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5章 狙杀

第5章 狙杀

3376 2015-12-25 00:00:00
  我一愣,没有做声。  “你是这部手机机主的堂侄吗?”我还在发愣,电话里的那个男声开始发问了。这人说话时,有明显的象山口音。  我此时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该不该回答,或者该怎样回答。就在这时,电话听筒里传来“呜”的一声,这声音太熟悉了,是警车的鸣笛声。  我心头一紧,对着电话听筒大声道:“我二堂叔到底怎么了?你是警察吗?”  对方沉默了片刻,说道:“你现在方便来这儿吗?或者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此时的我心中又乱,而且有些暴躁,不等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然后又开始拨打三堂叔的手机。  手机接通后,对方说:“你等一下啊,王队长……”回答的是另一个男音,但依旧不是三堂叔。  两秒钟后,先前那个通过二堂叔的手机与我对话的人,又通过三堂叔的手机对我说道:“是小林吗?你们村子出了点事情,我们必须马上和你核实一些情况……”  我大声道:“到底什么事情?我二堂叔和三堂叔怎么了……死……死了吗?”我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那个“王队长”说:“现在不能确认,人都找不到……”  “王队长”还在说些什么,但我已经没根本心思去听了,我很快挂断了这个人的电话。  因为就在这时,“中指猩魔”已经把最后三个人的头罩除去了。  也是三个应该已经死了,如今却“复活”的人。  一个是我的叔叔,一直没结婚,我小时候他很疼我,但年纪轻轻就因为癌症去世了。  一个是我的奶奶,最溺爱我的奶奶,我7岁时,她死于冠心病。  还有一个是我的爷爷,小时候爸爸每次打我,他都要骂爸爸,我9岁时,他死于肝硬化。  我挂断了和那个“王队长”通话的电话,并且再次发出微信视频聊天请求。  这次伊登终于接了。  “大叔,你脸色不大好,很难受吗?”  此刻我脸色惨白,咬着牙问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请大叔替我杀个人,好吗?”  我心头一紧,问道:“谁?”  “沈云杉,就是那个美女教授。”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们为什么要杀她?我这体魄和胆子,也不像是个职业杀手,你们为什么要找我杀她?”  “她的男朋友是个很帅的外星人,活了几百岁,又有钱学识又渊博。我想把这个外星大帅哥抢到手,所以要杀了她!”  “滚你妈的,你想嫖‘都教授’,为什么要拖老子下水?你这狗血剧情狗屁理由谁相信!”都到这时候,这少女还在用韩剧的剧情装疯卖傻,我实在是怒不可遏。  “你干吗骂人?既然骂都骂了,那大叔你帮帮忙喽!”  “我的回答是——你!去!死!”  伊登抿嘴,用气鼓了鼓两腮,叹了口气,从一旁拿起一个很怪异的电话,外形有些像最早的大哥大,天线十分粗大夸张。我一眼就认出来,这居然是一部海事卫星电话!  只见伊登在这部卫星电话上拨了几个号码。随即,我就发现,手机屏幕中的新闻直播画面里,那个“中指猩魔”从腰后也拿出一模一样的一部海事卫星电话,并且接通。他和电话里的人说了几句,随即挂断,凶神恶煞般走到画面中我的父亲跟前,一把拉起他,粗暴地将他甩到甲板上镜头外的一个地方。  屏幕中的母亲和哥哥同时惊叫起来,都要起立冲上去,却被身后的两个海盗用枪托狠狠砸倒在地。  “中指猩魔”举起AK-47,“咔”的一声,熟练地拉了一下枪栓,枪口朝向父亲的方向,扣动扳机就是一阵狂扫。  “堂堂堂堂”,AK-47高亢刺耳的声音在屏幕里响了起来,“中指猩魔”的上半身,也被突击步枪的后座力震得微微摇晃起来。  随即一片黑屏——美联社切断了信号。  “啊!啊!啊!爸爸!爸爸!”  我看到这一切,将手机抛了开去,在会议室里失态地狂嚎了起来,一边两个拳头拼命地垂着桌子。  事后我对整件事情进行了分析,发现伊登那个女孩子如果真的是一个魔鬼,一个能够使人起死回生的魔鬼,那她对我的心理把握之准确,已经到了让我不寒而栗的地步。我认识的人当中,或者说亲朋好友里,已经去世的有很多,如果有一个魔鬼让我选择从这些死去的人当中挑选六个让他们复活过来,我想来想去,我会选择的就是这六个,而且连顺序她都没排错,首先是父亲,其次是母亲,然后是哥哥……这六个人,每一个我都愿意用自己现在以及将来所拥有的一切去交换,让他们再活转回来。相对而言,希望父亲复活的愿望更为强烈:母亲和哥哥还有其他人毕竟去世得早,带给我的伤痛毕竟已经基本平复,而且我也并不觉得自己亏欠他们什么。但对于父亲,哪怕到现在,我都完全没有接受他已经去世的事实,而且他去世前几年我一直没有去看望过他,对此我心中的愧疚无以复加。这一个多月来,我经常做梦,梦到父亲坐在家中,我为他烧饭、洗脚,甚至于只是陪他吃了顿饭,他都笑呵呵的十分高兴。而这些,是我在现实中没能做到的,或者说,是在父亲最后的几年中,没能做到的。我一直在想,我愿意用二十年阳寿去交换,让父亲再活一次,让我好好再陪他一陪,让他不必再在孤独中离开人世。  看到渔船上那个死而复生的“父亲”,我一方面不相信这是真的,一方面却在心底有一种惊喜——难道这是老天给我的又一次机会?让我再次能给父亲做些什么的机会?  因此,当那个海盗向“父亲”开枪时,我的精神在刹那间崩溃了。  我用力捶着桌子,眼泪流了出来,一股怒火在胸膛里四处乱窜。  巨屏手机里,伊登又开始说话了:“大叔……”  “我答应你,别再伤害其他人了。他们每一个,都对我很重要!”我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  伊登快乐地笑了起来:“那么……”  “我要见你一面,具体怎么杀,用什么杀,咱们当面谈!”我又说。  伊登犹豫了一下,说道:“好!我就在三楼308靠窗的位子,你这就过来吧!我们面谈。”  我拿起两部手机,打开三号会议室的门口。  主编冲上来:“小林,你到底怎么回事……”他刚才就在会议室外拼命敲打玻璃,一面还指着手表,那意思我很清楚:截稿时间就要到了,你那稿子到底怎么样?  “去你妈的!”我粗暴地推了他一把,主编瞬间倒在地上。所有人吃惊地目送我冲出了办公室,直扑楼梯。  那架“大疆幻影”也随着我过来了。  我冲进电梯,不等“大疆幻影”进来就关上了电梯门。电梯在三楼停下,门打开时,我却看见“大疆幻影”已经停在电梯门外。  我顾不得一切,就冲了进去。  三楼是《信息早报》的办公地点,这是一家在上海十分有名的大报,新媒体部做得也很成功,所以办公区域占了满满一层。此刻已经将近下午5点,正是报社最忙碌的时候(日报一半在下午3:00上班,11点下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漂亮的前台小姐笑盈盈地问我有何贵干。我理都不理,直扑308。前台小姐大叫:“先生您找谁?预约了吗?不能随便闯!”  我哪里管她?蛮劲发作的我,一直冲到308里,然后往窗边一排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抹鲜艳的红色。  红色毛衣,灰色牛仔裤,她好像就坐在窗边,身体和头部大半部分已经被敞开式办公室里的那种隔板遮住。但露出来的这点特征已经足够让我认出她了。  我挣脱前台小姐的臂膀,飞也似地冲了过去,一把抓住“红衣女孩”的胳膊,将她整个人拗了过来。  “臭娘们儿,老子……”  话说到一半,我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我这才看见,面前这个女人不是伊登,不是那个十五六岁的女高中生模样。而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准大妈级人物,身材很好,和伊登接近,满头黑发发质极佳,也和伊登一样。可她脸上颧骨高耸,鼻子也很不挺拔,从容貌上看,不说丑也算不上漂亮。  “侬组撒?”  这个上海女人被我凶神恶煞般的样子吓坏了。说老实话,在看到这个女人的真容之前,我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打定主意一见到伊登就要杀了她——或者同归于尽,打碎玻璃拖着她从三楼一起跳下去。因此,我想我当时的样子的确应该是很吓人的。  “我……我……”看到面前这女人不是伊登,我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我就听到“啪”的一声,似乎是玻璃被砸碎的声音。随即面前这个女人的头颈左侧猛然间炸开一朵血红色的花。  随即这女人的颈血如同喷泉一样瞬间染红了我的前胸。  我大吃一惊,抬头一看,只见距离这女人最近的一块落地挡风玻璃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圆洞,以圆洞为中心,一条条粗细不同的裂纹向四处拓展,爬满了半面玻璃。  我几乎立刻就认出,这是7.62毫米口径步枪子弹造成的破坏。这颗子弹应该是打偏了,只是蹭到了她的脖子。否则子弹如果击中这女人的脖子,她整个脑袋就会落地;击中她头颅,她整个脑袋就立刻会被炸成一团粉红色的血雾。而且子弹也没有损伤到她的颈动脉,否则出血情况要比现在的恐怖很多。作为军事发烧友,我曾经阅读过英国简氏集团出版的一本介绍枪械的资料,里面说由于颈动脉是人体血压最高的地方,因此子弹击中颈动脉,所造成创口喷射出的血柱可以长达十米。  “啊!杀人啦!”  一直跟在我身后的那个前台小姐,疯狂地尖叫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