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楔子 (2)安提利斯海盗公司

楔子 (2)安提利斯海盗公司

3354 2015-12-25 00:00:00
这个图画让我心惊胆战,我不顾一切地跑向坂本一郎那里,嘴巴里大叫:“坂本,快走,咱们快走,离开这艘西班牙大帆船,离开这被鬼魂缠绕的大帆船越远越好。”这个图腾所代表的,正是臭名昭著的安提利斯海盗公司。从印度洋沿岸到东南亚,在西方殖民者群落中无不流传着有关这个海盗集团及其诡秘图腾的恐怖传说。有人说,这个公司的成员都是从海底登陆的妖怪;有人说,这个公司风帆上画着的女子会在深夜从帆布上出来,在海上飘荡,勾引附近船只上的船员,吸光他们的血液;还有人说这个公司的总部在印度洋最深处的一块大陆上,那块大陆就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见过这个海盗公司标识的人要么疯了,要么死了。从海战中幸存下来的人口中的呓语,在从印度洋到东南亚的西方殖民者中,成为了恐怖的传说。坂本一郎他们此时也已经穿上了裤子,远远望着北方的海战。据我所知,坂本一郎的海盗团伙中也有一些船只曾经遭到安提利斯海盗公司的攻击。因此当坂本一郎他们看到西班牙大帆船上的巨大标识时,也都是吃惊不已,目光中都流露出恐惧。北风越刮越大,将两艘船只向提图岛刮来,西班牙大帆船发出的炮声也是越来越响,到后面,震得我耳膜都几乎破了。我也逐渐能够看到两艘帆船甲板上都有人影跑来跑去,操作风帆。本来明国福船的硬帆转动较容易,可以更加灵活地躲避西班牙大帆船的炮击,但明国福船的一根桅杆已经断了,如今只有挨打的份儿。西班牙大帆船越贴越近,用侧舷炮拼命射击,将明国福船打得千疮百孔,燃烧炮弹也让福船的甲板上和船体四周着起火来。我觉得,福船的整体结构已经遭到重创,西班牙大帆船再进行一轮炮击,就可以将对手击沉,或者彻底打碎。就在这时,只听“咔”的一声,从明国福船的底部传出。随即,是“吱吱嘎嘎”一声让人撕心裂肺的声音,有如地心深处魔鬼的哀嚎。我听得出,那是船底触礁的声音。提图岛四周都遍布礁石,明国福船在打击之下又失去了转向能力,触礁并不意外。西班牙大帆船本来一直与明国福船并排而行,但发现明国福船触礁,他们忽然意识到自己也处于危险之中。甲板上的人哇哇乱叫着,将风帆侧翼对准了风口,风帆两边的气压差使得西班牙大帆船逆风北行,虽然并非是向着正北前进。明国福船的机会就在这时候到了,这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机会。事后想来,或许触礁本身就是他们谋求这一机会的故意之举。明国福船由于船体结构的关系无法安装侧舷炮,只能在船头和船尾各安装一门大炮,而且难以转向,这也是明国船只面对西方战舰时最大的劣势。我曾经与荷兰东印度公司董事讨论过这个问题,结论是我们的战舰完全可以用侧舷炮轻易消灭来自明国的海上对手,前提是我们能够在短期内弥补数量上的极大劣势。但这艘明国福船的特殊性在于,他的尾部安装的不是前装式火炮,而是一种来自地狱的武器——希腊火。如同来自地狱的烈焰,一股巨大的火舌逆着北风从明国福船尾部喷射而出,瞬间覆盖了猝不及防的西班牙大帆船的尾部。木质战船最危险的敌人就是大火,刹那间,几十米长的西班牙大帆船上已经有一半着火了。即便隔了几百米,我也能听到西班牙大帆船上的船员爆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几个全身冒火的人影从遍布烈火的船板上跳入海中。船帆上的大火顺着北风呼呼作响,那个妖异的美人头颅,也被一片火焰吞没。过了一会儿,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团烈焰伴随着几个人的轮廓被冲上了半空——那是帆船中部的弹药库在烈焰的舔舐下爆炸了。这一声巨大的爆炸等于是在这艘帆船和帆船上所有人的棺材板上钉下了最后一颗钉子。在这之后,“嘎吱吱”的声音陆续传来,西班牙大帆船的龙骨被炸断或者变形了,有如人被抽去了脊梁,船的两端吃不住分量,各自下沉,火焰中的西班牙大帆船成为了两截。我目瞪口呆,倒不是因为西班牙大帆船的惨状,而是我从没料到,明国人会掌握这么古老而恐怖的武器。在8世纪穆斯林围攻君士坦丁堡的战役中,拜占庭帝国的海军在劣势下突然使用了“希腊火”,将黑色的火油点燃了喷射向敌人,一举扭转了战局。这种武器需要极高的制造技术和操作手法,因为拜占庭人其实就是希腊人,所以这种武器被称作“希腊火”。1453年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帝国攻陷,拜占庭帝国灭亡,希腊工匠们在穆罕默德二世下达的屠杀令中被消灭干净,自此之后这种武器的制造方法便湮灭于世了。没有想到,700多年后,我能够在遥远的南中国海再次看到这种传说中的武器。西班牙大帆船哀嚎着沉入了海底,它身上的火焰一度将已经晦暗的天空照得通红,有如在北面又出现了一团红日。但最终,这艘邪恶、下流的海盗之船消失在海面上。坂本一郎和他的手下同时欢呼起来,安提利斯的船只被消灭总是一件好事。我也大大松了一口气。但我的心很快就又被揪紧了,坂本一郎将目光投向已经触礁,正在缓缓倾斜的明国福船身上。他一边看着,一边用左手摸他左边眉毛下的那颗巨大的黑痣。每次他做这个动作,就说明他看中了什么东西,要开展他海盗的勾当了。“要不要上去看看有些什么便宜可捞?”显然,坂本一郎的手下对他十分了解,因此这样提议道。坂本一郎“嘿嘿”冷笑了两声,叫道:“小六、小八,你们在这儿看着这几头老牛和嫩羊,其余的,随我过去!我看这条船吃水蛮深,说不定有什么宝贝!老天不长眼,咱要发财只能靠拼命!”“老牛”说的是他们劫持而来,要卖到吕宋去当苦役的男性渔民;而“嫩羊”指的是那些被劫持来的女性,她们到了吕宋,将成为西班牙人的性奴。我本来不想跟着去,但坂本一郎一定要让我跟着。“这片海里到处都是红毛,比汉人都多,这船上说不定也有红毛,到时候得靠你帮我稳住他们。”“红毛”是他们明国人对我们欧洲人的称呼。我无奈之下答应,和坂本一郎以及他九个手下乘了四条原本属于那些渔民的渔船,划着桨向那艘明国福船而去。那艘明国福船已经完全失去了机动能力,静静地在那里,随着海水潮流的涨落一起一伏,并且逐渐向左倾斜——显然它是左侧触礁,海水正从那里不断地灌入。好在这艘船吃水较深,即便完全沉没船身的一半还是会露出水面。船的甲板上还有零星的火点,还能看到一些烧焦的尸骸——是船员的尸骸,还是被安提利斯海盗船当作炮弹发射上来的尸骸,这却分辨不清——的半截从甲板边沿垂挂下来。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那艘明国福船的下面,海盗们将飞虎爪扔了上去,抓住福船的船沿,然后一个个迅速蹿了上去。他们来的时候手上都拿着一把大刀,双手攀爬时把刀叼在嘴里。坂本一郎和往常一样,是第一个上去的。后面两个是他手下最得力的两个海盗——松本和菊池。他们上到福船的甲板上后,其他人也在陆续上去,最后一个人上去后,他们扔下一条麻绳,将我也吊了上去。身子还吊在半空里,我的鼻子里就传来一阵从甲板上飘来的、血腥和焦臭混合的味道,几乎让我作呕。只听上面坂本一郎在吩咐手下。“老规矩,精壮的绑起来做老牛。受了伤的一律不留活口。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老罗,你看,怎么都是小孩?”“妈了个巴子的,吕宋的红毛会出钱买烧焦的小孩吗?”坂本一郎的两个手下在问。“小孩当然不要,统统宰了!”我顿时觉得头皮炸了开来,一个个儿童惨遭海盗屠戮的场景开始在脑海中盘旋。我连忙抬头,对拉我上去的海盗大叫:“你们住手!让坂本一郎住手!”刚刚说到这里,却只听上面的海盗开始叫唤起来。“兔崽子咬我?”“啊!”“老子中飞镖了!”“是毒镖!”我听得出,上面一片大乱。正在拉我上去的那个海盗,对我叫道:“你自己也拽绳子啊!快点!”我一抬头,正想对那个海盗说些什么,可眼前的情景几乎吓得我魂飞魄散。那个海盗的脸的旁边,探出一个焦黑的脑袋。那个脑袋被火炙烤过的皮肤全是褶皱,就像一片片煤炭被覆盖到血肉上一样,一双血红的眼睛看下来,与我对视。这个脑袋的大小,分明就是个十岁不到的小孩,但血红眼睛里怨毒、凶悍的目光绝对不是天真无邪的儿童。那个海盗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这个怪物已经伸出黑乎乎的双手,一只搭在那个海盗左边的头颈处,另一只搭在他右边的脸庞。只听“咔”的一声,这个海盗的脑袋向左弯曲出一个极其夸张的角度。他的双眼刹那间瞪圆了,却失去了全部神采,然后身体一软,手一松,我重重地摔回了渔船上。这个怪物裂开嘴,露出惨白的牙齿对我笑了起来。这笑容太过恐怖,让我浑身颤抖。但很快,这笑容就凝结在他脸上,一柄雪亮的大刀从它背后劈了过来,从右肩劈入,从左肋劈出。这怪物的上半截身子从船沿上摔下,头朝下直接朝我砸了过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