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十二章 不醉不归

第十二章 不醉不归

2615 2015-12-01 00:00:00
  话语方落,一道黑色身影缓步走出人群,迎着众人惊诧的目光,一步步走向沈天歌,毒蛇般的目光紧紧凝在沈天歌脸上,阴阴地笑道:“小子,好赌技,不过也仅仅是对于这群废物而言。对本公子而言,你太弱了。”  听着来人尖锐刺耳的话语,沈天歌也不是个吃得亏的:“好个自命不凡的伪小人,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下第一贱。”  “呵呵,好张伶牙俐齿的巧嘴,本公子不与你在这浪费口舌,敢不敢和本公子赌一把?”来人几近挑衅地问道。  “呵呵,就怕阁下赌不起。”沈天歌一脸无害地笑道。  “哈哈,这话恐怕是本公子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普天之下,如果连本公子都赌不起,那还有谁能赌得起。”来人一脸张狂地笑道,平淡无奇的脸上拢着一层傲然之色。  沈天歌突然莫测地眯起眸子,笑道:“既然如此,那本大爷便与你一把定输赢。”手指着面前堆成山的银两,道:“如果我输了,这些都是你的,但如果你输了,你又能拿出什么呢?”  来人倏然自袖中拿出五颗碧光莹莹的珠子,放在桌上,对沈天歌道:“这几颗南海鲛珠如何?”  沈天歌不知道南海鲛珠的价值,可现场还是有行家的,一见那珠子人群中顿时沸腾了起来。那原本在等候区的华服公子不知何时走到场中,眯眼打量着桌上的珠子,眼底隐然掠过一抹异样之色。  华服公子打量了那珠子片刻后,突然抬眼看向沈天歌,不断对她使眼色,沈天歌接收到华服公子的眼色后,顿时知晓这几颗珠子看来很不简单。  对华服公子投去感激一笑,沈天歌随即一脸勉为其难地道:“虽然只是几颗破珠子,但若用来送女孩子,应该还是可以的。”此言一出,场中众人皆是一副你太无耻了的愤然表情,那可是多少人渴之而不可得的天下至宝啊,怎就被她说成是几颗破珠子呢。  “呵呵,待你有本事将这几颗珠子赢回去再说。”来人阴阴地说道。  “好,你先来,一局定输赢。”沈天歌当下也没心思和这个阴阳怪气的家伙浪费时间。  来人也不客气,大袖一扫,手上骰宝顿时摇得虚影飘飘。  此刻,正对着赌王大赛的一间酒楼内,轩窗洞开,两位锦袍男子正临窗对饮,视线虚虚地投在远处正在摇骰子的黑衣人身上,其中一人薄唇微勾,笑道:“司徒,这次可别再让他给逃了。”  “呵呵,他这次插翅难逃。”司徒南一脸自信地说道。  “如此便好。”慕容九慢条斯理地执壶为自己倒了杯茶。  “阿九,你那小王妃今日可是赚大发了,我听说,天下第一赌坊这次的奖品可是天下第一赌坊一半的股权啊。”想到那一半的股权,司徒南便一脸羡慕嫉妒恨,为何这样的好事就轮不到他呢。  “那女人向来视财如命,这次可不正如了她的意。”慕容九抬眼凝着远处那抹纤细的身影,眸中浮光点点。  “哦,看来你对你这位小王妃还是挺了解的嘛。”司徒南突然一脸戏谑地看着慕容九。  慕容九一见司徒南这副淫荡表情,顿时默声不语。  见状司徒南不由撇撇嘴,继续道:“我看七皇子这次估计连家底都输掉了吧。”  “他这人闲云野鹤惯了,哪会在乎这些身外之物。”慕容九目光幽暗,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如七哥这般肆意洒脱,袖手天下。  “阿九,你难道就不羡慕他吗?”司徒南一脸莫测地说道。  慕容九只是静静地凝视远处的赌场,一言不语。  这边,战况正盛,黑衣人陡然将手中的骰宝扣在赌桌上,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缓缓掀开罩子,只见五颗骰子皆已一分为二,五个六点,五个五点,在场哗然。  沈天歌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桌上的骰子,眼底波澜不惊。动作从容地取过骰宝,不紧不慢地摇了起来,片刻后,将骰宝扣在桌上,看着黑衣人神秘一笑,陡然掀开骰宝。  只见五颗骰子尽数是以单棱险立,上现三面,成败显而易见。看着这诡异高超的竞技,现场顿时默然,心底却涌起了惊涛骇浪,这怎么可能。  黑衣人显然也被沈天歌的这一手给惊着了,半响没回过神来,沈天歌坦然伸手,将那五颗鲛珠收纳入怀。  待黑衣人回过神来时,天下第一赌坊的坊主已经宣布沈天歌是这一届的赌王,还得到了天下第一赌坊的一半股份。  黑衣人一脸莫测地看了眼沈天歌,眼底闪过一抹阴鸷,道了声本公子还会再来后便甩袖而去。  今天真是收获颇丰,沈天歌心情大好,拉上那位华服公子便往酒楼赶。  两人来到京城最豪华的酒楼,沈天歌很豪气地点了最贵的酒和最贵的菜,名利双收,值得以一种特别方式来庆祝。  看着满桌子佳肴,沈天歌俯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道:“真真是人间美味。”  “哈哈,在下也是这么认为呢。”华服公子探手取过酒壶,将两人面前的酒杯满上,笑道:“美酒配佳肴,缺一无味。”  看着杯中美酒,沈天歌眼眸倏亮,探手端过酒杯,看着华服公子道:“来,我敬你一杯,以此庆祝本公子今日名利双收。”说罢,仰头饮尽杯中酒。  华服公子亦举杯将杯中美酒饮尽,继而又为两人满上一杯,笑问道:“不知天歌兄弟家住何处?”  “额,小弟家住城南。”见问,沈天歌应答含糊,再说,九王府确实是在城南。  “哈哈,真巧,在下也住在城南。”华服公子朗声笑道。  “是吗?”沈天歌抬眼看向华服公子,问道:“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如不嫌弃,天歌兄弟可以叫我容昭。”华服公子笑道。  “容昭兄弟,今日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沈天歌一脸豪气干云地拍拍慕容昭的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架势。  “哈哈,今日,天歌兄弟这个朋友容昭亦是交定了。”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随即举杯一饮而尽。  “容昭,来,今日我们兄弟两不醉不归。”沈天歌将手中杯子一扔,让小二帮两人换了海量大碗。  接下来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自己赌钱的心得,聊到趣处,还相拥狂笑。  将五千金抓获归案后,慕容九这才打道回府,回到王府后,便听自己派去接沈天歌的下人禀道:“回禀王爷,奴才没找到王妃。”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