,得到欧阳问天的道歉都该息事了。可金惊鸿,偏偏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有时候说错的话,可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金惊鸿还是那样云淡风轻的语调,两手旁若无人的煮茶,仿佛煮茶是第一大事,说话只是顺带而已:“不怕告诉你,欧阳大少,他也不是小孩子了,你给的廉价道歉,我不接受。” 欧阳问天眼神微微一冷,却没再说话。因为他知道,通常这个女人认定的事,就没人能让她改变主意。 欧阳少天看看自己的哥,又看看面前的女人,按他平常的跋扈性格早就发飙了,但在这个哥面前他却出奇的温顺,他见欧阳问天不再说话,低着头轻声道:“哥,我掌自己的嘴,丢掉可是咱欧阳家的人。” 说完,这犊子还真就对着自己的脸扇了两巴掌,啪啪两声脆响,粉嫩的脸颊出现了两个五指印,可见他没有对自己留手。 “混蛋!”一声大吼,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张浪怒视着毫无反应的欧阳问天,“哪有当哥的看着自己亲兄弟自扇巴掌的?你还是不是男人?” 老一辈的首长们都有一骨子帮亲不帮理的执拗匪气,张浪常年受那些首长熏陶,自然而然也有这种牛脾气。按理说这个场面不该由他说话,可他牛脾气上来了,哪还管那么多。自己的学生受气了,当哥的不帮他找回场子,他这个当老师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欧阳问天冰冷的眸子扫视张浪:“我们欧阳家的事情,哪轮到一个外人管?” “狗屁!”张浪很火大,“我可以不管欧阳家的事情,但我不能不管我学生的事!” “老师……”这一刻,一贯没心没肺的欧阳少天很感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