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49章 遇难

第49章 遇难

3182 2015-12-25 00:00:00
  救生艇上的三个人,连同刚刚被打晕,如今清醒过来的驾驶员,此刻的脸上都显露出一种绝望所导致的平静。其中一个人从胸前拿起一个东西,不住地朝“德川轮”的方向挥舞。从这个东西的轮廓来看,似乎是一个照相机。  难道他们刚才在潜水的时候,拍到了什么东西,想让我们知道?  那个人一边挥舞着照相机,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指着它,同时不停地跳跃着。  其余三个人中,一个继续驾驶着救生艇,做最后的挣扎。一个绝望之中戴上面罩跳下水去。另外一个索性一直跪着,做最后的祷告。  救生艇远去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终于完全消失在漩涡的中心。  漩涡平静后,“德川轮”小心翼翼地靠上去,同时又放下两艘救生艇,前去打捞那些失踪的人员。  很多人不忍心继续看下去,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客舱内。但甲板上还是有许多人,而且留下来的人们的兴致似乎更高了。毕竟看到这种悲剧的机会不多,更何况出事的这几位都可以算作商业大亨。对于大多数人来讲,与自己无关的人在自己面前死亡,只要没有迹象表明下一个遭殃的是自己,那么这种悲剧非但不会令其悲哀,反而会使他得到一种娱乐。无论他表面上装得多么同情、多么悲伤,或者他努力说服自己他有多么同情、多么悲伤,但内心深处,他觉得这其实是一出难得的好戏,平静生活中的一剂调味品。  出事海域碧蓝的海水如同刚才一般平静,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只不过时不时能够看到一些诸如氧气面罩之类的物体漂浮在海面,告诉人们的确有几个人被海水吞噬了。  第一具尸体被拖进救生艇时,所有人都爆发出一阵兴奋的惊呼。  这是一具相当漂亮的、金发碧眼的女尸,双眼圆睁着,表情扭曲,苗条的躯体被潜水衣包裹着极度地扭曲,显然是窒息而死的,死相非常让人揪心。我认出这是一个美国超模,陈兆峰曾经的绯闻女友,陈兆峰曾经在电视里说:“我叫她小冰,因为她对我大脑的刺激,很类似冰毒对于吸毒者的刺激——虽然我不知道冰毒是什么滋味。”  第二具被打捞上来的尸体,是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黄种人。我不大认识,可有来自中国的游客认出了他:“这不是那个经常在电视里忽悠我们的券商分析师吗?”“这家伙最可恶,据说在电视上让我们买一种股票,下了电视就做空它!”“活该!”  而第三具,就是那个朝我们拼命挥舞照相机的老外了。距离近了,我才看清楚他才30多岁,不但面容英俊,而且浑身的肌肉非常结实。我认出来了,这人也是个新闻人物,据说曾经在美国海豹突击队效力,退役后自己开公司做枪支生意、开设赌场,在美国,这些生意要么是完全合法的,要么在某些地方是合法的,总之这位仁兄通过这些生意发了大财,媒体上经常能够看到他开直升机、扛着重机枪被一群美女包围搂抱的“土豪”照片。媒体一直说这个美国土豪和陈兆峰的关系也很好,两个人甚至一起追过一个俄罗斯嫩模。没想到也在这里莫名其妙地丢了性命。  我看到,这名美国土豪的头颈里还挂着那台照相机,救生艇上的船员把照相机取下,打开,开始看他拍摄的照片。自从出事后,邮轮上很多人都在好奇:这人最后临死前还示意我们要看他拍的照片,他到底拍了什么?显然,眼前这名船员也很好奇。  这名船员起先的神态非常平静,但当他翻看了照相机内的两张照片后,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到了最后,我们看到他呆呆看着照相机的屏幕,手都微微颤抖起来。  “嘿,他到底拍了些什么?”“告诉我们。”“告诉我们。”“海底下有海怪是不是?”  那个白人船员干咽了两口唾沫,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不……不是海怪,更可怕……更可怕……”随后,他一边看照相机的屏幕,一边看抬头看着什么东西,我们看到,在阳光普照的情况下,他居然脸色都煞白了。  “不!这肯定不是真的!”忽然间,这船员像发现什么鬼魅一样,把照相机往救生艇上一扔,自己身子一个趔趄,坐倒在救生艇上。  所有乘客面面相觑,他们顺着这白人船员目光所向看去,发现他抬头看的,应该是“德川轮”的顶层或者更上面的地方。众人于是喧哗起来。  “帅哥,到底怎么回事啊?”“别卖关子!”“Tell me what happened(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又一幕让人骇异的事情,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让众人在爆发新一轮惊呼的同时,将注意力从那个已经呆若木鸡的白人船员身上转移开去。  暗红色的液体从海底深处泛了上来,起先是一小股,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就好像在海底深处突然同时打翻了无数筒红色墨水。到最后,一大片海域被染成暗红色。同时,一股血腥气开始弥漫开来,让邮轮上的很多人捂住了鼻子。  我那时猜想,这应该是那条被拖入深渊的抹香鲸的血。  许多人开始抱怨这难闻的血腥气,有人更是催促救生艇上的船员尽快结束打捞尸体。但船员依然坚持着,最终找到了全部6个人的尸体,这才驾驶救生艇回到“德川轮”旁边,然后由吊艇机将他们重新吊回了邮轮上。  救援者抬着尸体上到甲板时,人们一边退开,避免身上沾染鲜血,一边好奇地打量这些尸体。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这些人和那条抹香鲸一样是被海怪杀死的,有些人则说他们应当是被活活淹死的。  而那个看过照相机内照片的白人船员,上了船后一直迷迷糊糊的,显得十分地恍惚。好几次脚下踉跄几乎跌倒。而那台照相机很快被另一个船员收走,据说是交到了船长那里。于是,那个照相机里的照片到底是什么,也成了游客们议论的主题。有些好奇的人试图从那个船员口中得到答案,但那个船员只是发呆,对于任何提问都一概不予作答。  邮轮随后启程继续旅程。“德川轮”的船长通过广播安抚游客,说已经报警,台湾地区的水警很快就会到来,请大家保持冷静。  游客们似乎都还比较冷静,或许在他们看来,这6个人是自己作死,主动下水去寻求刺激。只要呆在这艘近10万吨的邮轮上,应该不会有任何危险。因此,这6个人的死亡,和抹香鲸的诡异命运,并没有减少游客们的游兴,反而给他们提供了谈资,令他们觉得自己这趟邮轮之旅平添了一份刺激。  6具尸体都被运走,那个似乎被照片吓坏了的船员也被叫去船长室。甲板上原本骚动、兴奋的人群逐渐平静下来,大家意犹未尽地各自继续着自己先前的娱乐活动:游泳、喝咖啡、瑜伽、赌博。总之,甲板上不再被人挤得密不透风。  而我四处转了转,觉得没什么适合自己的娱乐活动,于是决定回527等晚饭时再出来活动。于是走过中庭,进入客房区。  走过中庭,进入左右都是客房的走廊后,我很快又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这种感觉十分熟悉,记得早上从客房来到中庭时我也有几乎一样的感觉:潜意识告诉你肯定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但一时就是意识不到问题究竟何在。  忽然间,我心里头猛地一凛,一拍大腿,意识到问题所在。然而随即,冷汗就从我的背脊上冒了出来。  那几张我昨天晚上看到的,关于“幽灵船”和海怪的油画哪儿去了?  昨天晚上,准确地说应该是今天凌晨我从房间里出来经过这一段时,在走廊的右手边看到一排油画,油画的主题都是那些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海难船或者“幽灵船”,包括“华特尔号”、“玛丽?克莱斯特号”、“马尔堡号”、“卡洛奇号”以及老“德川号”。每幅画上,还有一只诡异的海怪。  可如今,这几幅油画全部被换掉了,换成了和其他一些油画风格相似的、我看不懂的油画。原先放“华特尔号”邮轮画的地方,如今固定了另一幅画:两个傻逼兮兮的小孩蹲在地上,阳光照在他们的屁股上。原先放“马尔堡号”邮轮画的地方,如今固定的油画中画了个挖鼻孔的男人,这男人的面部表情说不清是狰狞还是陶醉,我想他大概一只手挖鼻孔,另一只手可能在抠脚丫吧,否则不会露出这么爽的表情。  但先前的那些怪画的的确确是不见了!  我仔细地看这些油画附近的房门门牌号,515、517、519,没错啊,昨天就是在这里看到那些奇怪的油画的。517里似乎还有人被打晕,不知道里面的人现在如何了?我敲了敲517的门,里面居然有人开门,一个中年男人笑嘻嘻地看着我:“你找谁?”我不能确认,今天凌晨在这间房间里被敲晕的是不是他,但至少根本看不出这人有刚刚遭到暴力袭击的迹象。我被他看得很不自然,红着脸说:“敲错房门了。”退了出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