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11章 亚马逊森蚺

第11章 亚马逊森蚺

3474 2015-12-25 00:00:00
  原来是在我头顶上的那个小绿人,浑身的皮肤正在放着绿幽幽的荧光,一明一暗,不断地闪烁。似乎是它皮肤上被洒了一层荧光粉一样,不知为何,此刻开始闪烁不定。光亮闪起时,它整个身子上的皮肤似乎是半透明的,他的腹腔里几乎已经没有内脏,这一点并不稀奇,因为木乃伊的制作基本都有去除内脏的过程。  但我只能说是“几乎没有内脏”,因为在它的腹腔底部,有两团黑乎乎的东西,似乎是小绿人没有被去除干净的肠子,但又有些像麻绳。  我第一眼看到这两团“肠子”时,它们静静地躺在小绿人的腹腔最底部。小绿人身上的荧光熄灭,又亮了起来,这时我惊骇地看到,其中一团“肠子”似乎往上挪动了一点。荧光再熄灭,再亮了起来,两团“肠子”似乎又各自往上挪动了一点。  这是什么东西?“肠子”还能动吗?这东西少说也有几百年了啊!主人已经死透,“肠子”还在工作?还有这个小绿人的族群把它做成木乃伊时,怎么不去除干净,非要留下这两段“肠子”?  眼看随着荧光的明灭,这两团怪异至极的“肠子”一点点向上,一点点向上,我只觉得背脊上一股凉意直通到脚底心。  正当我忍不住要惊恐地大叫时,“书房”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噪音。  似乎是直升机螺旋桨所发出的。  这噪音足足闹腾了10分钟才止住,也就在这噪音止住的同时,只听“吱呀”一声,这间地下室的门打开了,外面的灯光透了进来。随即只听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说道:“什么怪味道?”然后,有人打开了日光灯。  我的眼睛一时之间还适应不了如此明晃晃的灯光,一时有些眼花。只听到脚步声向我这里走来,等我眼睛再度适应了这灯光时,已经看到两个美女走到了我的跟前。  这是两个风格完全不同,却都十分美丽的女子。  走在前面,就在我对面站定的女人30多岁的样子,上身是白色长袖衬衫,领口微开,下身是蓝色休闲运动裤,长发披肩——正是沈云杉。此刻的沈云杉没有化妆,但依然显得清丽脱俗,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性的气息,而且她似乎十分兴奋,一双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这眼神居然让我想到了我在纪录片中看到过的、闻到血腥气的鲨鱼。  我和她对视了两秒,一来她的美貌引发了我的自卑,更重要的是她这咄咄逼人的目光实在让我有些心慌,我将目光移向她左后方站着的另外一个美女。  她鹅蛋脸,雪白的皮肤,长长的睫毛,乌云般的头发在脑后简单地梳成一根辫子垂到白皙的脖颈。看得出这个比我最多大两岁的姑娘脸上化了浓妆,但是恰到好处,尤其是眼影,更显得她一双大眼睛能说话一样,连唇彩都是最匹配她肤色的淡粉色。她身上也和“格瓦拉”等一干人一样,穿着黑色T恤,下面是黑色皮质短裤,这样子有些像安吉丽娜?朱莉在《古墓丽影》中的装束——而且她身材凹凸有致,和那位好莱坞明星比也未遑多让。手臂上的肌肉曲线也比较分明,但丝毫也不显得夸张,依然给人以一种匀称的美感。  不过这位姑娘此刻浑身上下有股子杀气,她手上居然端着一把美制M3冲锋枪,两只眼睛恶狠狠盯着我。M3冲锋枪的枪管前端收束成较为细长的一条,这种外形我很不喜欢,有一点像电动冲击钻,缺少枪械应有的霸气和暴力美感。不过我不得不承认的是,拿着枪的美女对我最有诱惑力。因此尽管这姐姐一直拿眼瞪我,我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心想:“她应该就是‘格瓦拉’嘴巴里的那个‘小妖’了。瞧这架势,是沈云杉的贴身保镖。”  只听她说道:“沈小姐,这香水味道好像是这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大男人喷香水吗?恶心!”  我心里暗想,没有喷香水啊。闻闻自己身上,似乎也没闻出什么香水味道。  但沈云杉似乎也皱了皱眉,好像她也闻到了“小妖”所说的香水味,并且也觉得男人涂香水就是娘炮。但她对此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她走到我面前,问道:“你是林济苍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嚓”的一声。原来是“小妖”拉开了M3冲锋枪的枪栓,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口里说道:“娘炮,老老实实的,要不立刻把你打成筛子。”  我知道M3冲锋枪射速达到每分钟400发,她一扣扳机的确能把我打成筛子。但她这样子,反而引起了我的倔强之心,我恶狠狠瞪了她一眼,撇过头去不再理会沈云杉。  沈云杉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正是我被“格瓦拉”收走的《牛皮纸书》。  “林先生,告诉我……请您告诉我,你这份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此刻,我眼角的余光居然看到,那份《牛皮纸书》也正在闪动绿幽幽的荧光,有节奏地时明时暗,如同在纸面上洒了许多荧光粉一般。  而此时,那个小绿人木乃伊,浑身依然在闪动绿色荧光。木乃伊的荧光,与《牛皮纸书》的荧光,同时放出,又同时熄灭,这情景诡异至极,即便此刻有日光灯将整间屋子照得通明,即便此刻两个很有气场的美女就站在我跟前,我还是觉得一股凉意从心底里升起。  父亲临死前一直拿着的,我这些天来一直带着的,究竟是什么鬼玩意儿?  但我并没有回答沈云杉的问题,依然沉默无语。沈云杉于是又问道:“林先生,这本《鬼皮书》是从哪里来的?”  《鬼皮书》?鬼还有皮吗?我怔怔地看着沈云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根本不想回答。  大概是我傻逼呵呵的眼神激怒了沈云杉,她眉毛一立,就在这刹那间,我猛然看到她原本凌厉却不失明澈的眸子里掠过一丝让我不寒而栗的戾气。她猛地走到这间地下书房的一面墙壁前。这面墙壁上有一个架子,架子上挂了三柄西洋剑。沈云杉将其中一个架子向下拉了拉,只听“嘎吱”一声,这面墙贴着地面大约1米见方的一块猛地向里缩陷,很快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来。  沈云杉从墙上取下一把西洋剑,抽剑出鞘。这柄西洋剑的剑身,并不像电视里经常看到的那样,闪着银光,而是闪动着暗红色的光芒,就有如刚刚从裂开的静脉中流出的血液。  可能是出于天生爱好的缘故,我不由想仔细打量打量这柄西洋剑的款式,只可惜沈云杉压根不给我这个机会。她用这怪异西洋剑的剑尖,在那个黑洞的洞口处敲打了两下。  “叮叮”两声,尖锐而有些刺耳的声音响起,震得我心头一颤。同时,剑击的声音也在那个洞口中不断地回响,而且似乎这回响声不断地向着黑洞深处环绕。  四秒钟后,“叮叮”声在黑洞深处不再传出,四下里一片寂静。  我隐隐听到有急促的呼吸声传来,循声扭头一看,只见那个“小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她体表的血液似乎都被抽到了体内,脸色煞白无比。我只看了她一眼,她就把眼光又移向那个黑洞的洞口,目光中有无比的恐惧之意。  我暗道:“不妙。”  就在这时,黑洞中开始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起先轻微至极,但这声音迅速地变大,我很快就听出,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黑洞的深处爬向洞口,而且速度极快。  伴随着这声音的,是一股极为刺鼻的腥臭味道。这股味道很快就弥漫到了我所在的整个空间,让我几乎作呕。  沈云杉看向我,脸上露出高深莫测,却又残忍冷酷的笑容。她的神情,加上她的外形,竟然让我隐隐想到美剧中的女吸血鬼形象——性感、美艳、嗜血、凶残。  一旁的“小妖”再次举起了M3冲锋枪,这回,她的枪口却是对准了那个洞口的。  就在这时,黑洞里忽然闪起一点暗红色的光亮,这光亮的颜色,和沈云杉手中那口西洋剑剑身的颜色一模一样。  我还想通过这点红光来大致判断一下爬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一个巨大的、三角形的脑袋已经吐着信子从黑洞中幽幽地探了出来。  灰绿色的皮肤,上面有着黄黑色的斑点,这个三角形的头颅有皮球大小,被这个三角形头颅所引领的圆滚滚的身子,也是水桶般粗细。  我起先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我终于认清从黑洞中钻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后,惊骇得几乎大喊大叫起来。  这是一条蟒蛇,而且喜欢看探索频道纪录片的我可以确认,这是一条亚马逊森蚺!  亚马逊森蚺顾名思义,就是生活在亚马逊森林的一种巨型蟒蛇。  大概在半年前,我所在杂志社的主编让我去做一个专题:中国富人圈的凶猛宠物。我通过一个现在在金融圈里混得不错的大学同学,采访到一些专门从事这种生意的中介人,甚至这些中介人的一些富二代客户。通过采访我知道,这六七年一来,国内一些最顶尖的富豪,尤其是一些有留洋背景的顶级富豪,喜欢豢养一些珍奇的猛兽作为宠物。比如老虎、狮子,类似的消息其实其他媒体上也有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不是就喜欢养老虎吗?国内富人圈里其实也有好这一口的。甚至有养大的老虎被鞭炮声吓得跳楼而死的消息传出过。  不过近两年来,老虎、狮子,甚至国内的野生棕熊等等,已经不能满足这些富豪的胃口,亚马逊森林里一些恐怖的猛兽才能最充分地匹配他们的重口味。我采访到的一些对象说,亚马逊森蚺、凯门鳄甚至电鳗等等危险的动物,如今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这些富豪试图采购的名单中。这些动物的运输费、饲养设备开支以及饲养场地开支,都是天文数字,这是一个只有顶级富豪才玩得起的游戏。一个采访对象甚至说,他的客户中有人同时饲养亚马逊森蚺和凯门鳄,并为此在一线城市郊区买下一整块地皮,只为看这两种动物互斗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