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13章 放电的毒蛇

第13章 放电的毒蛇

3446 2015-12-25 00:00:00
  那条险些被亚马逊森蚺拦腰咬住的小黑蛇,此刻看到同伴得手,也立刻回身,闪电般地蹿到亚马逊森蚺的身上,如同巨大的蚂蝗附着在动物身上吸血一样,将蛇牙楔入了森蚺的身体。  亚马逊森蚺一边全身剧烈地抽搐,蛇眼中的光彩一边迅速暗淡了下去。  我知道,电鳗平均可以产生350伏的电压,最高纪录是800伏,可以在瞬间电死一头牛。如果这种怪蛇是以放电作为武器的话,那么它们所产生的电压应该和这个数值差不多。不过,刚才小黑蛇的第一击似乎是失败了,很有可能电压不够,所以并没有在第一下就置亚马逊森蚺于死地。或许是它们长期蛰伏在小绿人的腹腔里,对于怎么放电已经生疏了?  我还在想着,亚马逊森蚺的身体已经无力地瘫软在地上,蛇眼圆睁,没有半丝神采——它已经被活活电死了。  两条小黑蛇杀死亚马逊森蚺,随即一左一右,如同离弦之箭般分别蹿向“小妖”和沈云杉。  “哒哒哒哒”,“小妖”扣动了手上M3冲锋枪的扳机,但扑向她的这条小黑蛇速度十分之快,她连打了几枪都没有打中。  非但如此,房间里忽然“啪”的一声,灯光全部熄灭,似乎是M3冲锋枪射出的子弹经过反弹,击中了光源。  刹那间,房间里一片黑暗,只有我头顶上的小绿人木乃伊,依旧在闪着绿光,成为房里唯一的光源。  我只听到“小妖”大叫道:“沈小姐,咱们快出去!快出去!”沈云杉应了一声:“好!”可随即只听她“啊”的一声惨叫。  伴随着这声惨叫的,是微弱的、却已经足够让我发狂的电流“兹兹”声。  只听“小妖”急道:“沈小姐!沈小姐!”可沈云杉再也没有回答。“小妖”似乎焦急万分,我听到她的脚步声向沈云杉刚才所在的地方跑去。  此时,小绿人木乃伊仍然在一闪一灭地放着绿色的荧光,我借着着这唯一的光源,看到沈云杉似乎就躺在距离我前方六到八米的地方。从我这个方向看去,只能大略看到她包裹在蓝色休闲运动裤里修长的双腿,似乎还在微微地、有节奏地颤抖着。而那个“小妖”,已经迅速跑到了她的身旁,正在沈云杉身边的四周寻找着什么。  我知道她是在寻找攻击沈云杉的小黑蛇。此刻她应该也已经知道,这种小黑蛇会放电,如果它还咬着沈云杉,自己贸然去碰沈云杉的身体,必然连带着触电。  她还在四下察看间,猛地里,荧光一闪间,一条黑色的影子如同离弦之箭一般从左边射向“小妖”裸露的小腿。我连忙惊呼:“当心!”  “小妖”自己似乎也已经觉察出不妙,这个姑娘的反应能力超乎寻常,几乎就在我惊呼声传出的一刹那,她已经回身,M3冲锋枪对着黑蛇射来的方向吐出了火蛇。  但似乎还是晚了。  黑暗中除了M3冲锋枪所射出的火蛇以及枪声,我还看到一个火星闪动了一下,还有“兹”的一声电流击穿人体的声音。  “小妖”哼都没哼,借着小绿人放出的荧光,我只看到她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从原来站立的地方向我的左前方弹了出去,我非常清晰地听到她的身体撞在墙壁上所发出的“咚”的一声,然后就看到她就落在我左边大约两米开外的地方,身体无力地斜靠在墙上,再也不动。  她之所以会做出这种动作,是因为全身的肌肉在巨大的电流刺激下发生程度异常恐怖的痉挛——我相信,平时她根本就没有这个力气能够跳那么远。  我试探着喊了几声:“小妖,小妖……”可她的身体软瘫在那里,吭也不吭一声。  我只以为“小妖”也死了,顿时脸色惨白。此刻,在我看来,整个地下书房里巨大的空间内,除了我,还有两具女尸、一条蟒蛇尸体和两条恶魔一样的小黑蛇。  我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两条小黑蛇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藏在小绿人的肚子里?从沈云杉在微信相册中透露的信息来看,这小绿人木乃伊至少有几百年历史了。那沈云杉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两条小黑蛇的存在?还是这根本就是她饲养的?  这个美艳的女教授,为什么对怪蟒异蛇这么赶兴趣?她兴趣这么高冷,她男朋友知道吗?她那顶级富豪的老爹知道吗?  我又喊了两声“小妖”,猛然间听到轻微的、沙沙的声音,正在向我这里靠来。这让我立刻想到纪录片中,蟒蛇在沙漠里,在丛林中悄悄接近猎物时的声音——这种声音是轻微的,却带着一丝杀戮前的兴奋。  我知道,那两条小黑蛇正在靠过来,正在向着整个地下书房里唯一的光源靠过来。  我还在几乎是一片黑暗中胡思乱想,荧光明灭中,我看到那两条小黑蛇,就在距离我脚边不到两三、米的地方,昂起三角形的头颅,瞪着诡异的蛇眼,用一种恶毒而饶有兴致的目光紧盯着我。  巨大的恐惧,加上两个美女都已经毙命,我已经不必再顾及面子,于是我终于大声喊了出来。  “救命!救命啊!”  就在喊出来的一刹那,我也后悔了。  这个空间恐怕隔音效果极佳,刚才被“格瓦拉”带进来时,我看到那扇门似乎非常厚重;而且“小妖”开枪的声音不轻,如果外面能够听到里面的声音,此刻那些保镖早就应该一拥而入了。  所以,我这声喊,外面那些保镖很可能根本就听不到。  更要命的是,我的呼救声似乎刺激到了这两条小黑蛇,它们猛地弓起了身子,随即一左一右,如同两道黑色的闪电,朝着我面门的两侧扑了过来。借着小绿人木乃伊的荧光,我在近距离清晰地看到这两条小黑蛇同时张开了蛇口,上下两颗细长的蛇牙之间,不停地晃动着亮闪闪的电流。  “哒哒哒哒”。  就在我觉得死定了的时候,两条小黑蛇的蛇头忽然似乎是被什么东西从左边的侧面狠狠击打,在一刹那间变形、炸裂。蛇血、蛇脑浆子迸得到处都是,连我脸上也被溅到了。  我立刻意识到,是两颗子弹及时打过来,击中了蛇头。  我扭头一看,就在约莫两米开外,“小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此刻,她正端着那把M3冲锋枪,枪口的朝向,正是刚才那两条黑蛇毙命的地方,枪口似乎还在冒着热气。  事后想来,刚才“小妖”之所以没有被小黑蛇电死,是因为她早前站在那里回头开枪后,小黑蛇的攻击还是多少受到了干扰,它没能咬准部位,咬到了“小妖”的肌肉外侧,这使得她的肌肉在剧烈收缩的同时能够弹开电源。就好比有人触电,如果是手心碰到电线,就会好像被吸住一样,越电手对电线就握得越紧,直到被电死;手背碰到电线的话,则一麻之下有可能立刻弹开。同时,小黑蛇也没有能够像咬死亚马逊森蚺那样,死死咬住她持续释放电流,这才让“小妖”没有立刻毙命。  而我那两声呼救又把她从昏迷状态中惊醒。  此刻我惊魂未定,但心中总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于是喘着粗气对着“小妖”说了声:“谢谢!”  “小妖”冷笑了一声,把枪口转而对准了我。  此刻,从我这里看过去,“小妖”的脸色被小绿人的荧光映得一片惨绿,一明一暗,在这一片黑漆漆的背景下,真的有几分像《聊斋》片里的女鬼。但我还是看得出,此时的她满头大汗,而且端着枪的手一开始还算正常,但很快就颤抖了起来,而且越抖越厉害。  我盯着枪口,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只听“突”的一声,M3黑洞洞的枪口深处闪出一点火星,“小妖”的身体也被冲锋枪的后座力震得往后略微一仰。几乎与此同时,我只觉得额头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随即就有黏黏的液体挂了下来。  我知道,“小妖”重伤之下对我开的这一枪还是打偏了,子弹擦着我的头皮飞了过去,子弹旁边的高速气流顺带着豁开了我额头上的皮肤。  我瞪着眼睛,看着“小妖”,希望看到从M3冲锋枪里对我射出的第二颗子弹是如何击中我的头颅。可“小妖”却身子一软,再度昏厥过去。手上的冲锋枪“吧嗒”一声,落在地上。  “小妖”的这一枪没有要了我的命,而且使我清醒了:此刻我只能靠自己才能脱困,才有机会见到亲人,见到那些本已应当逝去的亲人。  我躺下来,将身体尽量舒展开,用脚去够“小妖”掉在地上的冲锋枪。我试了几次,终于勾住了冲锋枪的枪声,让后把枪拖到身前。  我左手拿枪,食指扣住扳机,枪口对准了把我右手和那根柱子靠在一起的手铐的链条——我要用子弹打断这根链条。我知道我这么做十分危险——我虽然很喜欢枪械,但都是纸上谈兵,真的用起枪来,最要命的就是后座力可能让自己吃不消。这把M3冲锋枪的后座力应该不小,搞不好我一扣扳机,单凭左手根本控制不住,这枪的枪口就会不知道会偏到哪里去,而且一旦子弹被反弹出去,很有可能伤到自己。  但我别无选择,如果再过一会儿,外面“格瓦拉”那伙人一直不见“小妖”和沈云杉出去,他们就可能会进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那时,我几乎就死定了。  我一咬牙,扣动了扳机。  “突突突”的几声,三颗子弹射了出去。与此同时,果不其然,巨大的后座力让我的左手根本拿捏不住,整把枪带动着我的左边胳膊向上一仰,随即我左手一抖,枪就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我还觉得右手被狠狠烫了一下,本能地弹开。  我起先还以为是右手中了反射的子弹,搞不好已经被打穿,吓得直冒冷汗。但定神仔细一看才知道,是一颗滚烫的弹壳碰到了右手。而手铐链条已经被打断,右手已经能够自如活动——我不再和那个小绿人身体下的那根铁杆铐在一起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