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16章 大厌头

第16章 大厌头

3462 2015-12-25 00:00:00
迷彩服少年大叫一声:“小媳妇儿!”就要从窗户蹿出去,跳入海水。却只听伊登淡淡地说道:“省省吧,他已经死了!”随即伴随着马达的轰鸣声,小艇开始移动。迷彩服少年颓然坐回艇舱里,一边从座位底下拿出一瓶矿泉水冲洗身上的污秽,一边恶狠狠地瞪着我。似乎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因为我,他那个外号叫“小媳妇儿”的同伴也不会死。小艇移动的过程中,子弹如同雨点般射来。忽然间,我听到“啪”的一声,小艇的前、后挡风玻璃都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孔洞——是被一颗子弹打穿的。从孔洞的位置来判断,弹道几乎是擦着伊登的耳旁飞过去的。但伊登似乎毫不在意,面无表情地继续驾驶小艇。小艇开始起速,在海上划起两道雪白的浪线。我回过头去,看到那些追兵站在岸边,徒劳地继续朝着小艇射击。但很显然,小艇距离他们手上枪支的有效射程正变得越来越远。我知道那个救了我的迷彩服少年多半是根据伊登的命令行事。他本人对我似乎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我总觉得他很眼熟,而且应该就是这两天见过面的。因此我一边用矿泉水瓶冲洗身体上的秽物,一边不住地打量他。他似乎也被我看得烦了,瞪着我说道:“大厌头,看色么看!”然后,冷笑一声,右手做了个“六”的样子,放在耳边。眼睛里全都是挑衅的意味。他这个动作让我在刹那间就想起来这个人究竟是谁,我几乎是怒吼着就扑了上去——就算打不过他,啃一口也是好的。在上海的媒体大厦里,就是这个家伙在远处当着我的面用狙击枪射杀了那位红衣大妈,并且用这个姿势提醒我要给伊登打电话。少年“嘿”了一声,坐在座位上的身子猛地90度转了过来,对准我肩头一踹。他这一脚又快、又狠、又准,我顿时被踹得向后倒去,头重重砸在另一边的玻璃上,头昏眼花,一时半刻缓不过来。前面的伊登冷冷地说道:“‘大狙’,下手有点分寸好不好?”迷彩服少年,也就是伊登嘴巴里的“大狙”“嗯”了一声,瞪了我一眼,说道:“伊登晃(放)心,我听你的,保证绝对不会打死他的!不过他一身回标(肥膘),打起来很素服(舒服)。”伊登淡淡地道:“你少看不起人,他将来肯定比你们强。”“大狙”“嘿嘿”笑了两声:“不过也要谢谢他,帮我们撒了森云散(杀了沈云杉)。”我怒道:“你们少胡说,沈云杉自己被蛇电死的,我没杀她!”伊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傻大叔,那你倒是说说,那两条‘闪王蛇’是怎么从冬眠状态里苏醒过来的呢?”我一愣,心里头又开始有了阴影——从昨天下午开始,我就一直被伊登这伙人耍得团团转,他们的很多手段是我闻所未闻的,难道沈云杉被怪蛇放电击毙,也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而我不知不觉在这其中也成了他们利用的棋子?我见伊登不再言语,顿时急眼了,大声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伊登一边驾驶着小艇,一边淡淡地道:“你知不知道,那条把沈云杉电死的怪蛇,是什么来历?”我说:“不知道!”伊登说:“这种蛇原产于印尼苏门答腊岛的原始丛林里,当地人管它叫‘小电棍’,学名则是‘苏门答腊闪王蛇’,简称‘闪王蛇’。这名字很霸气吧。不过,在苏门答腊当地华人中,这种蛇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名称,叫‘梁海王’。以前一直没有人知道这种蛇为什么会有这个名称,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大陆的一些学者才考证出来,所谓‘梁海王’,就是当年叱咤东南亚的大海盗梁道明。这位梁道明曾经称霸苏门答腊岛的巨港一带,甚至建立了一个王国,这个王国被称作‘新三佛齐’,它的国旗图腾,就是这种‘苏门答腊闪王蛇’。“梁道明大约出生在14世纪晚期,因为不顾朱元璋‘片帆不得下海’的禁令,从事海上贸易,发了点财后被官府盯上,不但财产被抄没,家人也全部被抓,成为官奴。梁道明不得以,抛妻弃子自己一个人逃到南洋,在三佛齐的巨港隐姓埋名。所谓的三佛齐,就是现在的苏门答腊岛。“当时立国600多年的三佛齐王国已经进入末世,经常被邻国满者伯夷侵略屠掠,因此也很不太平。而且这里又处于海边,是马六甲海峡的南端,处于南洋贸易的枢纽地带,因此成为了海盗的天堂。梁道明到了巨港之后,眼见老老实实经商、做苦工都无法温饱,于是也开始做起了海盗。而且他从当地土著那里学来了一套恐怖的法子,使他海盗的手段别具一格。“大概从洪武二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395年开始,明朝的史籍上开始出现了一些十分怪异的叙述。这些叙述散落在《岛夷志略》等著述中,但大致的情节都出奇地一致。“这些叙述中,多是三佛齐附近的海盗,在掠夺了往来巨港附近海域的商船后,满载着财货前往自己的老巢。这些海盗的老巢有的就在巨港,但也有许多是巨港附近的无名小岛。“在半途之中,海盗船会在海上看到一些奇怪的船,类似于中国舟山产的乌艚船,只是装饰华美,船上还有打扮妖艳的女子向他们招手。另外有一个瘦巴巴却衣着华丽的老者坐在甲板上,面前放了许多美酒美食在那里享用,老者身边还有一些身形矮小,长得十分奇特的侏儒在旁侍奉。这老者一边喝酒吃肉,一边还招呼商船上的人大船来一起享用。“这些海盗为了在海上饱掠一番,往往要乘着船在海上漂流数月时间,这期间只能吃些腌制的食物,酒更是难得,更不要提女人了。如今看到乌艚船上的一切,一个个心痒难搔。有些还算仗义的海盗,就会问船上那老者,花多少钱能够买到他船上的酒食,还有女人。老者总是哈哈而笑,说自己在中国做的就是‘水上青楼’的生意,也就是用船在江海的河面上开一个流动的妓院。如今逃到巨港,重操旧业。于是双方谈好价钱,海盗们上了乌艚船除了吃喝淫乐,还能看那些怪异的侏儒表演各种杂技。“这种侏儒也十分奇特,史籍上说它们身高有如儿童,浑身绿皮,褶皱丛生……”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抖,难道就是那种“小绿人”吗?只听伊登续道:“……一个个面貌凶恶,目露凶光,但全都被穿了琵琶骨,只能听从老者摆布,做些口顶梯子、钻火圈之类的杂技让那些海盗开心。这些海盗中有些有见识的,知道这种小绿人在当地被叫作‘流鬼奴’,生活在苏门答腊岛的原始丛林中,十分嗜血、好杀,三佛齐和其他几个国家经常派兵进入丛林中剿杀它们,有时候就抓回几个来,穿了琵琶骨让把它们当做奴隶使唤。三佛齐当地有专门买卖奴隶的市场,这种‘流鬼奴’价格不菲。龟仙人,你是不是想问,这‘流鬼奴’是不是你那本《多鲁斯鬼皮书》里提到的‘龙牙武士’?”我冷冷地道:“原来你们也看过《多鲁斯鬼皮书》?”伊登没理我关于《多鲁斯鬼皮书》这茬儿,自顾自继续说道:“‘流鬼奴’也好,‘龙牙武士’也罢,其实就是同一个物种……这也是题外话了,将来有机会和你细说吧。总而言之,就在这些海盗玩得开心之时,老者和他豢养的妓女都会一个个托辞离去,等到海盗们发现不对之际,整艘乌艚船上只有这帮海盗自己,和那些‘流鬼奴’了。“随即,一阵香气袭来,钻到了所有海盗的鼻子中。这些海盗还以为是迷魂香一类的东西,一个个都捂住口鼻。但这香气并没有让人昏迷,相反是香气过处,那些‘流鬼奴’的鼻子里、嘴巴里钻出些东西来……对了,钻出来的,就是这种‘闪王蛇’。“那老者,也就是乌槽船的主人,自然就是梁道明了,他乘着海盗们高兴、不防备,将一种液体泼在地上,液体挥发出来的气味会催醒那些躲藏在‘流鬼奴’腹中,正在‘冬眠’的‘苏门答腊闪王蛇’,然后梁道明自己带着一帮妓女偷偷溜到大船后面拖的小舢板上,等着乌艚船上那些海盗全部毙命。然后他再回到乌艚船上,释放另一种液体挥发出气味让‘闪王蛇’重新冬眠。在下一次要做同样的事情前,梁道明又会让他所豢养的‘流鬼奴’囫囵吞下这些冬眠的‘闪王蛇’。总之,事毕之后,梁道明就将已经空无一人的海盗船,连同上面海盗们劫持来的财宝,全部据为己有。“而这些会挥发奇怪气味的液体,都是当地土著用秘法调制的。“这梁道明通过这种手段,聚敛了大量的不义之财,成为从众数万,拥甲数千的大海盗,后来三佛齐王国被满者伯夷攻灭,梁道明索性占据巨港立国称王,建立了新三佛齐王国,他本人被当地人称作‘梁海王’,那些曾经帮助梁道明杀人越货的‘闪王蛇’,也成了新三佛齐王国国旗上的图腾。这个海盗王国后来还是因为碰上郑和下西洋的巨型舰队,才被剿灭的。梁道明本人则被送到明成祖朱棣面前处死。“不过这些史籍中有关‘闪王蛇’的记载,一开始没有多少人相信,因为实在太过离奇。‘闪王蛇’的确有寄居在人体中的可能,苏门答腊当地一些土著部落首领,就曾经将俘虏过来的、敌对部落的战俘作为养蛇的工具,让‘闪王蛇’在这些人的体内生活。不过这些被作为养蛇工具的人往往要忍受极大的痛苦,最后还要被在他们体内产卵的蛇给活活电死。但学界普遍觉得,苏门答腊岛那里靠近赤道,四季炎热,蛇类怎么可能冬眠?又怎么可能连冬眠的时间都能被人为操纵?更何况根据叙述,还是在温暖的人体内‘冬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