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第18章 海狗?海狼?

第18章 海狗?海狼?

3463 2015-12-25 00:00:00
  通过这件事,我对伊登这伙人的背景也产生了很大的疑问,越发觉得这些人来历不简单:AK-12是大名鼎鼎的AK-47的娘家——卡拉什尼科夫公司生产的第五代AK步枪,功能自然是极牛的,更关键的是,AK-12绝对不是国际军火市场,或者说南亚、东南亚军火黑市上随便就能买到的武器。事实上AK-12曾经被俄罗斯作为新一代步兵的主力装备,但后来因为造价太高被放弃,俄罗斯转而将其作为联邦国家安全局,也就是大名鼎鼎的FSB特种部队的制式武器。伊登这伙人拥有这样的装备,他们的背景之深,之诡异可想而知。  而且,我一点破这是AK-12,“大狙”立刻就动手要灭我的口,连伊登在一开始也没有阻止,好像是故意让“大狙”教训我一下,让我不要大嘴巴。由此可见,这些人不但背景深,而且十分忌惮暴露自己的背静。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在南沙劫持渔船威胁我的人,无疑是一群海盗。对!他们肯定是一伙海盗,而且属于海盗中的执行部门,他们是“海狗”,或者说“海狼”。  海盗一直是个热门词汇,当初《加勒比海盗》上映时,杂志主编让我做一个有关现代海盗与古代海盗有些什么区别的专题。我搜索了大量资料,还采访了一些海事专家,大致知道,现代海盗和古代海盗最大的区别,不仅仅在于装备上的更新换代,其组织结构也出现了巨大变异。现代海盗,尤其是东南亚、马六甲一带的海盗,冲在最前面打打杀杀、看似威风的海盗,往往是最底层、最苦逼的打手。他们有一整个集团负责整条“产业链”的运作,负责搜集情报的,是潜伏在各个港口的“斥候”,这些人有的甚至就是港口工作人员,为海盗做眼线是他们的“兼职”,只不过“兼职”的收入是他们工资的好几倍,甚至好几十倍;对搜集来的情报进行分析整理,并确定行动目标的,是海盗行话里所谓的“神经元”,这群人往往是退役的各国情报官员或者海事专家,对哪些船的价值高,哪些船容易下手、哪些船得手后容易销赃十分地有经验;确定目标后,就轮到行话里所谓的“海狗”干活了,“海狗”的活计,就是冲上目标船只杀人越货,也有些海事专家以及熟悉海盗的记者将之称作“海狼”;“海狗”得手后,将船带到指定的隐蔽港口,由所谓的“海蚂蚁”负责处理船只,也就是将整艘船以及船上的货物打扮一新,分装零拆,准备出卖;最后,再由所谓的“美人鱼”,其实就是一群打扮入时,对付男人很有一套的美女商务在全球各处寻找买家,完成最后的出售环节。  而在为这一系列罪恶产业链提供资金的,往往是一些各国的上层人物。他们表面上西装革履,从事正当生意,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是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常客,但其实都干着血腥的买卖,不但资金雄厚,而且手眼通天,连急需竞选资金的政客都有求于他们。他们负责为整条产业链上的所有人支付工资或奖金,并且提供必要的装备。  对于这种人而言,搞到什么装备都不会很难。如果他们愿意花点心思,美军海豹突击队的制式装备也不是不可能拿到。  如今我所看到的,从伊登,到那个“中指猩魔”,到这个“大狙”,应该都是“海狗”。东南亚、南亚以及非洲一些长期战乱的地区,招募未成年人加入暴力组织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无论是索马里海盗、马六甲海盗还是南海海盗中,出现“娃娃兵”的事情近几年新闻媒体上屡有报道。  只是我没有想到,伊登这一整伙“海狗”有可能全都是娃娃兵。  想到这里,我甚至开始有点可怜他们了。眼前出现了一副这些人的父母死于战乱,他们被恶魔招募,也成为恶魔一份子的场景。对了,后面的情节肯定是他们知道他们的父母就是被自己的大老板所杀,然后奋起反抗,揭露大老板真面目,然后一窝蜂杀向大老板在某地的地下堡垒,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后,把大老板干掉,于是结局圆满!  这不是好莱坞的经典桥段吗?  我正摇着头出神,猛地被人恶狠狠扇了一耳光:“大厌头,想森么呢(想什么呢)!尊卑!(想什么呢!准备!)”  说完这句话,他猛地打开右边的窗户,把手上的AK-12的枪口伸了出去,略一瞄准立刻击发。只听“堂堂堂”的几声,只见远处正在迅速接近的那群摩托艇中,有一艘的骑乘者脖子处炸开一朵血花,顿时栽倒到海水里。他的摩托艇也翻了。  “Yes!”“大狙”兴奋地大叫了一声,就好像运动员在赛场上打出一个关键好球一般。  随即,“大狙”又接连击发,几乎弹无虚发。应该承认的是,一方面“大狙”的枪法的确厉害,另一方面AK-12可以单手操作,又无需拉枪栓,这也使得一条胳膊已经受伤的“大狙”能够有所发挥。而那群“摩托艇”驾驶者,单手操作M3,射击精度自然要打一个大大的折扣。  我见状,也拿起AK-12对左边窗外的摩托艇群射击,但一顿狂扫后,枪支的后坐力把我的肩膀和虎口震得生疼,却没有命中一个目标。眼见左边的摩托艇群肆无忌惮地越逼越近,“大狙”不耐烦地把我推开,自己过来射击。这边的摩托艇群逼近的势头略减,他又不得不到另一边去照顾另一边正在疯狂接近的敌人。  敌人毕竟人多,“大狙”开始忙不过来了。敌人却越来越近。“大狙”叫道:“海马这自粗声(这只畜生)怎么还不来?不思索好了(不是说好了)他接应的吗?”  我看到前面的伊登开始单手拨打手机电话,过了一会儿,电话接通,她说道:“海马,你在哪里……我不管你,人都在你这里,说好是你在外围接应的。1分钟之内出现!”  “大狙”冷笑道:“伊登,不是我索(说)他坏话,海马有二心啊,他一直想自己做老大!”  伊登沉默片刻,嘀咕了一句:“现在给老周打电话,让他做掉海马!”  我心里一惊,瞧这架势这伙海盗内部的矛盾非只一日,今天乘这个机会要总爆发一次。  眼看伊登拿起电话准备拨打,就在这时,左边的那群摩托艇后面突然传来一阵枪声,许多摩托艇上的骑乘者猝不及防,纷纷栽入水中。剩下的也都开始匆忙调转方向,向后迎击。距离较远,而且毕竟是夜里,因此我看不清摩托艇群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应该是伊登和“大狙”口中的“海马”向我们的追兵发难了。  只听“大狙”骂道:“他妈的,早就跟在他们后面,就是不动手!现在被逼得紧了才发难!”无论“大狙”有何不满,但至少小艇左翼的压力减轻了,使他可以专心对付右翼的追兵。此时伊登驾驶着小艇在海上高速狂奔,对方追击的小艇分左右两翼,斜向靠近。摩托艇小巧,速度极高,但走的是斜线,小艇速度较慢,但走的是直线,因此对方一时之间还追不上来。加上“大狙”的枪法,以及那个海马领人捣乱,局势呈现胶着状态。  “大狙”一边射击,一边大骂:“他妈的海马有没有认真打?他手下那么多人怎么到现在还靠不过来?”  伊登又开始拿出电话来拨打了。  “老周,你听我说,你给我干掉海马……对!你没听错,干掉他后你接过他的指挥权……你照做,我和‘大狙’已经撑不住了!”  说到这里,我猛地听到伊登的电话听筒里清晰地传来两声枪响,以及一声惨叫。  “啪!啪!”“啊!”  “老周,老周!”伊登对着电话大喊了两声,语调中竟然有些颤抖。  随即,电话听筒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大笑声。  “海马?你把老周干掉了……你好样的!”伊登挂断电话,把手机重重摔在地上。  就在这时,只听“咚”的一声巨响,小艇向右侧猛地一冲。小艇里三个人顿时七倒八歪,我头部撞在左侧舱壁上,几乎晕了过去。  随即我发现,一个巨大的阴影已经将这艘小艇笼罩了起来。  是那艘私人游艇——“征服号”。就在伊登忙着“清理门户”时,这艘私人游艇从旁边一块礁石后面转了出来,从侧翼恶狠狠地撞了小艇一下。  我能够看到,“征服号”的甲板上,头上缠着白布的“格瓦拉”正恶狠狠地盯着我看,随即他举起了手上的M3冲锋枪,对着小艇就是一个点射。  就在“格瓦拉”扣动扳机的同时,伊登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将小艇重新启动起来,如箭一般窜了出去。因此“格瓦拉”的这一轮点射没有伤到小艇上的任何人。  但“征服号”很快就跟了上来,这艘私人游艇上连同“格瓦拉”在内,有六、七个人,他们一边射击,一边兴奋地叫着,同时“征服号”还时不时追上来试图再度撞击小艇。伊登驾驶小艇的技术也的确了得,左躲右晃,就是没让“征服号”再次撞到小艇。但小艇的动作非常剧烈,我和“大狙”就好像被装进瓶子里、然后瓶子被拼命摇晃的臭虫那样,苦不堪言。  从后面看过去,伊登已经是满脸大汗——她似乎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就在这时,“大狙”的手机想了起来。他立刻接通,说道:“你们他妈的……什么?……好!那就好!靠你们了……”他挂掉电话,对伊登说:“海马杀了老邹(老周),他搜下(手下)有些人自导(知道)他要造反,不愿意跟着。这些人要放啤酒桶来救我们。”  伊登回头看了“大狙”一眼,目光里竟然有惊喜之意:“让他们快点!”  啤酒桶?这当口啤酒桶管什么用?临死前喝两瓶?我起先是很觉得纳闷,但随即猛地一个念头闪过。  不会吧?他们连这个都有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