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7章 征服者

第7章 征服者

3344 2015-12-25 00:00:00
  法拉利开入延安路后,我根据伊登的吩咐发给沈云杉一条微信,说我下周有事,能否改在今天晚上或者明天见面。  先前沈云杉说她人还在国外,要大后天才能回来。所以我觉得她不会答应提前碰面。  没想到沈云杉很快回了微信:“我也很想尽快见到你。方便的话今天晚上请到十六浦码头6号游艇泊位上,我的人会带你来见我。”  我把手机屏幕给伊登看了看。伊登微微一笑,那表情似乎是在告诉我:沈云杉的回复丝毫不出其意料。  于是,酒红色法拉利上了延安路高架一直向东疾驰,然后在中山东二路下高架右转,向十六浦码头驶去。  一路上,我闲来无事,索性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点开那个Conquistador,也就是沈云杉的名字,看她从前在朋友圈里都发了些什么,好了解一下,待会儿我要杀的这个目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她的微信个性签名很有意思:“与哥伦布、皮萨罗、科尔特兹这些人相比,拿破仑、亚历山大大帝甚至于成吉思汗,都弱爆了”。  我一愣,这才想起来,Conquistador其实是一个西班牙语词汇,意思是“征服者”,指的是15世纪至17世纪间,到达并征服美洲新大陆及亚洲太平洋等地区的西班牙军人、探险家。比如征服阿兹特克帝国的科尔特斯、征服印加帝国的皮萨罗。当然,哥伦布作为首航美洲、并且将黄金和土著人带回到西班牙宫廷的人,自然也是当之无愧的Conquistador。  我暗想:“这美女倒有个性,这些西班牙枭雄人物都是只用了几百人就完成了征服几万甚至几十万平方公里领土的伟业。拿破仑、亚历山大大帝还有成吉思汗和他们相比,的确是差了些。”我翻了翻她的相册,也就是朋友圈里所发信息的历史记录,发现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最多的,也就是自拍照。她的确非常漂亮,圆脸蛋、长发经常盘在头上,有时候也披在肩头。她的五官居然有异域风情,不知道是混血儿还是有少数民族血统,喜欢穿运动装,有几张甚至还穿了军装摆姿势自拍。这些装束一方面将她身体的曲线美体现得淋漓尽致,另一方面也让她显得英姿飒爽。第二类,是她学术上的一些思考,很多我看不大懂。我虽然对军事历史很感兴趣,知道一些大航海时代西班牙人征服美洲乃至东南亚的事迹,但她学术研究的深度显然不是我所能企及的。她思考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古白令海峡在13000多年前是否存在无冰走廊,亚洲人有没有可能在那个时候从这条陆地通道进入美洲;再比如说公元1000年的厄尔尼诺现象,是否造成了蒂亚瓦纳科和瓦里这两个南美古文明的毁灭,这些都是我闻所未闻,但说老实话也没有多少兴趣去仔细了解的。  第三类,都是她穿着野外工作的服装,在美洲和国内外同行进行考古的照片。她一会儿在玻利维亚贝尼省广袤的平原上考察,说发誓要找到玻利维亚东部台田里那些神秘的壕沟究竟是谁的杰作;一会儿又跑到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找当地的基特卡汕族人聊天;一会儿又跑到墨西哥,在一片古阿兹特克遗迹旁徜徉。  她的相册里,有一张照片格外引起我的注意,这张照片是两个月前的。据沈云杉介绍,这张照片是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以北65公里处的古图拉城遗址附近拍摄的。  照片的背景,似乎是一片沙漠中一座光秃秃的高山。高山顶部的一片平地上,已经被挖开。沈云杉和两个老外站立在一个挖开的坑洞旁,摆了个剪刀手的姿势。脚下的坑洞里,是一具干尸。  照片是斜45度角向下拍摄的,因此这具干尸全身的样子都落入了我的眼帘。这具干尸十分怪异,全身的皮肤绿幽幽的,而且遍布了褶皱。眼睛微微睁开着,露出里面红色的眼睛。  我心中顿时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几乎立刻就想到了《牛皮纸书》当中提及的小绿人,也就是“龙牙武士”。  沈云杉在这张照片上的留言是:“好美丽的小东西,真想把它弄回家珍藏起来。有了它,科尔特斯征服史更有传奇性。”  我心想:“这又是个疯婆娘,这么漂亮的妹子喜欢啥不好,偏偏是个恋尸癖……”  除了以上这三类之外,沈云杉的相册里,还有几张一星期前和父亲一起过生日的照片。因为伊登一边开车,一边还告诉我说沈云杉的父亲很有钱,所以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想说不定沈云杉她爹是个媒体的宠儿,经常在电视里能见到的主。但照片里,在自家的豪宅里,沈云杉的父亲从来没有正面对着镜头过,显得很神秘。只能看出他似乎是个很老很老的老人,腿脚也已经不方便了,总是喜欢穿黑色的西装。  看完这个,我又打开了手机上的新闻客户端。里面充斥了海盗劫持“浙象渔28”的新闻,除了说美联社现场直播海盗杀人外,就是这艘渔船如今正向南开去。还有一条消息说,中国正在派军舰赶赴出事海域。但我知道,中国从海南的湛江军港派出军舰,至少也要三到四天才能赶到出事海域,南沙永暑礁等岛礁正在扩建,但暂时还无法容纳大型军舰,因此可以说中国军舰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从媒体大厦出发后大约12分钟,我和伊登来到了十六浦码头。  上海人对于十六浦码头一般都不会陌生。但很少有上海人知道,这里还是富人们炫富的场所。这里有许多游艇泊位。国内有一位黄姓房地产巨商,其“狩猎者”私人游艇价值8500万,就长期停泊在十六浦码头,成为这里的一道风景。据说他那个喜欢拈花惹草、给宠物买钻戒戴的儿子还曾经在这艘私人游艇上招待过不少女明星,带着她们驾驶游艇游览黄浦江。  沈云杉的游艇泊位就在那艘“狩猎者”的附近。据我所知,黄姓富商的“狩猎者”游艇长33米,已经是国内最大,而6号泊位上沈云杉的游艇长度,与附近的“狩猎者”比起来,居然未遑多让。  从伊登的车上下来后,我走过去,隔着老远望着面前的这艘三层豪华游艇发呆。  忽然间,只听伊登喊道:“好东西,接着!”我一回头,只见一样东西已经被扔到了眼前,我连忙一抄手,接住了。  当我看清楚到手对的是什么东西后,立刻觉得耳热心跳,全身都兴奋起来。  这是一款国产67式微声手枪。是64式微声手枪的改进版。64式最大的毛病,是为了起到消音的效果,枪管下多了一大截消音装置,枪看上去像是得了“大脖子病”,不美观还在其次,根本无法放进皮套。67式则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改进。  此时,伊登也下车站在我身旁,对我说道:“沈云杉现在应该还在海上。她应该是派人用她的私人游艇来接你去海上见她。”  我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她?”  伊登没有回答,而是开始东拉西扯:“我们对她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她也觉察出危险了。她父亲很有钱,在她呆的地方配备了最好的保镖和安保设施,24小时保护她。我们的人根本接近不了她。不过我们知道她想和你见面,所以大叔,你被挑中不是偶然的。”  就在这时,从游艇尖尖的前甲板上跳下两个人,一路小跑着朝着我和伊登跑过来。  伊登说道:“好了大叔,我得走了。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你只要记住,想看到那12个人,就要杀掉沈云杉。”  随即,她忽然伸出右手,在我脖子上摸了几下。我承认,被一个异性如此抚摸很舒服,但我还是忍不住往后一缩脖子:“你干什么?”  伊登“格格格”一阵娇笑,跑回酒红色法拉利中,开车走了。  我则把那把67式微声手枪别在腰间的皮带上,用衣服遮住。  那两人很快就跑到近前,对我说道:“林济苍林先生吗?”  我打量了面前的这两个人一眼,发现这是两个年纪较轻的男子,都是三十岁上下。他们都穿着黑色的T恤衫,而且皮肤都很黝黑,这样子在我看来竟然很像常年出海,常在烈日下被暴晒的渔民。左边那位手臂上的肌肉非常结实,身形也是标准而健美的倒三角形,而且脸上棱角分明,这样子让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打手。右边那位国字脸,虽然皮肤黝黑,但胡子刮得异常干净,非但是胡子,连身上所有的衣服、裤子,都异常整洁,不要说灰尘、头屑,连褶皱都看不到。尤其是他的黑色T血衫上,还与众不同地绣了一个白色纹样——那是一个人的头像,长发蓬松、脸色严峻,目光深邃。我认出,这是拉美左翼革命者格瓦拉的头像。  于是,在我心里默默地将左边那人称作“打手”,将右边那人称作“格瓦拉”。  “格瓦拉”对我说道:“我们都是为沈小姐父亲的公司工作的。请您随我们来。”然后,就把我向6号游艇泊位引去。  说老实话,这艘名为“征服号”的三层游艇在那艘“狩猎者”的旁边,一点也不显得寒酸。流线型的雪白艇身,实木的前甲板,还有威风的桅杆,整个船身在黄浦江水的起伏中轻微地摇曳着。我登上游艇后,问“格瓦拉”:“这游艇是什么牌子,什么型号的?”  “格瓦拉”笑了,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英国Princess公司订制的。”  我一听“订制”两个字,就知道这艘游艇的身价必定十分惊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