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贴身保镖  >  第六十五章:身世之谜

第六十五章:身世之谜

2660 2016-10-01 01:09:06
王阳闭眼好整以暇地坐在审讯室里,果真没有多久,房间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黑色长衣衫的老者走了进来,坐在了王阳的面前。“你是王家的人吧?”穿得倒挺有古范的,他就是在等着王家的人进来,他倒想要看看,王家要怎么处置他这个胆大妄为的人,要不是怕拖累秦若云她们,他早就已经走了。一个警察局,还困不住他!龙莫并没有回答王阳的问题,他沉声问道,“你父母何在?”问他的父母?王阳好笑地挑了挑眉头,是想找到他父母,然后拿他们来威胁他吗?这手段也实在是太老套了,而且王家看来也是要失望的了。“不好意思,我是孤儿,无父无母。”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就孤身一人,白老头那个老家伙,就算他们找到村里去,也不可能能拿白老头怎么样,他放心着呢!孤儿?!坐在监控室里的王千鹤显得有些激动,如果他是孤儿的话,那更加可以确定,他就是他的孩子了,对于他的亲生母亲在哪里,他根本不关心,本来他要找的,也就是王阳一人而已。“哦。”龙莫的表情倒是显得极为平静,似乎对于他是孤儿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反应,这倒让王阳觉得有些奇怪,索性他也不跟他继续打哑谜了,直截了当开口说道,“你们王家打算怎么处置我?”“处置?”龙莫摇了摇头,突然他一起身,右手突然一握成爪,弯曲紧绷的右爪猛地朝着王阳的胸口狠狠刺去,他的进攻来得极快,王阳只能本能地将身子往后一侧。嘶啦一声……龙莫的右爪硬是生生将王阳胸前的衣衫给破成了碎布,瞬间他胸前就露出了一大片,王阳心里一寒,真没看出来,这个老家伙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他之前一直在隐隐防备着他,没想到他突然进攻,竟然差点伤到他!“怎么?你想在这里灭口?”王阳目光阴森地看着龙莫,如果他真要取他性命,他可不会傻到坐以待毙,只不过他没发现的是,在他胸口衣衫被破开的一瞬间,龙莫还有监控室里的王千鹤,看到他左胸上的一枚红痣的时候,全都眼前一亮,不过也只是转眼即逝的事情。龙莫深深地看了王阳,并没有再向他进攻,而是收回了手,拍了拍衣衫说道。“这次的事情,我们王家不予追究,但是也仅此一次,如果你再敢对王家的人动手,休怪我们不客气!”说完龙莫转身就走出了审讯室,看着他离开的背景,王阳还有些愣愣的,这是啥情况?那个王斯鸣被他打成那样,他们王家就派了个老头来撕了下他的衣服,这就算完了?不管王阳心底如此疑惑,在龙莫出去不久之后,几个警察很快就走了进来,还拿来了调解书让王阳签字,调解书里也已经声明,王家对不再追究王阳的刑事责任,至于王斯鸣的医疗费用,也已经有人代为缴付。无非就是走了个流程,王阳很快就被释放,整个流程走得之快,就连王阳也不得不感叹,公家办事的效率,怎么变得这么快了?而最让他疑惑的就是,为什么王家连屁都没放一个,就这么轻松地把他给放走了?莫非……因为他也姓王,千百年前是本家?王阳为自己的这个猜测觉得好笑,想了半天他实在是想不通个中原因,索性也就不再去想了,穆婉清和秦若云还在酒店里,现在她们可是真的没有人保护,他必须第一时间赶回去才行。随手招了个出租车,王阳就坐车回了名人酒店。直到王阳坐的出租车走了之后,一直隐蔽在角落里的劳斯莱斯上才走下了两人,正是王千鹤与龙莫两人。王千鹤看着王阳离去的方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龙莫眼神也是转了又转,只是恭敬无比地跟在王千鹤身后,半句话也没有说。王阳的母亲出身并不好,只是个风尘女子,当初他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也只是随便玩玩而已,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王阳的母亲竟然偷偷怀上了他的孩子。他当时正在参加家族的夺位之争,要是被别人发现他竟然与一个风尘女子有了孩子,必然会影响到他的前程,王千鹤可不会顾念什么夫妻之恩,直接就派了杀手去杀王阳的母亲,但是他母亲也确实是聪明,提前逃掉了。本来对于这个私生子,王千鹤早就已经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去管,这么多年,王阳母亲也没有找上门来,彼此也算是相安无事,但是前阵子发生的事情,让他想到了自己的这个私生子,所以开始派人四处寻找,直到他看到了电视上出现的王阳。要是在斯鸣出现之前,他遇到王阳,肯定二话不说就会把他带走,但是现在斯鸣出了事,还伤到那么关键的部位,他不得不重视审视夺量一番,自己是不是应该现在就把王阳带走,又或者是再好好计量一番?正是因为他还拿不定主意,所以他现在只能放任王阳先行离开,至于其他的一切,他还得从长计议,而且斯鸣的伤……也会影响到他下一步的判断!“老莫,派人盯着他!”“是!”虽然现在还不能对王阳下手,不过也不能让他再次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至少现在看来,绝对不能让他再失踪了。对于这背后的一切,王阳全然不知情,他第一时间就赶回了酒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知道秦若云和穆婉清醒过来之后,肯定会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他……“唔……”当清晨阳光透窗而入的时候,睡了整整一夜的穆婉清与秦若云,轻吟了一声,竟然一起醒了过来,二女打了个哈欠,一坐起来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表情平静的王阳。“王阳,你怎么在这里?”穆婉清迷迷糊糊的问道,倒是秦若云最先反应过来,她昨天晚上比穆婉清昏迷得晚,只是依稀记得她倒在了王斯鸣的怀里,她吓得赶紧一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虽然有些凌乱,不过至少身上还是穿着衣服的。咦?不对!秦若云再次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还在迷糊状态中的穆婉清,她们两个的衣服,都被换了!“完了!”秦若云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起来,她摇了摇头,一脸绝望地不停说道,“完了完了完了!”在秦若云看来,她肯定是被王斯鸣吃干抹净,之后被送回来的,她非常清楚自己的酒量,一瓶红酒都不可能倒,怎么可能才半瓶,竟然就晕了过去,肯定是王斯鸣那个家伙下药了!龚诚明明都有提醒她了,她怎么就不长心眼呢?“若云,你怎么了?你说什么完了啊?”穆婉清很明显还在状况外,秦若云苦着脸看着单纯的她,心里更是充满了自责,要不是她为了把王阳带来,怎么可能把穆婉清一起拐来呢,都是她,把婉清也一起害了!不对,王阳怎么没有把她们看好呢?秦若云一下就找到了突破口,扭头恶狠狠地看着王阳,“王阳!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好好保护我们俩的吗?昨天晚上让你在外面守着,你跑哪去了?”“我就在外面等着你们啊。”王阳看着秦若云说道,“昨天晚上是我把你们带回来的。”“不可能!”秦若云完全就不愿意相信王阳的说辞,王斯鸣都对她们下药了,怎么可能不吃干抹净的呢?“王阳,你跟我说实话,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要听实话!”“你们确定……要听实话吗?”本来王阳是打算把昨天的事情略过,她们俩忘了是最好的,偏偏秦若云现在就是要刨根究底的问到底,他再往深里一想,这事情闹得这么大,王斯鸣都住院了,想瞒是肯定瞒不住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