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23章 “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

第23章 “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

3514 2015-12-25 00:00:00
  这一级以美军“中途岛战役”指挥官名字命名的军舰,在1975年建造了第一艘,到1983年总共建造了31艘。从1998年开始,“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陆续退出现役,到2005年所有31艘全部退出现役。从公开资料来看,这31艘军舰中,25艘被作为靶舰,被美国人用自己的导弹或其他武器击沉,4艘拆解,也就是大卸八块变成了一堆废铁,1艘充当了武器实验船,还有1艘被充当人工鱼礁。  现在看来,公开资料里说的不全都是真的。  我对“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的各项性能参数都能倒背如流,知道这种军舰的最大作用,是作为美军航母编队中的反潜主力。但我想不通的是,伊登这些人,或者伊登的幕后大老板究竟是通过什么手段搞到这样一艘美国军舰;而这样一艘庞然大物,一个十分招摇的目标又是如何获取补给和维修的,它总要靠岸补给,但当这艘军舰出现在任何一个港口中时,都会引起轰动,甚至给军舰上的这群海盗崽子们惹来大祸。当然,供养如此一艘军舰,其花费之大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但在我看来,这一点恐怕对于伊登的幕后老板来说,最不成问题。  直升机逐渐接近这艘“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我注意观察了一下这艘军舰的舷号,想通过舷号来判断这艘军舰的来历。比如如果舷号是963,那么就是“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的首舰——“斯普鲁恩斯”号,它应该是在2006年被作为靶舰,在美国佛罗里达海岸被一枚“鱼叉”导弹击沉的;如果舷号是968,那就是“亚瑟?W?拉德芙德号”,它应该是2011年8月在德拉威尔附近搁浅,成为人工礁石的。  但令我失望、惊奇的是,军舰应该刷出舷号的地方,也就是舰首船舷处,却是一片空白,和其他地方一体成为灰白色。  也就是说这艘军舰的来历,以及它从前的经历被掩盖起来了,成为一个谜。  除此以外,我观察到,这艘军舰上一些重要的武器都不见了。比如,舰首和舰尾的两门MK45-0型127毫米舰炮都不见了,应该安装舰炮的地方如今是被钢板焊缝了起来。舰尾的“海麻雀”MK29导弹火控雷达发射器也没有了踪迹。不过我倒是在桥楼上看到了一挺12.7毫米机枪。看来,这艘军舰上一些海战武器都被拆卸了,这些武器对于海盗而言也没什么用,他们恐怕也操作不来。我在想,船体中部那个充满科幻感的一体化隐形桅杆估计也就是个摆设,里面可能最多也就有一些通讯天线,雷达天线很可能也被拆卸了。  在世界军事史上,退役军用船只落入有钱人或者财团手上的事情不乏先例,最为著名的莫过于俄罗斯的“明斯克”航母。但那也是在军方将整艘船只几乎拆成一具空壳后才交付给买家的,现在也只能停泊在港湾里充当主题公园。像这样只拆除主要武器设备,保留动力系统甚至还留下一架直升机,获得者还是一个海盗,这简直就是奇闻。  兴许这奇闻的背后,还有能够让美国那些重量级媒体记者们发狂的丑闻。  总之,这进一步证明了伊登幕后老板的手眼通天。  SH-60海鹰直升机飞到军舰后部的直升机平台上,缓缓下降。我看到,直升机平台的下一层,也就是原本应该安装“海麻雀”MK29导弹发射器的平台上,站了许多人。  我们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在距离地面只有1米多时,众人纷纷自己解开钩子,在地上站稳。直升机随即就又飞上了天空,向北飞去。  “伊登!”  “伊登回来了!”  下一层平台上站的那些人纷纷叫道。这些人和“大狙”他们一样,穿着迷彩服或者运动服,手上都拿着一把AK系列自动突击步枪。  伊登脸上依然笑嘻嘻的,从旁边打开的库门进入了空空如也的直升机机库,然后走扶梯来到了机库下面一的层。根据我看到过的资料,“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的直升机平台和机库下面,应该是军官起居室,英语为wardroom,也就是军官们的餐厅和娱乐场所。但等我到了这一层时,发现这里已经经过了改造。一个大的起居室已经被用钢材隔成了六间小房间,或者说六间甲板室。这些甲板室的房门有的打开,有的紧闭。从打开的房门望进去,似乎是带窗的宿舍。  当时伊登走得比较快,我也没有仔细查看这些改造而成的宿舍中的情况。她快步从两排甲板室中间的走廊走了出来,来到停机坪、机库的下面一层的那个平台,也就是原本安装“海麻雀”导弹发射器的平台上。“大狙”、班邦他们跟着,我也只能随着。  伊登一出现,这个平台上所有的海盗都面朝向她。有些本来席地而坐的,也站起来对她行注目礼。  伊登问道:“还有谁没到?”  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说道:“博拉克他们的‘断魂船’距离比较远,除了他们都到了。”  伊登点点头,冷冰冰地道:“海马呢?”  这句话一出,刚才气氛还算活跃的平台上立刻安静下来。  “大狙”和身边的班邦低声交谈了一下,走上前来对伊登说道:“在和尚岛(我现在才知道沈云杉所买得岛叫“和尚岛”)海域对咱们下手以后,海马和他手底下十来个人乘着他们的‘断魂船’往马六甲方向去了。已经发了追杀令,赏格100万美元。”他说话的时候还是平舌音、翘舌音不分,“F”和“H”也不分,但为记录方便起见,我在这里直接写他实际所表达的意思了。  伊登冷冷地道:“100万美元够吗?马六甲那几个货色最近都开始玩毒品和军火了,这点钱现在还不够他们在公海赌场上潇洒一次的。提供确切消息的,100万美元,把脑袋送来的,500万美元。”  “大狙”点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去办。”说着,“大狙”离开了导弹发射器平台,走进了那个直升机停机坪下的宿舍区。他还没走远,伊登忽然对他叫唤了一声:“让医生给你处理下伤口,还有块弹片在里面!”“大狙”回头,呲龅牙对着伊登难看地笑了一笑,走得远了。  伊登扭头对着其他人大声说道:“老规矩,等博拉克到了,点个名,解散!大家都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过两天还有事情要做。我已经和大老板核实过了,这一趟的奖金已经打到各位的户头里,待会儿解散后各自回去可以用手机或者电脑去查。”  一阵口哨声和呼喊声响了起来。  我看着伊登,觉得她此刻一点也不像陆地上那个少女了,而是一个气场很足的海盗女头目。  这时天已经几乎全都黑了,但平台上依旧灯火通明。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平台上站立的这些人,只见他们大多是15-20岁的青少年,大多身形瘦削,脸色偏黑,一个个都配着AK-47或AK-12突击步枪,或斜跨在身上,或拿在手里。这些人里,大多数我并不认识。  此刻这些人有的点起了香烟,互相交谈,有的则坐在平台上似乎恹恹欲睡,还有的则从背包里取出食物来吃。不过,我却发现有好几个人有意无意地隔一会儿总会朝伊登那里看上一眼。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头,但具体是哪里不对头,我却说不清楚——后来我想:这里等于是浮动在海面上的海盗窝,海盗窝里的美女或许总是格外会让一帮匪徒垂涎的,哪怕这些海盗都只是少年,哪怕这个美女是他们的头子。  不过,无论是海马与伊登的内讧也好,男海盗对他们女头目的YY心理也罢,我都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有一件事。  “他们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他们?”我走到正在与班邦聊天的伊登跟前,直接问道。  “啊?谁啊?”伊登把目光从班邦身上移开,盯着我,语气中似乎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但她清澈的目光深处,闪动着一丝狡黠和快意,似乎把我耍得团团转能令她十分开心,因此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耍我。  那时我的肺都快被气炸了,恨不得一把掐死她。我粗重的呼吸声似乎让伊登身旁的那个班邦察觉了什么,他伸手就推了我一把,嘴巴里说道:“有话好好说,离伊登远些。”  这一下我更加怒不可遏,但脸上却挤出一抹笑容,点点头,回头走了两步,猛地又回过头来,嘴巴里大喊一声:“他妈的让你推我!”一脚就蹬在班邦的胯部。  说老实话,班邦的伸手肯定不是那时的我所能比的,但他应该是没想到一向看上去很窝囊(实则是拼命在忍)的我会突然爆发。我这一脚踢得结结实实,班邦大叫一声退了两步就坐在地上。他这种海盗崽子哪里肯吃亏,从靴子里“噌”地抽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就站起来对着我冲来。  “班邦!听话!”伊登以一种类似于城市女郎训狗的口气对着班邦喝了一声。班邦顿时站住了,可他很不甘心地手里拿着匕首瞪着我。而我那时也实在是暴怒如狂,反瞪着他,冲动地大喝道:“来啊!你他妈的来啊!看看是谁给谁放血!”平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开始向我这里集中,有些人开始起哄。“班邦,这谁啊?”“干掉他!”“要不要下海单挑?那才刺激!杀完了直接喂鲨鱼!”  班邦眼睛里冒着火,冲着我就走了两步。这时伊登就在他左手边,伊登伸出一只雪白的手,搭在班邦的肩头,往下压了压,一边对我冷冷地说道:“你要见的人现在都在菲律宾南部海域,我们后天就出发去见他们。你赶紧给班邦道个歉,不然我这就让人把他们全部杀掉。现在看押着他们的,都是班邦的好朋友。”说着,她猛地从腰后拿出一部海事卫星电话,扬了一扬。我认出,当初在威海路的媒体大厦中,她就是用这部卫星电话给“中指猩魔”打电话,从而让“中指猩魔”对着我父亲的方向射击,把我吓得半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