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9章 从少女到海盗再到魔鬼

第9章 从少女到海盗再到魔鬼

3468 2015-12-25 00:00:00
  “你能看到这幅油画里风帆上的那个美人头吗?据说她在16世纪中叶出生于威尼斯,是一个富商的女儿,名叫汉娜。汉娜的父亲经营中国与欧洲之间的瓷器和茶叶生意,并且靠这个发了财,在威尼斯、热那亚、但泽、阿姆斯特丹、伦敦等欧洲各个主要港口都有非常可观的产业。有一次,汉娜父亲的商船队又要出发前往东印度一带,包括中国,贩运商品。已经成年、热爱冒险的汉娜主动要求陪父亲进行这次远洋贸易。汉娜的父亲同意了。起先一切顺利,商船队在中国的广州满载瓷器、茶叶等货物,向西欧返航。可是在印度洋上,商船队遭遇了海盗,被洗劫一空。汉娜的父亲以及商船队几乎所有的成员都被杀害,尸体被扔下了大海。海盗首领只留下了美丽的汉娜,把她劫持回去逼她嫁给自己。  “据说杀害汉娜父亲的这伙海盗长期盘踞在印度洋深处,当时并未被西欧殖民者发现的一座岛屿上,人们将其称作安提利斯岛。这伙海盗被称作‘安提利斯海盗公司’。而这伙海盗的首领叫作‘蜥蜴’,当然这是不是他的本名就不知道了。‘蜥蜴’霸占了汉娜后,汉娜为了生存,也为了将来有机会报仇,对‘蜥蜴’十分顺从,并获得了‘蜥蜴’的宠爱。过了几年,汉娜为‘蜥蜴’生下了一个儿子。此时,她忽然提出,她的父亲在欧洲还有大量产业,她可以回去继承,并且将父亲的遗产全部交给‘蜥蜴’。‘蜥蜴’大喜,亲自驾驶海盗船随汉娜来到伦敦。哪知汉娜根本就是要为了父亲报仇,她向英格兰政府告发了‘蜥蜴’,导致‘蜥蜴’和他手下海盗集团的几个骨干在伦敦全部被活捉。按照当时英格兰的法律,海盗一律要被当众绞死。而汉娜在‘蜥蜴’临刑前的一天,潜入监狱给‘蜥蜴’看了一样东西——那是她和‘蜥蜴’所生孩子的头颅,已经被她亲手割下来了。‘蜥蜴’就这样哀嚎着,在半疯癫的状态下被绞死。  “临死前,他大声吼道:‘这个狠毒的女人,连自己的亲骨肉也不放过。愿神灵诅咒她!诅咒她!诅咒她容颜迅速苍老,无法享受世间一切的快乐,悲惨地等待死亡的到来!’  “不过汉娜暂时顾不上‘蜥蜴’的诅咒。她犯下了杀人罪,在英国司法当局自然会被追查。幸好她早就想好了对策,悄悄地溜上了‘蜥蜴’带来的海盗船。‘蜥蜴’带来的海盗中,有许多早就被她秘密买通,这些已经成为汉娜心腹的海盗,这次自然也没被汉娜告发——在海盗窝中的这几年,汉娜已经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事业就是海盗,她决定要取‘蜥蜴’而代之,成为海盗首领。于是,汉娜驾驶着海盗船悄悄溜出了英国海军的控制范围,一路返航进入印度洋深处,从此成为了印度洋一带让人闻风丧胆的女海盗。  “五年的时间里,她积累起巨大的财富,她的海盗船横行在印度洋,她的恶名遍及天下。总之,作为一个海盗,她是成功的,无与伦比地成功。  “但也就在这短短五年的时间里,她的身体也发生了许多怪异的变化。首先是皱纹迅速爬上了她的面庞乃至全身,不到三十岁的女人,竟然如同八十岁的老妪。然后是感官的急速退化,她品尝不到任何食物的美味,在她口中,美酒与白水无异、盐巴与细沙也没什么区别。接下来,是生殖力的丧失。她为了获得一个孩子,与手下的男海盗疯狂地交欢,但每次怀孕,不是流产,就是诞下畸形的胎儿。  “有一段时间,来往于印度洋上的船只,在遭到‘安提利斯海盗公司’抢劫时,随船的医生是唯一能生还的。这些医生都被带到汉娜面前,给她看病。但这些医生根本查不出汉娜究竟得了什么疾病。终于有一个医生小心翼翼地建议汉娜,最好去拜访一下巫师。  “在女巫的水晶球中,一切都真想大白:当初‘蜥蜴’临死前的诅咒应验了。汉娜杀害亲生儿子的罪行,使她成为一个被神灵诅咒的女人。可怕的诅咒使得汉娜从一个丰腴、美艳的少女、少妇,变成了一个眼睛凸出、颧骨高耸、青筋毕露的怪物,一个表里如一的恶魔。而且这个怪物、这个恶魔无法领略世间所有普通人所能享受到的乐趣  “汉娜从女巫口中得知,这一切已无可挽回。悲愤的她肢解了女巫,然后更加疯狂地掠夺海上的一切物品,尽管她已经与一切物质享受、感官刺激无缘。她喜欢将俊美的男子杀死、风干,更喜欢肢解未成年的儿童,尤其喜欢虐杀、肢解刚出生的婴儿,理由只有一个——这些她永远无法拥有。  “据说,汉娜还有一个非常可怕的爱好——将被她杀死之人的头颅割取下来,去除皮肉后镶上黄金、白银和宝石,做成酒壶。在安提利斯岛的海盗据点中,这种东西足足装满了一个巨大的仓库,形成了一个阴森而令人垂涎的宝藏。  “就这样闹腾了十几年,汉娜的恶行终于引起了欧洲各国政府的重视。英法两国的东印度公司在政府压力下,准备调集庞大的舰队进入印度洋最深处去剿灭汉娜的海盗团伙。就在舰队即将出发的前夜,印度洋深处的安提利斯岛,也就是那座火山岛上的火山口,发生了猛烈的喷发。东印度公司舰队的斥候船带来的关于这次火山喷发场景的描述是:亮黄色的岩浆犹如破碎的太阳,从火山口流淌向岛上的每个地方。火山灰几乎将整座岛屿淹没,一切都不会留存,一切都不会幸存。这是上帝愤怒的眼泪,将污秽的海盗巢穴荡涤、吞噬。  “据说,‘安提利斯海盗公司’的据点,就如同古罗马的庞贝城一样,被淹没在火山灰和岩浆之中。所有的海盗,连同汉娜在内,自然也是无一生还。  “所有人都兴高采烈,认为安提利斯海盗公司终于没有办法再兴风作浪了——直到这艘风帆上绣着汉娜人头的、诡异的安提利斯海盗鬼船开始出现在印度洋上。他们会静静地跟随在商船队的后面,一旦到了黑夜,到了云朵遮没月亮的时刻,这艘鬼船就会露出恐怖的真面目,接近商船队,将商船队屠杀殆尽,将货物尽数抢走。他们做事的风格,与汉娜在世时一模一样。很多人说,汉娜已经死了,但她和她手下的鬼魂用他们所杀害的人的骨头,制作成这艘鬼船,在印度洋上寻找猎杀的目标……”  “格瓦拉”在那里说得眉飞色舞,我也听得十分带劲。我承认,这是一个蛮不错的故事,唯一的缺点就是——一点儿也不真实。与《牛皮纸书》中所描绘的,关于安提利斯海盗公司的故事相比,这个故事更加具体、更为生动,不过一样地不真实。  “格瓦拉”谈兴仍浓,又足足侃了一个多小时。这时,天都已经开始黑了。“格瓦拉”说道:“哥们儿肚子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儿吃的。”我连忙拦住了他,再一次问出以下的问题:“你们到底要把我带到哪儿去?还有多久到?”“格瓦拉”笑道:“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沈小姐父亲的公司在杭州湾口买了座小岛,沈小姐吩咐我们把你带到那儿去。”  我顿时吃了一惊:中国在2011年公布了第一批开发利用无居民海岛名录,允许私人出钱购买一些无人小岛50年的使用权,但价格不低,而且开发费用惊人,基本上没有几亿的身家不必考虑。看样子,这位沈和,或者说多鲁斯?德弗里斯的经济实力的确不容小觑。  晚饭吃的是微波炉加热的便当,吃完饭我又和“格瓦拉”聊了一会儿,便即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等我醒来时,从玻璃窗向外望去,灰色的江水已经被一片碧蓝的海水代替。风和日丽,海面上除了波光粼粼的波涛,还不时地能够看到几艘小小的渔船穿梭于海上,船上有渔民在劳作。远处,似乎还隐隐能够看到陆地的轮廓。  我心想,如果这艘私人游艇是从吴淞口向东出了长江,那么现在我眼睛里陆地的轮廓应当就是嵊泗列岛中的一座了。嵊泗列岛一共由404座岛屿构成,其中有人居住的不过16座,沈和所购买的无人岛屿,应该就是另外那388座无人小岛中的一座了。  我凭着直觉,大致觉得这艘游艇应该是朝着东南的方向破浪而行。那个“打手”一直站在三层的驾驶台上,操纵着船舵。“格瓦拉”可能是觉得我这个人很闷,没什么意思,时不时跑上去和他开两句玩笑,再跑下来找些话题和我聊。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到了下午6点左右,眼看天已经有些擦黑,刚吃完晚饭的我忽然看到眼前出现了一片翠绿之色。我起先以为那是一座被绿色植被覆盖的小岛,但随着“征服号”越靠越近,我逐渐发现了这座岛屿的不同寻常之处。  这座岛似乎是一座巨大的海底高山露出海面的一段山尖,四周低,中间高。在山坡上可以看到许多两到三层的、农村中常见的砖瓦屋。只不过所有砖瓦屋的外墙壁上都爬满了绿色藤蔓,主要是爬山虎。密密麻麻的爬山虎将整座岛上我目光能及的地方遮没,再加上氤氲的水汽,让我忽然觉得这座岛有如绿色的仙境一般。  我知道,嵊泗列岛上的一些岛屿,本来居民人数就少,上世纪80年代以来又有大量居民外出务工,因此最终被废弃,而植物也自然重新开始占据整座岛屿。这座岛应该就属于这种情况。  不过亲眼看到这样的美景,我心中不免激动。私人游艇在小岛的一个码头停稳,我便迫不及待地跳上了岸,想要冲上去,最好能走到一栋被爬山虎覆盖的房间里看看。  我在沙滩上冲了几步,忽然只听到“啪”的一声响。随即我脚边有一些沙子向上喷射开来。  我顿时只觉得背脊发凉——有人在向我进行警告性射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