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校花的贴身暗卫  >  ACT58 无理取闹的女人

ACT58 无理取闹的女人

3685 2016-11-10 10:48:15
“直走,左转弯,右转弯,再右转弯。哎呀,你开车好慢啊,就跟乌龟一样!” 副驾驶席上,欧阳青鸾就跟一直百灵鸟似的叽叽喳喳个不停,张浪好不烦躁,车子七拐八拐,最终进了一条有点冷清的街道。 “再往哪走?”街道都快开到头了,还不见欧阳青鸾指挥,张浪不得不开口问道。 “不对啊,我记得是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欧阳青鸾在那自言自语嘀嘀咕咕。 “你要找什么?”张浪奇怪道。 “吃饭的地方啊!” “你让我带你到吃饭的地方?早说啊。” “不是。”欧阳青鸾纠正道:“是你要请我吃饭,我选地方。” “我什么时候说要请你吃饭了?” “到了到了,就在那。”欧阳青鸾朝前方一指,那是一家川菜馆,店牌略有些陈旧,看起来有些年月了。 张浪把车子停在店面前:“你自己吃吧,我还有事情要回去。”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情调?人家女孩子请你过来吃饭,你却说要走。知不知道,这家川菜馆很好吃?我每年回来都会到这里来吃一次,保证你来了一次还想来,下次来了又想来。” “有这么好吃?”张浪有点动心了,因为刚好到中午,他肚子也有点饿。 “好不好吃,你吃一下就知道了嘛。” 欧阳青鸾当先下车,蹦蹦跳跳进了里面,张浪听到里面她的声音传来:“老板,我要吃肉,要牛肉、鸭脖、猪耳朵、还有麻辣鸡翅!” 张浪瞬间觉得这个女人好恐怖,肉食动物到这种境界,也是相当人才了。 欧阳青鸾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全是带肉的,这家馆子很冷清,所以菜上的很快,张浪还没来得及动筷,欧阳青鸾就开始风卷残云。她那吃相,跟她那甜美的长相完全就不搭边。 “吃啊,还愣着干什么?”半天不见张浪有动静,欧阳青鸾终于想起还有张浪这么个人。 于是,张浪也加入了战场。 还别说,这家川菜馆做的菜的确挺好吃,辣的很正宗,欧阳青鸾点的几个菜很对张浪胃口,两人在餐桌上展开一场大战,简直就是轰轰烈烈,惨不忍睹。 “哇,好爽,好久没有吃的这么爽了。”欧阳青鸾喝一口点来的冰镇饮料,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如果能天天这么吃就好了。” “天天这么吃你就会涨那么七八十斤。”张浪不客气道,刚刚在饭桌的吃菜比赛,他竟然可耻的输了。 “你大可放心,我是那种怎么吃都吃不胖的类型。我就喜欢我这点。”欧阳青鸾说。 张浪没回应,顿了一下,欧阳青鸾突然正经了起来:“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张浪头也不抬道,这女人太善变。一会儿发疯一会儿正经;一会儿跟个小孩子似的,一会儿又厉害的要命。简直就是双重人格。 “小勺子被扇耳光,你为什么要护着他?” “小勺子?” “就是我弟,欧阳少天。” 张浪停下吃饭的动作,擦了擦嘴,眯起眼睛:“他是我的学生,吃了亏我当然要替他讨回来,不然我这个老师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 “哦。”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就是因为这个,得罪了金惊鸿?” “我把那两巴掌还给了她。”张浪说。 欧阳青鸾目光灼灼的盯着张浪:“你知不知道,金惊鸿是四小家族金家的人?她掌管了七成的海都地下势力,整个海都有百分之五十的夜场都是她开得,她方方面面的关系错综复杂,就连我哥都不敢得罪她,她要想让一个人人间蒸发,实在是太容易的事。” “后来了解了一些。”张浪端起饮料喝了一口:“虽然我看不惯她,不过这女人确实有些本事。” “这么说,你后悔了?” “后悔什么?” “后悔得罪了她啊?” 张浪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你怎么不说是她得罪了我?” 欧阳青鸾撇撇嘴:“切,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张浪没有解释,别说是金惊鸿,无论是谁动了他,都会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 欧阳青鸾目光直视张浪,眼神凌厉:“如果你早点知道金惊鸿背后的背景和能量,你还会不会替小勺子出头?” 张浪放下杯子,没有回答,反问道:“我问你,你是他姐,如果你在场,会不会把这两巴掌扇回来?” 欧阳青鸾沉默了。 从她的沉默中,张浪已经知道了答案。 半晌,她抬起头来:“如果我不是欧阳家族的人,就会;如果我当时在场,起码不会让小勺子挨这两巴掌。” “没有如果。”张浪说。 他笑了笑:“我家老爹从小就告诉我,只要你想往前走,无论前面是高山还是大海,无论是猛虎还是雄狮,都要勇往直前,绝不低头!狭路相逢勇者胜!” “你老爹这是教你逞匹夫之勇!”欧阳青鸾嗤之以鼻道。 “错!这是一个男人的血性!这是一种活着的态度!这是至高无上的勇气!”张浪很激动,因为老爹的教育,一直是他人生的信条。 欧阳青鸾轻轻的看着张浪,笑着摇头,声音柔和了很多:“我欣赏你这种铁血作风。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老爹错了。有时候,退一步也是勇气,拳头收回来,打出去才更痛。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一个男人的脊梁,折断了还能再恢复如初吗?”话不投机半句多,张浪站起身来:“你自己慢慢吃吧,我先走了。” “脊梁?”欧阳青鸾还在回味着张浪最后一句话,等后者走到门口,她忽然想起什么,抬头道:“等等,付钱啊,难不成让我一个女人付钱。” 张浪的气场一下子就散了:“咳咳,我没带钱,你先付上。” “你居然没带钱?!” 欧阳青鸾睁大了眼睛:“你是海都国际的老师哎,一个月工资起码六七千,你居然跟我说没带钱?” “我,我的工资还没发,你先付上,以后再还你就是了。”张浪有点心虚。 “我上哪儿给你付!我也没带钱!”说着,欧阳青鸾还警惕的左右看了看,生怕被老板给听到。 然后两人就大眼瞪小眼,都愣住了。 “靠,你没带钱怎么不早说?”张浪怒爆粗口。 “你小声点,我怎么知道你一个大男人不带钱的。”欧阳青鸾小心翼翼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张浪翻白眼。 “跑路!”欧阳青鸾拽着张浪就往门外跑。 张浪被她拽着上了车,她看到无动于衷的张浪:“快开车啊?难不成你想被抓回去?那多丢人。” “我有卡。”张浪掏出一张卡片说。 “哎呀,这里不能刷卡的,快走吧!” 被她这么一催,张浪无语的启动了车子。 车上,欧阳青鸾张牙舞爪,不顾形象的捧腹大笑:“没想到人生之中第一次吃霸王餐,好像还挺好玩。” 张浪真是看不懂她。她出身大家族、身手又好、还懂得很多大道理,怎么没事就喜欢跟小孩子一样这么玩呢? “看你以后还怎么到这里来吃饭。” “怕什么,下次来的时候再给他就是了。就说是上次忘了。”欧阳青鸾踢掉脚上的高跟鞋,皱着眉头,矮下身来揉着自己脚腕:“好痛哇。” “怎么了?”张浪转头道。 她很委屈的样子,撅着嘴巴像小孩子:“刚刚跑的太急,崴到了。” “没事穿什么高跟鞋啊?”张浪放慢速度,在马路旁边停下了车。 “我喜欢穿高跟鞋,不行吗?” “拿过来我看看。”张浪解开安全带伸手道。 欧阳青鸾歪着脑袋,认真的看着张浪:“你想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 “那算了。”张浪又坐了回来。 他刚要系安全带,一条腿放在了他膝盖上。 “你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吗?” “没事,我们抱也抱过了,亲也亲过了,摸摸脚也没什么。” 张浪一阵冷汗。 她的脚很白,脚趾细而长,当然,张浪告诉自己,他注意到这些完全是想看看她脚趾中间有没有夹着刀片之类的东西。 脚踝的地方有些红肿,张浪摸了摸,揉了揉,然后说:“没有大碍,睡一晚就好了。” “跟谁睡一晚?”欧阳青鸾问。 张浪:“……” 她嘿嘿一笑,又把另一只脚也放在张浪腿上:“这只也崴了。” “还能两只都崴到?”张浪虽然奇怪,但看过去,她那只脚踝也有些红肿,果然也崴到了,只是,怎么就这么奇怪呢? 她翻了翻白眼:“这个是昨晚崴的,哼哼,幸好我穿的是高跟鞋,没使出八臂云锁柔的威力,不然你哪有这么容易挣脱?” “哦。”张浪恍然大悟点头,把她的腿往下面一推:“那让她继续痛吧,要治好了我可就有苦头吃了。” “喂,你怎么这么小气?”她又把腿拿了上来。 张浪只是和她开开玩笑,他在欧阳青鸾受伤的位置捏了捏,板起她脚板刚活动了一下,欧阳青鸾就皱眉收缩:“好痛!” “你这只伤到了筋骨,回去擦点药就行了。”张浪说。 “那多长时间能好?” “四五天吧。” “那还好,那你给我捏捏。” “小姐,这是在大路边上,按摩是需要时间的。”张浪很不客气的把她两条腿推开了:“你回去找个会按摩的给你捏一下就行了,让我一个大男人给你捏什么。” “这有什么的,封建!”她撇撇嘴道。 女人真是很奇怪,刚刚还说男女授受不亲呢,这会儿又说张浪封建。 “喂,张浪。”她转过头来,语气正经了许多:“如果我说将来还会找你的麻烦,你还会和我这样有说有笑吗?” “你会吃亏的。”张浪警告她道。 “好大言不惭啊,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会吃亏?” “因为我是男人,你是女人,自古以来,这种事情总是女人吃一点亏。” 欧阳青鸾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好像有那么点道理,不过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还会和我这样有说有笑吗?到时候会不会把我当做你的敌人。” “我不会和你一般见识的。”张浪笑道。 “这样好嘛,你就当我是无理取闹的女人好了。”欧阳青鸾坐回到座位上,她弯曲双膝、脚趾相邻而不重叠、坐在两边脚踝之间,双手各捏一个奇怪的字诀放在两膝,缓缓闭上双目。 “你在做什么?”张浪奇怪道。 欧阳青鸾睁开眼:“密宗瑜伽。” 张浪也是锻炼的行家,一眼就能看出,这种姿势可以是膝盖和脚踝关节韧带更有弹性,并且能训练大腿的力量,难怪这女人腿看起来挺细,力量却很大。 恐怕真如这个女人所说,昨晚她若不是穿高跟鞋,自己没那么容易挣脱。 张浪心想,回去一定要好好想想破解这八臂云锁柔的招数,万一将来栽在这女人手上,那可就给暗特丢人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