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海盗鬼皮书  >  楔子 (4)两口棺材!

楔子 (4)两口棺材!

3440 2018-07-10 16:14:41
  在进一步的仔细观察后,我忽然得出了一个让自己也十分惊骇的结论:这或许是两口棺材!  的确,那巨大的船舱里,的确足可以躺下一个人。而且箱子顶板各自的四条边上,都有许多金属环,与顶板相接的四块板的上沿,也有许多金属环,这些金属环两两对应,用一种奇怪的、我从未见过的锁锁住了,从而将顶板牢牢扣在箱子上。除了棺材,什么东西还会有这样的设计?  但棺材里躺的究竟是谁?船形棺材,哪个种族的人会具有如此的创造力?  我还想看得仔细些,坂本一郎却已经开始大声呼喝,让海盗们把这两口棺材给带回去——这些海盗也认定,这是两口棺材。坂本一郎十分兴奋地告诉我,这艘明国福船的船底还有许多这样的黄金棺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仅仅打造这些棺材的黄金,就已经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惜他人手不够,回到位于松浦津的老巢后,他会带更多的人来这里,将剩下的黄金棺材也带走。  海盗们七手八脚把沉重至极的黄金棺材运到八幡船上,每口黄金棺材都要同时用三、四艘渔船才能运载,因此一直忙碌了三个小时,在深夜才算忙完。坂本一郎看着这两个黄金棺材,兴奋得右眼的伤口里又迸出血来。他索性自己将飞镖拔了出来,扔在地上,一边捂着出血的伤口,一边继续高声指挥手下的海盗们忙碌。  我却看到,那只扔在地下的飞镖上,似乎有一种绿色的虫子蠕动,这情景让我打了个冷战。我小心翼翼地弯下腰,想把飞镖捡起来仔细观看,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海浪打来,八幡船甲板上一阵剧烈的摇晃,所有还在甲板上的海盗一个个全都东倒西歪。而那枚飞镖本来就在船的边沿,随着甲板的这一抖动,就从船沿的缝隙中,掉落到了海里。  坂本一郎指挥着八幡船,运载着两口黄金棺材和十余名劫掠来的渔民,离开了提图岛。他们的目标,是西班牙人在吕宋岛上修建的马尼拉城。在那里,他可以将劫来的奴隶,以及黄金箱棺材都换成金条或者金币。这个疯子丢了一只眼睛,却因为得到了许多黄金而兴奋莫名,居然整晚整晚不睡觉,一边喝酒一边疯狂地在甲板上狂呼呐喊,还无休止地蹂躏那些被他劫持来的女性渔民。我很快就知道,他这种表现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其性格中的彪悍和贪婪,另一方面更因为他的大脑已经受了重创。  但不幸的是,从提图岛离开后的第二天,我们就遇上了海上的风暴。狂风骤雨让我们在海上耽搁了整整十几天,之后又不得不在斯普拉特利海域的另一些岛礁上补充补给。这样一来,在海上接连两个多月,都还没能看到吕宋的影子。坂本一郎却是越来越沉寂,到后来,他要么喝酒,要么去侮辱那些渔民,要么就是站在甲板上呆呆看着前方。其他海盗也一个个话越来越少,只知道根据坂本一郎的吩咐闷头干活——奇怪的气氛正在八幡船上蔓延。  这天夜里,我在船舱里睡不着,于是走到甲板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不出所料,除了负责操作风帆的海盗,坂本一郎仍然站在船尾,手上拿着酒瓶。但今天的他只是站在那里,背对着我,向着船后面的大海怔怔地看着。  我顺着坂本一郎的目光看去,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同飘动的丝布的海面上,却看不到任何东西。我好奇地问:“坂本船长,你在看什么?”  坂本一郎说:“鬼船又要来了!它不会放过我们的!”  这番话让我吓了一大跳。倒不是因为话的内容,而是坂本一郎的嗓音十分怪异,十分尖利,竟然有些类似婴儿的啼哭。  “坂本船长,你还好吗?有什么不舒服?”我关切地问。  坂本一郎猛地伸手往船后的一个方向一指,尖声道:“就在那里!就在那里!准备接战,准备接战!”  我看他似乎有些不太正常,就走到他身旁,侧头向他看去。而他也正好侧头向我看来,于是我看清楚了他的整个脸部,起先我对他脸上的一个变化觉得有些疑惑,当我明白这个变化到底是什么时,立刻吓得大叫一声,向后退去,脚下一个趔趄就跌坐在地。  坂本一郎的脸色十分苍白,几乎没有了半分血色。但这还不是最吓人的。他几天前被飞镖射瞎的右眼眼窝里,此刻正射出冷森森的红色幽光。我起先是大为疑惑,莫非明国人有什么药物涂抹在伤口上进行治疗时会发光,此刻被他涂抹在了眼上的伤口里?可我很快就看清,坂本一郎的右眼眼窝里,其实是出现了一只新的眼睛。黑色眼珠,红色眼白,和那艘明国福船上的小绿人——或者说是“龙牙武士”的眼睛是一模一样的,连那种怨毒、凶悍的眼神都没有区别。若说区别,就是这只眼睛和猫眼一样,能够在黑夜中发出光芒。而前几天碰到的那些小绿人,因为是在白天,它们的眼睛还没有机会表明是否具有这种特质。与此同时,坂本一郎的左眼,却还是正常的。  坂本一郎大笑起来,这笑声就好像金属的摩擦一样刺耳。他说道:“小红毛,你很害怕我吗?我有什么可怕的?你站起来!”一边说,一边靠上前来。  我迅速站了起来,跑到一个正在操作风帆的海盗跟前,大叫:“你们……你们坂本船长疯了……”那个海盗看着我的眼神十分怪异,但很快,他的两只眼球就开始臌胀,随即爆裂开来,血水和组织液喷了我一脸。我惊骇地看到,眼球爆裂的两只眼窝中,又长出两只红色的、发出幽光的眼睛。  眼球臌胀、爆裂时,这个海盗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咕哝,但很快就变成兴奋的狂笑。  我连忙后退,甲板上四个海盗都在向我靠拢。他们的双眼都已经爆裂,血水顺着鼻梁两侧和眼眶向下流淌,但眼窝中又长出新的眼睛——红色的“猫眼”。坂本一郎先前残留的一只正常的眼睛,这时候也已经爆裂、换上了红色“猫眼”。  我连滚带爬,到了楼梯旁边,发疯般爬上了八幡船的作战平台——这里是整艘船甲板上最高处,海盗船与敌人远战时,海盗可以在这里向敌人放箭;近身肉搏时,从这儿抓住风帆上垂下的绳子,可以荡到敌船的甲板之上。  那四个海盗也跟了上来,把我围在中央,狞笑着缓缓缩小包围圈。  就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从八幡船左舷外的海面上传来。随即是一阵尖利的呼啸声,迅速逼近。  这是炮弹划破空气的声音。  只听“哗”的一声巨响,实心炮弹击中了左侧船舷,随即又是一连串的巨大响声,炮弹在甲板右侧击出一个大洞。  我愣了一愣:炮弹的弹道要么是抛物线,由上至下打击敌船;要么是比较笔直的曲线,贯穿敌船船体。可是这颗炮弹的弹道怎么似乎是由下而上的斜线?  于是,我不由得把头扭向左侧船舷外的海面,然后张大了嘴巴,看到一幅令我终身难忘的场景。  一艘西班牙大帆船正从海中浮上水面。它原本不但是在海中,而且是横着的,一边上浮,一边竖起。刚才还没完全浮到海面上,还没完全竖起,就打开了船舷上的炮门,开始发炮。  甲板上和船舷上的伤痕证明,这艘船似乎就是几天前被那艘明国福船用“希腊火”烧沉的西班牙大帆船——此刻,这艘“魔鬼之船”居然复活了!  船帆上的诡异美女图像格外显眼,刚刚从海水中浮起的西班牙大帆船船身还在淌水,但它的炮门已经全部打开,六、七枚炮弹射了过来,打进八幡船的船体,有两枚链弹射入甲板上的船楼,每颗链弹有两个实心铜球组成,在空中高速旋转后打入任何物体,都能在物体上打出比单颗实心炮弹大数倍的洞来。作战平台下船楼四根支撑柱的两根立刻被打断,船楼开始倾斜,我还有另外四个怪物全部从作战平台上摔了下来,其中一个海盗直接摔进了海中,还有几个同我一道都重重摔在甲板上。  西班牙大帆船的炮击依然在继续,我都不知道他们明明是从海水中浮起,为什么刚才在海水中时火药没有失效。但我根本无暇考虑这些,此刻我想的,只是摆脱剩下那三个海盗魔鬼的纠缠。  我从甲板上站了起来,却看见坂本一郎在我跟前也缓缓站了起来。他站起来的过程中,我总觉得很不对劲,觉得他的姿势似乎有不对头的地方,好像是有点头重脚轻,等他站起来时,我看到他整个人形的轮廓,吓得几乎一跤摔倒,滑进海里。  坂本一郎的头颅,不知被什么东西——我猜想是炮弹激起的木片——给劈开了,好像一个西瓜被当头一刀,顿时不对称、不均匀地分成了左右两半,这两半都垂在他肩膀上。而两半头颅的正中,也就是原来头颅所在的位置,是一颗较小的头颅。此刻坂本一郎的全身都被尚未倒塌的船楼的阴影遮住,因此看不到这颗小脑袋的脸上是什么样子。但这颗怪异头颅眼睛的部位,正射出两团红光。  在这颗小脑袋的指挥下,坂本一郎的身子歪歪扭扭、极不自然地向前走了几步,暴露在月光之下。我这才惊恐地看清了这颗头颅,那形状非常怪异,不单单是小,而且皱纹极多,眼睛很大,皮肤泛着绿色,最为恐怖的,是它没有鼻子——这分明就是在提图岛上搁浅的那艘明国福船上的那些小绿人。  面前这个小绿人——或者说,是坂本一郎和小绿人合体的怪物,朝我咧嘴笑了笑,又继续一步步逼近。另外一个海盗也从斜前方逼了过来。还好,这个海盗还是老样子,没有变成坂本一郎现在的样子,只是双目依旧泛着红光。  我一步步向着通往甲板下面的楼梯口退去,退了几步,略一回头,只见第三个海盗正把守在通往楼梯口的方向——我又一次被包围了。
旋翼之刃 旋翼之刃
  在进一步的仔细观察后,我忽然得出了一个让自己也......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