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十七章 赚个盆满钵满

第十七章 赚个盆满钵满

2578 2015-12-01 00:00:00
  有意思?  没意思吧。  没吧……  自从司徒南丢出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跑掉之后,慕容九这两天脑子里反反复复的环绕着这个问题,也困扰了他很久。  他怎么会对那个眦睚必报的小女人有意思呢?  呵呵。  定然是司徒南胡说的,他慕容九断然不会对沈天歌有意思,之所以会关心她,不过是因为前不久她帮了他一个大忙而已。  嗯。  肯定是这样的。  独坐在书案前,翻阅着手里刚刚递上来的密信,慕容九松了一口气,困扰了他许久的问题得到解决,他整个人都轻快了不少。  “这两日,王妃都在做些什么?”  已经两天没见过那个女人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好好的养伤,慕容九收拾了手里的信笺后,随意的问道。  “启禀王爷,王妃这两日……并不在府上。”  身为王府总管,那天帮着满手是血的王妃找了府上的大夫包扎之后,就见王妃换了身男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王府,他原本还想阻拦,可因为有王爷口谕在先,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做。  “不在府上?”  剑眉微蹙,慕容九眸色暗沉了几分,淡淡的问道:“王妃去了何地?”  “第一赌坊。”  那事过后,管家终究不放心,便安排了暗卫暗中保护着,得知王妃并没去其他地方,也就没将此事上报,更重要的是,这两天他看出他家王爷心情不好,他可不敢拿王妃的小事再惹他不高兴。  现如今,王爷既然问起,他自然要如实回答,只不过心里暗忖,王爷何时如此关心王妃了?  “受个伤也不安分。”  暗暗嘀咕了一句,慕容九的眉头皱得更紧,但还是耐住了性子,继续问道:“她去第一赌坊做什么?”  “属下不知,只是王妃已去了两日,皆是闭门不出,想必……是在养伤吧。”  迟疑了片刻,刘管家观察着自家王爷的脸色,这才诚惶诚恐的回答。  “呵呵。”  别人不清楚,他这个做夫君的还能不了解吗?  见管家吞吞吐吐的样子,慕容九心知他并没有说实话,无奈的笑了笑,也没在继续追问,暗忖,也不知道那个小女人又去赌坊折腾什么去了,怎么伤也不养,府也不回了呢?  “王爷,要不要属下去……”将王妃接回府。  “不必了。”  不等管家将话说完,慕容九就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说辞,站起身,独自走到窗边,深深的吸了口气,举目眺望。  罢了。  就让那个女人再逍遥两日吧,也让他在缓个两天吧,顺便将有些问题一并处理了,抽个空闲,再去接那个眦睚必报的小女人,也算是他给那个小女人一点儿补偿。  “问出什么了?”  走进地牢,慕容九皱了皱眉,看向司徒南,淡淡然的问道。  “这些人嘴硬的很,你又有令,我自然有所留手,所以……”  耸耸肩,司徒南颇有些怨怼的瞪了慕容九一眼,尔后,指了指地上那几具血肉模糊的人,表示他也有些无能为力。  “她不会喜欢的。”  笃定的回了句,慕容九紧皱着眉头,指了指地上的那几个人,略有些责备之意的开口:“不是让你下手轻点吗?”  “只是些皮外伤,死不了人。”  翻了个大白眼,司徒南没好气的回了句,一盆盐水浇过去,顿时就见地上那几具动也不动的身体痛呼出声,蜷缩成一团。  别以为他刚才没听到眼前这个男人说了什么,她不喜欢?  呵。  这才过了几天啊,就变得如此熟稔了,不仅称呼变了,还这么在乎对方的想法,说他不在乎那个王妃,说给鬼去听吧。  死鸭子嘴硬。  司徒南在心里没少对慕容九翻白眼,然他跟慕容九相处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见他对人动了心,若他不从旁帮衬帮衬,还指不定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才会开窍。  可怎么帮呢?  这是个技术活,更重要的是,依他这段时间对沈天歌的观察,也不是一根好啃的骨头,想要拿下那位主……  司徒南想想都觉得头痛,不禁为慕容九的将来捏了一把辛酸汗……  “明天就开张了,本公子教你们的,可都学会了?”  端坐在第一赌坊的沈天歌翘着个二郎腿,挑眉看着眼前这群被她训练了两天新赌具使用的属下们,喝了口茶,问道。  “公子放心,小的们都学会了。”  这两天可真算让他们这些人大长见识了,对沈天歌自然也心悦诚服,她说什么,他们就唯命是从,哪还敢有半点儿违逆。  “好好干,等赚了大钱,本公子给你们分红。”  一想到明日一开门,她在这个大股东自然要赚个盆满钵满,到时候,财源滚滚来,一连好几日的阴霾心情也一扫而光了。  当然,连带着那个被她恨到骨子里的小气男人--九王爷慕容九都忘到脑后了,所以,一时口快,连给分红这种从腰包掏银子的事都许诺出去了。  以至于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沈天歌都因为大把大把的钱从眼前流走,落入其他人手里而黯然神伤,叹息不已,只看得旁边的某男人既好气来又好笑。  不过,这自然是后话。  “分红是什么?”  有人好奇的追问,显然对那个所谓的分红很好奇,隐隐的,他们觉得那个东西对他们有利。  “就是拿些利润给你们吃红呗。”  嘴溜的接了一句,说完沈天歌整个人就呆住了。  天啊,她刚刚做了什么?  哦她的银子啊,沈天歌已经看到大把大把的银子长着翅膀从自己的荷包里飞走了,她那个心啊,拔凉拔凉的。  可她也是要面子的人,既然话都已经放出去,她也不好意思立马翻脸不认帐,更何况……看看眼前这些人乐开花情绪高扬的模样,她若反悔,那就不是心疼那么简单了,估计肉也得疼。  算了算了。  大不了以后她再弄些花样出来,赚更多的钱好了,可是……心好痛啊。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