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校花的贴身暗卫  >  ACT45 十年之后再回家

ACT45 十年之后再回家

3180 2016-11-10 10:24:00
“对不起,高总,恐怕这一整个季度我们都不再需要高氏集团提供产品了,希望我们有机会再合作吧。” 四十岁左右的西装中年人站起身来伸出手:“很遗憾。” 高平忧喝茶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好,我们会尽快解决产品问题的,希望我们有机会再合作。”他脸上的笑容不变,语气温和,让人看不出他表情的变化。 只是,这已经是今天第三个合作方提出解除合作关系了。 高平忧是高氏家族这一代的企业掌门人,也是‘毒公子’高斩风的父亲,高家家主为他起名平忧,就是希望他能解除高家的一切忧患。不知道是名字起的好还是什么,这些年来,高平忧一直做得很好,高家在各个领域的产业可谓是蒸蒸日上。 但近几天,高家的产业链却出现了大问题! 首先是高家有两样产品出现了质量问题,质监部门亲自找上门来,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又被媒体捅了出去,对高家的信誉造成了严重的影响;紧接着有公司重要人员携款外逃,财务部门的财务出现问题,到了今天,居然又有三家一直有合作的大型公司想要解除合作关系,高氏集团正面临着创立以来最大的危机! 仿佛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拿刀无情的切向高氏集团。 原本健康的高氏集团帝国,仿佛在一夜之间千疮百孔。 高平忧不是傻子,很明显这是有强有力的对手拿高氏集团开刀了,只是,这个对手一出手就是十面埋伏,这么大手笔,到底是谁呢? …… 金海幻汀,地字第一号包厢。 “用不了多久,高家就能查出来了。”金惊鸿侧仰着头,保持一个发呆的姿势,她在说话的时候,也不曾改变这个姿势。 地字号包厢跟天字号不同。后者是金海幻汀的空中楼阁,采取全封闭模式,意为此处便是天;但地字号包厢半边天花顶却是特制玻璃,人处在另一侧抬头就能仰视苍穹,意为坐地望天。 自从在天字第一号包厢内被张浪扇了一巴掌后,金惊鸿再未踏步那里,从天到地,是她现实的真实写照,也同样是她心里的真实写照。 欧阳问天轻轻叹气,想不到张浪那一巴掌对金惊鸿的影响这么大,把一个高高在上的海都大姐大,扇到了人间。金惊鸿自信到无懈可击的气场魅力,再不复存在了。 “查出来就查出来,这场突袭已经起到应有效果,接下来就是堂堂正正一战了,我今天来,是想要一个承诺,和一个答案。”欧阳问天摩挲着手里青花茶杯,眯着眼睛看对面的金惊鸿。 “我可以继续帮你,也不怕把筹码提前开出来。”金惊鸿终于移回眼神,放在欧阳问天旁边的另一个女人上。 金惊鸿对她并不陌生,在金海幻汀发生的任何事情都瞒不过她,只不过没想到这女人会临阵倒戈。 在金惊鸿看来,这是一个聪明的选择,一个女人如果真的肯放下一些自己真正在乎的东西,那这个女人就很有智慧。 吴思思,她原本就被欧阳问天所包.养,在得知欧阳问天和萧媄瑰有婚约之后,暗里地又和高家高斩风勾搭上,可惜费尽心思,依然嫁不进豪门。她聪明,可豪门里又有几个男人是傻子? “这才对,否则我天天提心吊胆,不知道惊鸿仙子又给我挖了什么坑。”欧阳问天打趣道,语气里却满是讥讽。 金惊鸿神情一顿,眼神冷了起来:“大少这是在笑话我?” 她在圈子里有个惊鸿仙子的绰号,本来是美誉,但在被张浪扇了一巴掌后,这个绰号就变成了一种讽刺。 欧阳问天摇摇头:“欲击败对手,先正视对手;欲正视对手,先正视自己。金惊鸿,自己这关都过不了的话,未免太让我失望了。” “哼,不用你提醒。”金惊鸿冷哼一声。 “还是说说看你的条件吧。”欧阳问天不以为意道。 “既然你提起这件事,那我就直说了。听说欧阳青鸾出山,我希望她能取那人一只手,没错,就是那只碰过我的右手!” 欧阳青鸾。 传说欧阳家族中最被老太爷喜欢的后辈,也是被认为欧阳家族这一辈中最有出息的人,老太爷对她寄予厚望甚至超过将要接管欧阳家族庞大资产的欧阳问天。 欧阳青鸾十岁被藏边活.佛看中,带回藏边,赐法名青鸾。十年后下山,先入世再出世,历九九八十一难一个轮回,便会修道成佛。 她有可能成为藏边第二位女活.佛。 欧阳问天眉头轻轻挑了起来:“要他一只手,哪需要青鸾?” “你不明白的。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可以派任何人去,但如果失败,那就要欧阳青鸾。”金惊鸿自信道。 欧阳问天喝了一口茶:“我妹妹的事情我无权过问,不过断人一只手这种事,我想根本用不着她,为表明诚意,我会马上安排这件事。” “那我就静待你的好消息。” …… 张浪从没见过像许佳芝这样,请别人吃饭还如此迫不及待的人。周五刚刚下课,她就急匆匆开车带张浪出了校门。 “我们这是去哪?”张浪开口问道。 今天的许佳芝看起来不太一样,心情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脸上光彩照人,她看起来在认真开车,但张浪能感觉到,许佳芝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自己今天是没洗脸,还是穿错了衣服? “保密。”许佳芝神秘一笑,眼眸秋波流转。 “神神秘秘的搞什么鬼?”跟许佳芝熟了,张浪就不介意开一些玩笑,现在两个人说话语气已经像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偶尔也会互相打趣几句。 “到了你就知道了。”许佳芝说。 红色沃尔沃一路向西,既然许佳芝不想说,那张浪也识趣的不再问,只是习惯性的注意周围的环境,车子大约开了三十分钟左右,到达了一个有些年月的居民区。 当车子开进一个小区的时候,一直懒洋洋的张浪身子坐正了。 他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到底熟悉在哪里,他却不知道。 沃尔沃在一幢居民楼前停了下来,许佳芝带张浪上楼,张浪仿佛置身梦里,心不在焉,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许佳芝已经在掏钥匙开门。 “妈,我回来了。”许佳芝一边蹲下身来给张浪拿拖鞋,一边朝屋里喊道。 大厅里的电视机开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正在饭桌前看电视,桌上已经摆有三个菜,厨房里有做菜的声音。 但这一切都不是张浪关心的焦点,他先是被许佳芝那一句‘妈’给惊呆了,然后目光和饭桌前的那个男人对视时,整个人懵住了。 那是,那是他童年岁月里几乎天天会面对的人!那是曾经给了他一半父爱的老邻居! 张浪可能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但那个许爸的称呼却深记在脑海,何况还有那张虽有些苍老但熟悉的脸庞! “许……爸!”张浪有些不敢置信,颤抖着声音喊出这两个字,他的眼眶一瞬间湿润了。 许爸明显在压制自己的情绪,他脸上的肌肉肉眼可见的颤动了一下就没再变化,但声音听起来却有些变调:“来了啊,坐下吃饭吧,你许妈在做饭。” “小浪?真的是你!”厨房门口出现一个略微发福的身影,她的情绪就激动多了,眼角闪着激动的泪花,手里拿着锅铲就快步走了过来。 “许妈!”此情此景,再见到十年前的恩人亲人,张浪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一把将女人抱在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十年了,在他少年的记忆力,最多的就是这里温馨的饭菜和家的温暖,亲生父亲很少回来,对他来说,这里就是他小时候的家!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小丫这丫头,见到你这么多天才把你带回来。”许妈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责怪的眼神看向许佳芝。 “小……丫?”张浪这才转回头来看向许佳芝,瞪大了眼睛:“你是,小丫?” “你说呢?”许佳芝双手背在身后,小女生模样瞪着张浪。 不能怪张浪没认出她,人都说女大十八变,十年前的许小丫还是个扎鞭子戴厚厚眼睛的豆芽妹,十年后的她竟然变成了眼前的大美人许佳芝。 “你,你的名字?”张浪还是不敢置信,许佳芝真的就是十年前那个被欺负就喜欢哭鼻子的许小丫? “我改了名字,不行吗?”许佳芝一改往日的稳重知性,完完全全是一副小女人不讲理表情,让张浪惊喜之余哭笑不得。 “丫头,怎么跟小浪说话呢?”许妈佯装怪罪道。 “哼,我还没说他呢,相处这么久竟然没有认出我,一到家里来就认出你们了,真让人生气。”许佳芝嘴上说生气,可眉梢之间哪里有生气的影子,除了雀跃就是雀跃。 张浪有些尴尬:“你变化太大,还改了名字,实在是认不出来了。” “是吗?”许佳芝一挑眉,竟有点魅惑撒娇的意思,“我哪里变化大了?” “你……”张浪想说你变漂亮了,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呆呆的看着许佳芝姣好面容出神。 “看什么看!快说啊!”许佳芝被张浪盯得一阵心跳,赶紧开口掩饰心里的慌乱。 张浪那个尴尬别提了,还好许妈给他解了围,她忽然想起什么:“哎呀,我还在炒着菜呢,丫头快招呼你小浪哥坐。”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