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贴身保镖  >  第六十四章:父与子

第六十四章:父与子

2623 2016-09-30 06:36:39
闻着房间里那股浓得不能再浓的尿骚味,就连王阳都觉得有些不能呼吸了,他也不可能让穆婉清和秦若云一直浸泡在尿液里,要不然等她们醒来,非得跟他拼命不可!最终王阳也只能强忍着恶心,将二人又一次扔进了浴缸里,拿出花洒在她们身上冲刷了好几遍。整个过程都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往她们白皙火辣的身材上去看,不过暗自里却在比较……穆婉清的腿比较长,秦若云的胸比较大,穆婉清要白几分,秦若云的身材比例要好一些。不过这两个都是人间尤物,说不定再等她们成长几年,那完全就是要祸国殃民的节奏啊!啪地一声!王阳又甩了自己一巴掌,为了克制心底的兽欲,他今天简直打自己都快打懵了。将浴缸的水放干之后,他给二女擦拭了身体,又给她们穿上了衣服。其实中间他也想过要不要找秦若云的同事,或者是服务员来帮忙,但是看到房间里已经被尿泡得骚气冲天的模样,他想了想,还是算了……以穆婉清和秦若云好面子的性格,要是再多一个人知道她们的糗事,那火爆脾气一上来,结果简直不堪设想。给两人穿上衣服后,王阳把二女带回了自己的房间,直到让她俩上了干净的床,给她们盖上被子后,他才抽空去洗了个冷水澡,重新换了套衣服。“呼……总算是弄完了!”王阳觉得自己这一晚,真快要忙崩溃了,就在他准备窝在沙发上睡一觉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他走过去一看,就看到了警察站在外面。来得还真快啊!王阳心思一转就已经明白了过来,王家势力那么大,王斯鸣又出了那样的事情,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找上门来呢!他也不能逃,逃了那秦若云和穆婉清肯定会被卷进来,那个王斯鸣也不是什么好鸟,就算是去了警局,他也不见得有多理亏。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穆婉清和秦若云,王阳慢慢地开了门,他门才开了一个缝,外面的警察立马就冲了进来,一个擒拿手就把王阳给死死扣住,嘴里还不停地冷喝着。“不准动!不准动!”王阳冷笑一声,要是他真想要动的话,就算他们这里有再多的人,也不见得能制服得了他,“我自首,带我去警局吧。”王阳低声说道,他的话倒是让警察微微一愣,确认了他的身份之后,带着他就往外走,同一时间还给警局报告回消息,已经带回嫌疑人。就在王阳被带上车向警局而去的时候,已经坐私人飞机抵达尚海的王千鹤,也接到了警局报来的消息,人已抓到!接到这个消息后,王千鹤立马让司机调头先去警局,他倒想要看看,这个敢对斯鸣下手的小保镖,究竟是什么来头,在他的身后,是不是还有别的势力插手,动了他王千鹤的儿子,光是自首,可是远远不够的!尚海分局审训室。被抓之后王阳的双手就被铐了起来,他也正在接受盘问,询问他作案动作,还有案发的具体细节。王阳把事情全都老老实实的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冷冷地看着警察说道。“王斯鸣下药迷奸少女,警官,你们是不是也该把他抓起来,带回警察局好好审问一番呢?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他还不是天子。还是说,你们都敬他为太子啊?”王阳话里有话,警察当然一听就明,审问他的警察立马冷喝一声说道。“我们现在是在查你恶意伤人的事情,少在这里顾左右而言他,态度给我端正一点。”“警官,我的态度很端正啊!我该交待的都交待了,那王斯鸣也不是什么好鸟,你们怎么不抓他?”王阳一直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审案的警官在心里想道,先不说王斯鸣他们敢不敢抓,现在他被王阳打得命根子都保不住了,还在手术室里待着呢,他们怎么去抓?“王阳,你态度最好端正一点,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的案子造成了多么恶劣的影响!”这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连王家老爷子都惊动了,现在公安局局长都在因为这件事情而冒冷汗呢,要是事情处理不好,他说不定都要受牵连!更不要说他们下面的这些小虾米了,王老爷子一怒,他们哪里担待得起啊?这家伙压根就是一楞头青,看他资料是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里出来的,也没什么见识,只怕他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呢!“有多恶劣的影响,我还真不知道!要不警官你跟我说说?”看着王阳调儿郎当的样子,那警察正想要好好吓唬他几句,突然门一打开,有个女警察走了进来,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警察脸色瞬间一变,看了一眼王阳,跟着站起来说道。“王阳,你好好在这里反思一下你的错误!老王,我们出去一趟。”两名审案警察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一看到外面站着的穿着唐装的王千鹤,警局的人脸上全都带着讨好的笑容,包括局长何东易也是笑着说道,“王董,您怎么来了?应该跟我们打声招呼,我们去接您啊。”“不用了。”王千鹤淡淡地挥了挥手,指了指审训室说道,“那人就在这里面吗?”“是的是的。”“我先进去看看。”“好,这边请这边请。”何东易没有把王千鹤往审讯室里领,而是走到了一旁的监控室,王千鹤寒着一张脸人,他倒想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大胆,敢伤他的儿子!只是在王千鹤走进监控室后,当他看到坐在审讯室里百无聊赖的王阳的时候,他瞬间就惊住了。竟然是他!!王千鹤完全没有想到,几个小时之前,他还隔着电视屏幕看着这孩子,一转眼,他竟然出现在了审讯室里,与他只有一墙之隔而已,这次他没有穿那种稀奇古怪的妆扮,打扮得极为正常,看他的眉眼,完全就是他母亲的翻版,而他的鼻梁却又像极了他,侧颜跟他更为相似。“王董,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何东易看着王千鹤一脸凝重地看着王阳,半天不说话,他还以为他们是抓错了人了,但是王千鹤却是挥了挥手,把跟在他身后的管家龙莫叫了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之后,他才看着何东易说道。“何局长,我想让我的管家去跟他谈谈,没问题吧?”“没问题,当然没问题!”“那……“王千鹤扫了一眼四周的录像视频,还有跟在他们身后的警察,何东易立马就明白了过来,赶紧将录像监控全都关了,还招呼着警察跟他一起往外走,王千鹤一声令下,他哪敢不从?只能带着人离开,让王千鹤一人坐在这里,而管家龙莫,则是开门准备往审讯室而去。“监控关了?”王阳敏锐地察觉到一直在运行着的监控已经关闭,他就这样目光冷峻地直视着前方,他知道监控室里肯定有人,说不定就是王家的人,只有他们才有这个本事,让警方把监控关了,看样子……很快就会有人要来给他点“颜色”看看了吧。王千鹤就这样静静地坐在监控室里,与王阳双眼直视,这孩子的眼神坚定无比,观察力也极为敏锐,让他不由得好奇起来,这二十年的时光里,他究竟经历了什么?他看起来拥有他们王家人该有的气质,沉稳冷漠,可是又多了一些他没有的东西,他越发的好奇,自己的这个孩子,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此时此刻的王千鹤,几乎都忘了,正是面前坐着的这个人,害得他的儿子正在医院里接受手术,而且还结果未明……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