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二十六章 有所怀疑

第二十六章 有所怀疑

3850 2015-12-01 00:00:00
  慕容昭一上来,便将手搭在沈天歌的肩上,满脸的笑容,浑然不觉这举动有多么的不合时宜。  “嗯,是有段时间没见了。”  那天赌场别过之后,沈天歌就再也没见过慕容昭,说起来,还真挺想他的。  相比较慕容九的冰冷,慕容祈的阴险,慕容昭显然是个奇葩,没什么心思,大大咧咧的,倒挺合沈天歌的心意,更重要的,还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赌。  “明天有空不,我手有些痒,不如我们去过过手瘾?你那还有好几种的赌具,我还没玩过呢?”  将之前过来看到的那和谐美好的一幕从脑海中摒弃,慕容昭大咧咧的坐在沈天歌的旁边,也不避讳,径自拿了碗筷,边吃边发出邀请,全然将一边的慕容九当成了空气。  “又想当散财童子啊?”  慕容昭不提还好,这一提起来,沈天歌也不禁被勾起了念头,心痒难耐,搓了搓手,挑眉笑道。  “这可不一定哦。”  虽说在沈天歌的面前想赢挺难的,但也不是不可能,上一次不就如此吗?  慕容昭本就爱赌,且也精于赌术,若不是遇上沈天歌这么个克星,他在赌场上也是春风得意的,不过,跟沈天歌交手这么多次,他也真心被沈天歌那手出神入化的赌术所折服。  “那好,明天第一赌坊见。”  一手拍在慕容昭的肩头,沈天歌同意了他的邀请,漆黑的眼眸里流露出缕缕精芒。  她是个爱记仇视财如命的人,上一次,在慕容九的掺和下,害她输了一大票的银子给两人,她心有不甘,那时她就想着,什么时候从慕容昭手里把钱赢回来,可谁知,这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就在沈天歌想着明天要怎么大赢特赢慕容昭的时候,忽然,腰间一紧,顿时将她从臆想中抽离出来,低头瞅了瞅腰间的手,不禁脸一黑,瞪向一旁被冷落许久的慕容九。  “女人,你很高兴?”  每次见到慕容昭,她总会满脸笑容,说话举止也从不避嫌,这让慕容九的心里很不舒服。  沈天歌对他,从来没一个好脸色不说,还时常顶撞他,挑战他的底线,甚至,朝他出手也偶有发生,这两者的待遇,完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才是她的夫君,这个世上除却父母之外,与她最亲近的人,可本该属于他的福利,他还没享受到,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却已经先他一步体会到了,慕容九就是再好的脾气,也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是挺高兴的。”  让沈如月在众人面前丢了脸,让慕容祈那个恶心的男人在朝臣面前抬不起头,再加上明天就可以从慕容昭身上,将不久前的银子赢回来,沈天歌觉得世上没有比这个更高兴的事情了。  殊不知,她这样的反应,看在慕容九的眼里,就是一副活生生想要脱离他奔向其他男人怀抱的画面,不禁微眯了眼眸,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不许去。”  毫不客气的将沈天歌拽到怀中,慕容九冷冰冰的吐出三个字。  “凭什么?”  她又没有卖身给慕容九,凭什么限制她的自由?  沈天歌原本带笑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挣扎着脱离慕容九的怀抱,恶狠狠地瞪着慕容九,大有不说出个所以然来绝不罢休之意。  “没有本王的准许,你休想离开王府一步。”  强硬的拽着沈天歌离开了宴席,一路返回九王爷府,慕容九始终未说一句话,沈天歌因为他突如其来的暴行有些震惊,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好不容易回到了王府,还没等她开口,又被慕容九抢先一步,正欲跟他理论,谁知对方压根不给她这个机会,一甩袖,就朝着书房走去,顿时气得她跳脚,恨不得暴揍慕容九一顿。  “喂,阿九啊。”  不知从哪个地方钻出来的司徒南,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禁有些愕然,随即无语的摇了摇头,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案发现场,再出现时,已经身在慕容九的书房里。  “有事?”  剑眉轻挑,慕容九难得有些烦躁,脑子里反复出现一些画面,以前他不在意,现在却像根针一样,刺得他难受不已。  “这女人嘛,得哄得学会示弱。”  完全不介意慕容九的态度恶劣,司徒南径自走到桌边,为自己倒了杯茶,轻抿了一口,也不拐弯抹角,直切主题的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  思维跳跃的有点儿快,慕容九难得一次跟不上好友的节奏,不解的问道。  “如果你真喜欢人家,就不要老是摆着一副臭脸,冷冰冰的,谁爱看啊?还有,她又不是你的属下,老是强硬的要求人家这要人家那的,再好脾气的人也得被你吓跑了,更何况,你那位本也不是什么温文尔雅的人。”  搁下手里的杯子,司徒南静静的看了慕容九一眼,这才叹了口气,悠悠的开口解释起来:“她是个强势的女人,你也是个不轻易服输的人,你们两个在一起,可不就得闹个鸡飞狗跳的嘛,那多伤和气啊,所以,你在她面前,偶尔也得装装样子,示个软什么的,满足一下她那膨胀的心,这才能和谐共处。”  “你让本王服软?”  微蹙了一下眉头,慕容九听出来了。可他身为王爷,从来都是别人讨好他,对他百依百顺的,何曾讨好过别人?  这可真是强人所难了。  再说了,沈天歌那个女人,真会因为他的示弱而改变对他的态度吗?  慕容九表示严重的怀疑,可司徒南既然这样说了,定然是他看出了什么,否则,他不会无凭无据的说出这些话来的,但要他在沈天歌面前示弱……慕容九表示压力很大。  “面子重要,还是女人重要?”  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司徒南挑眉哼道:“算了,要你堂堂王爷做这种事,是有些强人所难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若不是看出他是真的对人家动了心思,他才不做这么鸡婆的事,在这里多嘴多舌呢。  “嗯哼。”  一扫之前的阴霾,慕容九含笑的看了司徒南一眼,倒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反而岔开了话题,“上次让你调查的事,怎么样了?”  “自然办妥了。”  也看不出慕容九到底听没听进去他的话,但这已经不是他所能插手的事情了,见慕容九问起了正事,他也就很自然的接了下去,好似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直到天黑才分开……  三王爷府。  本应是美好的洞房花烛夜的房间里,此刻分外的阴沉,压得人踹不过气来。  “你怎么回事啊?”  慕容祈冷着一张脸,没好气的质问着沈如月,不见一丝的温柔。  “臣妾……臣妾也不知啊。”  这喜服本是请的手艺最精湛的人所做,理应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今天……沈如月一想到在那么多人面前衣不遮体,白白让人看了便宜不说,还丢了她与三王爷的颜面,就倍感委屈,眼睛隐隐泛起晶莹。  “你可曾仔细检查过?”  见她这般委屈的模样,慕容祈的心忍不住柔软了一些,连带着说话的口气也温柔了起来,不似之前那么冰冷。  “自然检查过了,只是……”  莫名的,脑海中闪过前两日沈天歌出现在丞相府的画面,沈如月的脸色变了数变,秀美的柳眉不自觉的轻蹙了一下。  “只是什么?”  一直盯着沈如月瞧的慕容祈自然注意到了她的神情变化,不禁开口追问道。  “前两日,沈天歌由九王爷作陪,回了一趟丞相府。”  迟疑了片刻,沈如月这才抬眸迎视慕容祈,缓缓的开口说道:“臣妾正准备出门走走,恰好碰到她回房,叙谈了两句,也就分开了。”  “沈天歌?”  慕容祈微眯了双眼,浑身散发出慑人的寒气,冷冷说道:“肯定是她。”  自从那日落水被救后,沈天歌就好似变了个人一样,不仅对他全无爱意,还对她大打出手,甚至,在他再次想要算计她的时候,竟然那么直白的说出那番话。  他看得出来,在做那些的时候,沈天歌并不是演戏,可要他接受一个人可以变化如此之大,慕容祈自认还做不到,但偏偏他又找不出个合理解释。  或许,正因为有太多不合理的东西交织在一起了,所以,在听到沈如月的话后,他几乎没怎么思考,就断然做出了判断。  “王爷的意思是……”  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沈如月本也只是有那么一个猜测,并不敢肯定,可见慕容祈说得如此笃定,心莫名的闪过一抹说不清的感觉,不禁轻蹙了一下眉头。  “不会的,九王妃不会这么对我的,我们可是亲姐妹啊。”  话虽这样说,但其实这已经表明了沈如月也赞同慕容祈的说法,只不过,她不能表现的太明显,给慕容祈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行了,早点儿睡吧,这事本王自会处理,你就不要再操心了。”  摆摆手,慕容祈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缕暗芒,稍纵即逝。  “王爷不……留下来吗?”  娇美的脸上闪过一抹羞涩,沈如月可没忘了,今晚可是她的大喜之日啊,虽不尽人意,但怎么说也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岂能没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自然是……陪你。”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