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12章 《多鲁斯鬼皮书》

第12章 《多鲁斯鬼皮书》

3579 2015-12-25 00:00:00
  我做那篇报道时,因为有猎奇的心态,还蛮兴奋的。现在我也蛮兴奋,因为看样子小命就要不保了。报道里提到的那种顶级富豪,就在我面前,她似乎还要用她饲养的亚马逊森蚺来对付我。  此刻对她而言,有钱可以任性;对我而言,有钱的就是魔鬼。  我吃惊的嘴巴还没闭上,沈云杉就像指挥家指挥乐队似的,把手上的西洋剑挥了两下。剑锋在空中划出两道暗红色的光彩,只见那条亚马逊森蚺整个身子从黑洞中钻了出来,十分驯服地爬到她脚下,顺着她的脚爬上了她的肩头,静静地盘在她的肩膀和头颈上。  此刻的沈云杉,有点像《圣斗士星矢》里的白羊座黄金圣斗士阿穆。只不过,阿穆穿了圣斗衣后,肩膀连带后颈背的是一对漂亮、巨大的羊角;而沈云杉背的是一条丑陋、恐怖的亚马逊森蚺。  沈云杉就这样向我这里走了两步,我距离她其实还有十米左右,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下。  “林先生,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我最后问您一次,这本《多鲁斯鬼皮书》哪里来的?”  她一个大学副教授怎么变成耍蛇的了?赵磊这小子斗鸡眼看人真心没谱啊,这回真心被他害死!  此刻从最初惊骇中有些回过神来的我看清楚了,那条亚马逊森蚺的头部接近后颈的地方,似乎插了一个簪子一样的东西,簪头是暗红色的,刚才在黑洞中,正是这个东西在发光。  沈云杉又问我《多鲁斯鬼皮书》哪里来的。我心里虽然害怕,但被人威胁还是让我极度不爽,当即大喝道:“你妈给我的!”  我这句话刚说完,沈云杉脸色突然间就变得极其难看,手上的西洋剑又挥了两下,那条亚马逊森蚺从她的肩头上迅速滑动下来。随即沈云杉一挥剑,剑尖直接对准了我。  亚马逊森蚺昂起头,对着我打量了2秒钟,然后便开始直直地向我这里爬动而来!  我知道,这种亚马逊森蚺是世界上最大的蛇类,最长可达10米以上,重达225公斤以上,能够吞噬活人。面前这条没有那么夸张,但也有四五米长。这种蟒蛇极难驯服、饲养。不知道沈云杉用了什么招在这座静谧、诡异的海岛上把它收拾得服服帖帖,如今看着它一边吐着信子一边迅速贴着地面游动过来,我怎能不冷汗直流?  我拼命地拉动手铐,想看看能不能挣脱。铁柱连着小绿人的标本,被我拉得不住乱晃,但还是牢牢钉在地上纹丝不动。发现挣脱无望后,我又四下寻找,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帮我把被铐住的右手砍掉或砸碎,从而赢得保命的机会。  但我最终绝望地发现,一切都只是徒劳。  无意间,我看了“小妖”一眼。她似乎也完全没料到沈云杉会有这手,也被吓呆了。我看她时,她也在看我,看她眼神里的意思,是如果我哀求,她就可以帮我。  可我这人属于九头牛拉不回来的,让我朝一个女人求饶,那是更不可能。我当下把眼光移开,睁大眼睛紧紧盯着亚马逊森蚺的两只蛇眼,心想:“罢了,倒要看看我今天是怎么被一条蛇吃掉的。”其实我还是有些害怕的,背上和胸前已经被冷汗湿透,但我强行忍住,就是不喊。  “沈小姐,你……你真要让这条蛇把这娘炮给活吞了?”“小妖”说道,她的嗓音娇媚婉转,十分好听,可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明显是在颤抖。  “林先生,这条亚马逊森蚺叫做小艺。小艺已经六天没吃过东西了。你要是逞强,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沈云杉的语气里透着几分让人不寒而栗的狠毒。  “娘炮,你说啊,为什么不说?”  我只是“哼”了一声,咬着牙把目光往天花板上看去,不再理会沈云杉、“小妖”和那条亚马逊森蚺。  过了一会儿,我只觉得右边的一条腿上一沉,随即觉得腿上的皮肤一阵沁凉。亚马逊森蚺已经爬了上来,它身上的粘液,或者是水渍,已经透过衣服浸润了我的皮肤。  我清晰地听到“小妖”叹了口气,她似乎觉得不忍,但也已经无可奈何。  我知道,接下来,这条亚马逊森蚺会把我全身紧紧缠绕起来,将我缠绕得窒息而亡,与此同时,它会将嘴巴张开到180度,然后将我的尸体吞噬。它嘴巴里有100多根利齿,每根利齿的结构都有如一把向内弯曲的匕首,上下颚肌肉发达,使得它的咬合力极为惊人。美洲虎、凯门鳄和野猪都被这种巨型蟒蛇猎杀,我这身子骨还不是小菜一碟?无非脂肪多一点,吃起来更加省力罢了。  这就是我的命了?  嘿嘿,也好,不用再为多写点稿子多挣一两千块钱稿费加班熬夜了,不用再为那几个钱是用来交房租还是用来吃中饭纠结了。  就在这时,我望着天花板的眼睛猛地看到一件让我无法置信的事情。  那个小绿人木乃伊的嘴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开了!  嘴巴里探出一个三角形的头颅。我忽然意识到,刚才看到的,小绿人腹腔里的两团东西,居然是两条蛇!  沈云杉还用小绿人的腹腔养蛇吗?  我还没反应过来,或者说,我还没来得及仔细分辨三角形头颅具体的长相,一条1米左右的、漆黑漆黑的小蛇猛地就从小绿人的嘴巴里蹿了出来,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猛地觉得右腿一麻。  这种麻的感觉十分熟悉,但我万万没想到,在这里会重温。  那是小时候摆弄电器不当心触电的感觉——肌肉一阵剧烈的酸麻,然后是强烈的、不由自主的抽搐,谁有过这种经历,都不会忘记这种感受,绝对不会!  但这一麻只是片刻间事,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我莫名其妙地把目光向右腿看去,只见那条亚马逊森蚺将头撇向一边,一双蛇眼盯着旁边一条黑漆漆的小蛇。  森蚺的蛇头下方大约40厘米处,有两个清晰的、已经焦黑的牙印。  这个印记既像牙印,又像是肌体被电击中后的伤痕。  我心中猛地一惊——难道……连忙将右腿缩了回来,脱离与亚马逊森蚺的接触。  此刻,我不由仔细打量起那条来历诡异至极的小蛇来。只见它只有两到三根手指那么粗细,长也不到一米的样子,在亚马逊森蚺面前,就好像小孩儿站在大人面前一样。而且,亚马逊森蚺全身油光锃亮,双眼也精光四射,一看就知道平日里吃饱喝足,营养丰富;而这条黢黑的小蛇,蛇皮上没有半点光泽,皮肤也遍布了褶皱,甚至能隐约看到蛇体肌肉下的几根骨骼。这表明这小黑蛇非但营养不足,而且似乎是严重脱水。  但即便如此,小黑蛇依然昂起头来,不停地吐着蛇信,一双慑人的眼睛挑衅似的盯着亚马逊森蚺,丝毫没有示弱的意思。  亚马逊森蚺似乎刚才遭受了比较沉重的一击,此刻对这条干枯的小黑蛇有些忌惮,小心翼翼地靠了上去,却不敢贸然出击。  双方就这样僵持了约有十几秒。我心中砰砰乱跳,正想看着这两条怪异的蟒蛇如何互相搏命。  就在这时,我猛然间觉得有一条东西开始在我的头顶游动,并且迅速向我的脸爬去。随即,我右眼一黑,那条东西已经爬到了我的脸上,将我右边的上眼睑向下一带,压得与下眼睑合上了。我只感觉爬在我右边脸上的这条东西身上十分干硬,好像一根树枝一样,几乎要将我的右脸划出血痕来。  我就打算用手去扒开那条东西,可就在我抬手的那一刹那,我猛然间意识到是什么东西爬到了我的头上、脸上,惊骇得几乎叫出声来。  刚才我在小绿人空荡荡的腹腔里看到两团黑线,也就是说有两条小黑蛇,如今一条正在与那亚马逊森蚺对峙,那么在我脸上正在爬的那条东西,应该是另一条。  想到这里,我拼命忍住没有喊出声,也没有用手去扒那条东西。因为我知道,如果真是另外一条小黑蛇爬到我脸上,我贸然惹恼了它,那就是杀身之祸,而且死得会很难看。  我左眼的眼珠拼命往右边斜去,终于看到一条干枯、黑瘦的蛇体,正在迅速而又悄无声息地蠕动着从我脸上经过。很快,它从我的身上,来到了地下。  这条小黑蛇,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地,从后面开始接近亚马逊森蚺。几乎与此同时,它的同伴把头昂得更高了——这个同伴要配合它,吸引亚马逊森蚺更多的注意力。  一旁的沈云杉和“小妖”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第二条小黑蛇的出现。这第二条小黑蛇出现得太过无声无息了,要不是它就从我的头上经过,我也不会注意到它。  此时,第一条小黑蛇与亚马逊森蚺面对面地已经僵持了30多秒。亚马逊森蚺盘着身子,根本没有在小黑蛇身上找到半点破绽,只能左右摇晃着紧盯对手,寻找机会。但一旁的沈云杉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她把手上的西洋剑一挥,指向了森蚺面前的那条小黑蛇。只见插在亚马逊森蚺头上的那根“簪头”闪动了一下红色的光芒,亚马逊森蚺似乎得到了什么不可违抗的命令一样,虽然很不情愿,却也迅速向前探去。  它与第一条小黑蛇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忽然间,小黑蛇弓起身子,做了一个攻击姿态,随即如同闪电般张开嘴巴咬向亚马逊森蚺头下的喉颈部位。眼看锐利的蛇牙就要咬上了,亚马逊森蚺的蛇头猛地也灵巧地在空中一个转向,避开了小黑蛇这拼尽全力的一击。这时小黑蛇整个身体都在半空中,亚马逊森蚺从侧翼张口就朝着小黑蛇的身体咬了下去。  眼看这条小黑蛇就要被亚马逊森蚺拦腰咬住,就在这时,森蚺猛地浑身抽搐起来。  这是一种十分剧烈的抽搐,似乎这条亚马逊森蚺全身的肌肉都在这一刹那间颤动起来一样。它整条蛇身不由自主地弯曲起来,嘴巴痛苦地张开,蛇眼中流露出恐惧之意。  我看到,那第二条小黑蛇此时已经从后面死死咬住了亚马逊森蚺的尾部。蛇牙楔入森蚺肉体的那一部分,已经开始发黑。我耳朵里似乎还听到“啪啪”的声音,鼻子里传来一股焦臭。就好像夏天用电蚊拍拍死一只蚊子时,所产生的现象一样。  此时我终于惊异无比地确信,面前这种小黑蛇,是可以放电的,就好像南美亚马逊森林里的电鳗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