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2章 无人机

第2章 无人机

3340 2015-12-25 00:00:00
  就在我正看得起劲,微信提示音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一个显示名称为Conquistador的人要加我为好友。我马上反应过来:就是那个赵磊介绍的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我只犹豫了一下,就点了“同意”。  对方的头像是一张穿着白衬衫的侧影,衬衫微微敞开,露出里面一点雪白的肌肤,一头乌黑的长发将大半个脸遮住,只露出红艳的嘴唇和半张脸柔美的轮廓。  如此充满了朦胧美的构图,让我顿时腼腆起来,想主动打招呼,却又实在想不出怎么措辞。连着想了几句打招呼的话,但都怕会让对方对自己印象不好——与异性,尤其是陌生、美丽的异性打交道,是我最不擅长的。  “Hi,我叫沈云杉,赵磊介绍的。”就在我自己不知所措之际,对方主动在微信上打起了招呼。  “你好。”我憋了半天,就打出这么两个字。  “你那份东西,就是用荷兰文写出来的东西,我觉得很有研究价值。能给我看看原始材料吗?”  “可以,你给我个地址,我给你快递过去吧。”  “我还想当面和你聊聊,你看你什么时间有空?”  “下周三下午如何?这两天有点忙。”  “好的。”然后,对方发给我一个地址,还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她的这个表情让我立刻放松下来,我看了看这个地址,忽然又在微信上问:“这个好像是接近郊区的高档别墅区啊。你不住学校吗?”  “我这两天不在国内,大后天回国,先住在自己家里休息两天,再去学校。”  然后,任凭我再发什么信息,这位沈云杉副教授,就是再也不回答了。  我觉得心里一沉,感觉对自己与异性打交道能力的信心,又一次崩溃了。  出租车在威海路、延安东路口的媒体大厦大门前停下了。我付了车钱,刚想下车,微信又响了起来。是沈云杉的信息。  “好好保管那份东西,应该是用某种动物的皮缝制的。”  “什么动物。”  “应该算是某种人类的皮肤。”  人皮?当时正是大白天,可我还是忍不住觉得背脊有些发凉。还“某种人的皮肤”?这到底什么玩意儿?此刻那份《牛皮纸书》就藏在我的行李包中,我忽然觉得一股凉意从行李包里透了出来,一直传导到身上。  萨克豪森集中营的纳粹女医生科赫喜欢用人皮做灯罩,哈佛大学图书馆里的《西班牙律师手册》也是全球100本人皮书之一,这些东西的照片我都看过,好像和那份《牛皮纸书》并不一样啊?可当我再在微信上询问沈云杉时,对方不再回答了。  当下我一边在想这册《牛皮纸书》——或者说《人皮书》究竟是什么东西,又如何会落到父亲手里,一边走进了媒体大厦。  这是一栋十几层楼的楼房,一到八层为办公楼,全部都是报纸、杂志以及一些新媒体的办公地点。九层以上全部是住宅区。在上海这个地方,这栋大厦实在没有任何引人注目之处。而我就在这栋最不引人注目的办公楼里,做着一份最不引人注目的工作。  杂志的办公地点在六楼,电梯里,所有人都在讨论几个小时前刚刚发生的中国渔船被海盗劫持的事件,几个男的在讨论美济礁那里有驻军,能不能派过去救援。几个女的则在讨论怎么南海也会有这么凶的海盗,东南亚旅游以后还安不安全的问题。  我的目光,却被一个小女孩吸引住了。  这个小女孩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当时正是初春,她上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羊毛衫,下半身是一条牛仔裤,齐耳短发,五官清秀,除了淡淡的唇彩没有过度的妆容,一看就是个很漂亮的高中女生。我进电梯厢的时候,她就面对着我,靠在电梯厢壁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紧盯着我,还露出了一个蛮动人的微笑。把我笑得脸一红,将目光移了开去。我虽然不认识她,但想来可能是八楼以上居民区里的女学生,现在已经是四点,学校已经下课,她可能就在附近上学,书包扔在家里出来办事。  乘坐电梯的过程中,我站在电梯门口,发现这个女学生似乎一直在朝我打量,把我瞧得有些不自然。我暗想:“难不成今天脸没擦干净?”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用手在脸上抹一抹,女学生却挪动到我身旁,对我嫣然一笑:“大叔,把背挺直了好吗?别像龟仙人似的。驼背真难看。”旁边的人齐刷刷向我看着,有的还嗤笑起来。我脸上发烫,就在这时,“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三楼,门打开,女学生和几个人就从我身边走了过去,出了电梯。  我顿时一愣:“这小姑娘不是这里住户?难道是在这儿工作的?她这么小的年纪……报社的实习生吗?可她看上去高中还没毕业啊……”想着,不由看着她苗条纤细的背影发呆。哪知红衣女学生回头又对我一笑:“龟仙人大叔,今天你会度过很特殊的一天的。”  说着,电梯门就合上了。我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努力把背挺了挺,不一会儿就倒了六楼。  刚在座位上坐定,长发披肩、满脸皱纹、颧骨高耸、戴着眼镜的主编就过来了,连声问我稿子好了没有。我说:“再给我两个小时。”  对那个巨乳女星的采访两个月前就完成了,但采访内容中涉及到一些娱乐业大亨的隐私,主编和社长又担心杂志社会负上法律责任,因此我又花了大量精力去进行查证。即便在父亲葬礼期间,我还是打了两个电话,求爷爷告奶奶地和能说得上话的一些圈里人打听相关信息。现在,所有的采访资料都在我旅行袋中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上,只要认认真真花几个小时整理一下,就能成为可以刊登的文章了。  于是,我不理会主编不满的咕哝,开始准备干活。可我刚刚打开电脑写了没几个字,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一接听,竟然是有快递员到了楼下,让我去拿快递。  我没在网上买过东西啊?也没人提前说要快递给我东西啊?  我心里犯着嘀咕,从那“老同志”主编的办公室门口飞快地蹿了过去,到了杂志社门口,刷卡开门出去,再度进入电梯,到了底楼。  出了大厦大门,一看到要拿的快递,我就有些傻眼。  只见快递员送货卡车上装着的长方形快递盒子,足足比微波炉还大了三号。他从快递盒子上撕下快递单让我签收。我忍不住问道:“里面什么东西啊?”快递员耸耸肩:“不知道,拿回去拆开来不就知道了?”  我看了快递单,更加觉得古怪:单子上准确地写着我的名字、公司地址和手机号码,可寄出人这一边全部空着。看快递单上的字迹,很清秀,像是女孩子写的,但这字迹我并不认识。  我狐疑地在快递单上签完字,抱着盒子回到大楼里进了电梯。回到六楼自己的办公桌上,我用随身带着的钥匙锯开了盒子上的透明封条,把盒子打开,往里面一看,顿时惊呆了。  我揉了揉眼睛,仔细地看了又看,还是有点不大相信,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放在办公桌上,这才相信有人的确把这东西快递给了我,一时间就楞在了那里。非但是我,身边几个同事也围拢过来,好奇地看着办公桌上的这样东西,连连问我:谁送了我这么特别的礼物。  盒子里一共有三样东西,第一样,是一部最新的国产智能手机,5.5寸的巨屏;第二样,是一个蓝牙耳机;这两样也没什么特别,最关键的,是这第三样。  即便不是军事迷,你也能看出这是一架小型飞行器。它外形像一个白色的海星,区别在于真正的海星是五个角,这个飞行器是四个角,像一个十字架样分布在一个平面上,中间粗大,越到四个角越细。每个角上都有一个两片旋翼。就在这个“白海星”下面,有两个支撑架,支撑架正中,在“白海星”的肚子下面,固定着一个数码照相机一样的东西,但这个“数码照相机”外形似乎没有那么规整、漂亮,颜色部分是黑色部分是银色,主体部分有如火柴盒一样。  我立刻认出,这是一架“大疆幻影”无人机。更确切地说,这只是国产的一种入门级别的民用飞行器,如果是真的军用侦察无人机,一来不可能通过快递到我手上,而来肯定也比这个要大得多。不过这款“大疆幻影”飞行器在国际上十分有名,因为许多军事、民事机构都采购过它。前几年就有消息说,叙利亚叛军曾经击落过这种无人机,因为政府军用它对叛军阵地进行侦察。此外,前不久美国特勤局也说有这样一款飞行器闯入白宫,然后被击落,后来证实这是华盛顿一个航空模型迷的恶作剧。  而飞行器下面搭载的,并不是一般的数码相机,而是HD-3D云台,镜头可以上下左右移动,扩大监控范围,同时镜头拍摄的图像可以实时通过无线信号传输到电脑等终端上。  说老实话,我一直很想拥有这种飞行器,但苦于囊中羞涩。如今这东西就放在我眼前,我反倒有些发蒙。  “小林子,试试啊!”有个同事起哄道。  可我这才发现,除了搭载着云台的飞行器外,并没有遥控装置,也就是说,这东西放在我眼前,我却没法玩。  大家都有些扫兴之际,就在这时,只听“兹兹兹”的声音,飞行器搭载的HD-3D云台动了两下,随即,飞行器的四个旋翼猛地转了起来,平地突起一阵风,几乎把我吹得一激灵。办公桌上的废纸被吹得四下乱舞,飞行器则飞到了半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