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15章 魔潭

第15章 魔潭

3185 2015-12-25 00:00:00
  不久,在林木环绕间,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约有10平方米的湖水,四周被用铁丝网围了起来。  我想绕湖而行,却发现已经不可能——八个追兵已经呈一个半圆形将我围了起来,我被逼到了湖水旁的铁丝网边。  “投降吧!”  “我们知道有人在指点你逃跑的路线,所以用了信号干扰器,就是现在高考考场里经常用的那种,屏蔽了这里所有的手机信号。”  “说老实话,沈小姐到底怎么死的?”  眼见他们越逼越近,我情急之下跑到湖水旁边,开始爬湖边的铁丝网。  看见我似乎要爬上铁丝网跳湖,背后那些人同时大叫起来。  “你他妈不要命了吗!”  “别进去!快回来!”  “不回来我们就开枪了啊!”  “高压电网!当心触电啊!”  最后这句话说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我的双手已经碰上了铁丝网。但我发现铁丝网上并没有通电,心里大骂:“妈的,你们当老子是那么好糊弄的吗?”于是拼命地爬到铁丝网上,“哗”的一声跳入了湖中。  这湖水其实也不算很深,大概也就到我腰部这里,湖面距离岸边地面大概还有半米的样子。我跳进去后,起先没有站稳,身子横在水里呛了几口水,勉强站直身体后蹚水走了几步,回头一看,只见那八个追兵站在铁丝网外一两米的地方,紧紧盯着我,他们的电筒所射出的光线互相交错着,借着这些光线,我看到他们的眼睛里都流露出一种十分奇怪的神色,有些怜悯,又有些幸灾乐祸般的兴奋,好像是看着一头即将被屠宰的猪。  我这时才注意到,这片湖的湖水里似乎又一股子浓重的腥臭味儿。刚才急着逃跑,没有发现,此时大脑终于反应过来,想到刚才还喝了几口这种臭水,几乎作呕欲吐。  我心里有些发毛,于是向湖的另一边涉水而去。出人意料的是,那些追兵并没有追来,甚至也没有到湖的另一边堵截我,而是一个个都站在那里,枪口向下,朝着我发笑。有两个人还点起了烟,在那里似乎要看我的笑话。  忽然,我面前漂过一样东西,轮廓十分奇怪,等我忽然反应过来,这像是什么动物的一条腿时,几乎吓得瘫倒在水里。我加快脚步上了岸,几步走到铁丝网前,就准备攀铁丝网翻出围墙。  可我双手刚刚接触到铁丝网,一股电流就贯穿了我全身,我被弹出几米,“哗”的一声重新落回水里——幸亏电流不是很强,否则我肯定要死在这里。  我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大惑不解:刚才进来时怎么没有电流,现在有了?  只听背后一阵哄堂大笑。  “傻B,真是个傻B。”  “老李也够损的,肯定通过监视探头看到这小子正要进这鳄鱼潭,就把电源关掉,等他进去后再打开。”  “请君入瓮,瓮中捉鳖。这下可以看鳄鱼吃活人喽!”  我一听“鳄鱼潭”三个字,几乎晕厥过去,本能地端起了枪。  几乎与此同时,我察觉到原本平静的人工湖里,似乎起了水流的变化。  我立刻端起了枪,浑身开始不住地颤抖。  我在做那个有关“中国富翁的凶猛宠物”的专题报道时,知道有些富翁为了豢养鳄鱼,先是买了一大块地皮,然后挖好几个露天的鳄鱼潭,而且这些鳄鱼潭之间是用管道连通的,鳄鱼可以在几个鳄鱼潭之间来回穿梭,富翁还会建造一个主鳄鱼潭,这主鳄鱼潭一般是室内的,里面的温度、湿度以及其他环境条件和鳄鱼的原产地一模一样。鳄鱼平时在主鳄鱼潭生活,如果富翁要看它们血腥、刺激的猎食场面,就会用血腥气把它们引到露天的鳄鱼潭中,再投放活食。  没想到,白富美沈云杉更会玩,她把整座岛屿打造成了属于她自己的生态公园——电影里那个侏罗纪公园是假的,是富翁用来赚大钱的;这座缩小版的亚马逊公园是真的,是用来玩的——中国富人和外国富人的品味差距还是蛮大的。  正当我祈祷鳄鱼还在主鳄鱼潭里睡觉时,黑暗中人工湖的湖面上,出现了一个怪异的轮廓——长长的、扁扁的,只是到了一头忽然隆起——那是凯门鳄的眼睛。  我立刻端起枪,朝着它射击。  M3冲锋枪在黑暗中射出了火舌。  可情急之下前几发子弹根本不知道打到了那里,随即任凭我如何扣动扳机,M3冲锋枪就是再也不能击发了。  弹药碰到水,自然变成了哑弹。  这样一来,我先前打出去的那几颗子弹,等于是给凯门鳄指出了方向,黑暗中,我看到那个怪异的轮廓转过来,两个突起处下面的眼睛直勾勾、恶狠狠盯着我,它迅速游进,嘴巴也逐渐张开,露出锯齿一般的一排牙齿——另一排牙齿则隐藏在水下。  那八个追兵的嬉笑声也结束了,我看到,他们一个个看着我这里,似乎连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就好像在古罗马竞技场里,猛兽冲向角斗士的那一刹那,观众们全都会屏气凝神一样。只不过,我不是角斗士,连最后挣扎的力气都不会有,但鲜血奔涌,染红鳄鱼潭的场面,想来也足够刺激。  我准备绝望地与鳄鱼搏斗了。  就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我的耳膜几乎被震破,随即无数泥土、碎石、树枝迸向这里,落入鳄鱼潭之中。现场顿时一片狼藉。  我一开始和所有人、包括那只凯门鳄一样,都蒙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有个人似乎冲到鳄鱼潭里,一把拉着我就往鳄鱼潭的左边跑去。等到了鳄鱼潭边,我这才发现,这里原先两人多高的高压铁丝网,被炸出一个巨大的豁口。  C4炸药的杰作!《使命召唤》、《现代战争》等热门射击游戏里经常看到的场景,居然在现实中被我领教了。  那个人拉着我的手往前跑了十几米,刚才追击我的那八个追兵才反应过来,狂呼呐喊着追了上来。此刻我定了定神,看清拉着我跑的人穿着一身绿色迷彩服,似乎身形不高,且比较瘦削。这个身影似乎有点眼熟,但我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人跑起来健步如飞,而且手臂上的力道奇大无比。以我的体力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才跑了几百米,就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那人大声说了一句:“大厌头!”(我不懂这三个字什么意思,但从口气判断,应该是骂我“没用”)回过头来,我这才看清了他的面貌——十三四岁样子,卷发、厚唇、龅牙、高颧骨,长得有几分猥琐,不过眼睛很灵动,看得出是个很机灵的人。  这个管我叫“大厌头”的小孩,随即居然把我一把揪起来,背在了背上,继续健步如飞地狂奔——他浑身的肌肉似乎并不十分扎眼,但这份力气着实令我汗颜。  后面追兵脚步甚急切,子弹也不时从我和那个迷彩服少年的身边呼啸而过。这少年虽然体力惊人,但毕竟背了我这么个微胖界中的翘楚,脚步被拖累了不少,因此我能听得出,背后追兵的脚步正在不断地逼近。  就在这时,忽然间我只觉得眼前一亮,少年已经背着我出了林子,眼前是一片海边的开阔地。  迷彩服少年背着我出了林子后才5秒钟,身后那些追兵也出了林子。我回头一看,顿时暗道不妙——因为这些追兵索性也不追了,一个个站在原地举枪就准备对着我们射击——毕竟在开阔地上射杀猎物比在树林里要简单很多。  这八个追兵还没来得急扣动扳机,从海上方向却率先传来了“堂堂堂”刺耳的枪声。空中划过的弹道如同流星一般直刺向那八个追兵。追兵门猝不及防,顿时有三人中弹倒下。剩下的全都退回树林,找地方把自己隐蔽起来,然后开枪还击。  我回头一看,这才看到海边一个简易码头处停了一艘蓝白色的小艇。这是一种在近海常见的柴油动力小艇,外形结构简单——三角形的前甲板,艇舱里大概能坐五到六个人,一般是用来游览观光及执法之用。此刻,这艘小艇的前三角形甲板上站了两个人,都穿着迷彩服,其中一个居然就是伊登,另一个也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也是黝黑的脸庞,十分瘦削,头上缠着红色的带子,带子的尾端随风飘扬。伊登和这个“红带子”站在那里,各拿着一把黑色的、样子有些像AK-47的突击步枪对着岸上那八个追兵狂扫一气。  他们这阵狂扫,为迷彩服少年赢得了时间。他几个健步,如同猿猴一样就跑过了大概150米的距离,到了小艇旁,一个健步就窜上了小艇。整艘小艇的前部一下子多了两个人的分量,顿时就是一摇。  “伊登,我来了。”迷彩服少年对着伊登一笑。  伊登却一皱眉:“臭死了,滚后面去!”迷彩服少年立刻把我放在甲板上,然后和我一起钻到了艇舱内的最尾部。随即伊登也钻了进来,坐到了驾驶座位上。  可她刚刚坐定,忽然只听一声惨叫,那个“红带子”在前甲板上捂着胸口就栽入了海水之中。我在艇舱尾部,看不到“红带子”怎么样了,但借着小艇上的灯光,我能看到的是,灰黑色的海水中涌起了大量红色。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