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二十八章 杀意初现

第二十八章 杀意初现

3661 2015-12-01 00:00:00
  他以为他是谁?  想从她的手里拿走第一赌坊,做梦!  沈天歌完全没想到,在她将话全部摊开说清楚后,慕容祈居然还能恬不知耻的做出这种事来,心里那叫一个气啊,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她还真想冲上去剖开慕容祈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脑髓还豆腐渣。  “歌儿,你……”  被沈天歌顶得一时无言,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厉,但很快,他又想起自己的目的还没有达成,不禁又换了一副亲切的表情,靠近沈天歌几分,轻笑道:“我知道歌儿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只不过,发生了那样的事,你不好意思而已,放心,本王不在意的。”  “我呸,我还曲儿呢。”  见过脸皮厚的,可没见过厚到这么欠揍的。  沈天歌翻了个大白眼,不禁又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与慕容祈之间的距离,再跟他这么近距离的话,沈天歌很怕她一个忍不住吐他一身。  “你在九弟那过得不好,本王知道,你放心,等过了这段时间,本王一定想办法让你离开九弟,到那时候,你我就可以长相厮守了。”  并没有因为沈天歌明显的厌恶而放弃,慕容祈扬起自认为完美的笑容,一步步靠近沈天歌,直到将人逼退到墙面上,他才一手拦住了她的去路,将人禁锢在他与墙之间,轻笑着拂过沈天歌的脸颊。  “本王不介意你跟九弟之间的事,本王知道,那并不是你的错,你不必放在心上。”  慕容祈完全没发现在他轻抚过沈天歌脸颊时,沈天歌整个人都怒了,隐藏在云袖下的双手,紧紧的握起,冷眼瞪着他,他还自顾自的说着:“本王现在遇上了难题,只有你可以帮本王,你不会拒绝的对吗?”  “靠。”  见慕容祈又准备吃她豆腐,沈天歌再也忍不住了,爆了一句粗口后,也不管打不打的过慕容祈,就狠狠地一拳朝他脸上挥去,见他躲过,连忙将早就拿在手里的瓷瓶打开,撒了一把粉末。  猝不及防之下,慕容祈吸了许多粉末,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就双眼一翻,径自朝后倒去。  “空有一副好皮囊,没想到这么恶心,竟然还敢吃老娘的豆腐。”  见慕容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沈天歌这才愤愤的走过去踹了几脚,边踹边嘟囔着:“老娘豆腐是那么好吃的吗?上次那一顿没让你长记性,那老娘今天就好心的再给你长长记性。”  一顿拳打脚踢,顿时将慕容祈那张还算俊美的脸凑成了猪头,似乎这还不能让沈天歌解恨,她静静的思忖了片刻,忽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也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坏笑着扒了慕容祈的上衣,掏出一个瓷瓶,在他身上涂涂抹抹了一番,这才拍了拍手,站起身来。  “敢惦记老娘的第一赌坊,这就是下场。”  又补了两脚,沈天歌这才不带一片云彩的离开了小巷,哼着小调返回了王府,可还没等她走进房间呢,就听到……  “不错,还知道回来。”  慕容九那清冷的声音在这空寂的夜色里显得格外的骇人,沈天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才想起,她似乎有些得意过头,忘了被禁足偷跑的事了。  “王爷好雅兴,在这赏月吗?我困了,就不陪你赏月啦。”  说着就开溜,也不管慕容九到底是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嘭”的一声合上房门,将人关在外面后,沈天歌那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顿时觉得全身有些脱力,不禁腿一软,就跌坐在门边,重重的喘息。  她倒忘了,如果慕容九真的想要对她做什么的话,就她这个木门,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可现在的沈天歌,哪儿还有心思去思考这个问题?  她只觉得自己又逃过了一劫,不用马上面对慕容九那个油盐不进的家伙,这就够了。  “就这么怕我?”  微蹙了眉头,静静的看着沈天歌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慕容九终于有了第一次的反省,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好的办法化解目前的情况,不禁甩甩头,转身离开了……  “唔……”  不知在小巷中躺了多久,慕容祈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刚一挪动身子,顿时强烈的钝痛席卷全身,让他忍不住闷哼出声。  “该死。”  睁开双眼,漆黑的眼里闪过一抹狠辣,他没想到,在同一个女人手上栽倒两次,而且那个女人还是他之前最不屑的人。  缓和了片刻,总算感觉到身上的钝痛消散了许多,慕容祈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恰好月光照下来,让他看清了他被沈天歌修理过的身子有多么惨烈,不禁脸又黑了几分,冷冷的瞪着九王府的方向,好似眼神能穿过层层阻碍,杀死沈天歌一样。  “敬酒不吃吃罚酒,本王一定满足你,小贱人。”  好在慕容祈还有一丝理智在,他深吸了两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收回视线,闪身离开了小巷,而此时此刻,他还没察觉到沈天歌对他的教训远不止揍一顿这么简单。  而沈天歌也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在他返回王府沐浴上药,没过多久,就听到正双眼红红的沈如月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脸色惨白惨白的,身子忍不住往后退了数步,一个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慕容祈。  “叫什么?”  眯着眼睛思考着怎么样才能从沈天歌那里将第一赌坊拿过来的慕容祈不悦的睁开眼睛,看着沈如月这般模样,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显然很不满沈如月打断他的思考。  “王……王爷,你……”  指着慕容祈的胸口,沈如月颤抖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嗯?”  沈如月的反应实在太过剧烈,慕容祈就是再蠢,也察觉到了诡异之处,不禁低头一看,顿时脸黑比锅底,一撩袍子,将自己裹了个严实,可那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彰显出他此刻的心情。  “今晚你什么也不知道,明白吗?若有一点风声泄露出去,别怪本王无情。”  气氛沉默的尴尬,沈如月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走好还是该留下好,可看到王爷那么狼狈的一面,留下只怕一个不慎,就会丢了性命,可王爷不开口,她又怎么敢走呢?  好在还没等她想明白这个问题,慕容祈已经平复了盛怒的情绪,背过身,将衣袍整理妥当,丢下一句警告的话,不给沈如月任何开口的机会,便甩袖离开,直奔书房而去。  “沈,天,歌。”  慕容祈在书房发泄了一通,这才总算舒了口气,可一想到,他胸前那两个任凭他怎么擦也擦不掉的字,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又蹭蹭的窜上来了。  双手紧握,漆黑的眼底闪过一抹杀气,慕容祈在这一刻,终于接受了一个被他刻意忽视的事实——沈天歌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痴迷他的沈天歌了。  可恶。  就算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沈天歌了,那也不代表她就能骑在本王头上放肆,竟然敢那么对他,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翻脸无情了。  只是……  他似乎对沈天歌也从没有留过情过。  “出来。”  想通了,慕容祈忽然冲着空荡凌乱的房间唤了一声,尔后,在房间里唯一没有受到波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而伴随着声落,本只有慕容祈的书房凭空多了一个人。  “王爷。”  来人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  “杀掉沈天歌,拿到第一赌坊的房契。”  毫无温度的下着命令,慕容祈在接受了沈天歌的转变后,便知道,他想要沈天歌乖乖的自己交出第一赌坊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也不打算再费这个心,直接采取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当然,若没有沈天歌在他胸前留下那羞辱的痕迹,慕容祈也不会这么决绝,没有一丝的犹豫,甚至,在做出决定时,他根本就没有将慕容九这个因素考虑进去。  不过,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慕容九是迫于无奈才娶了沈天歌,他本身对于沈天歌是极其厌恶的,所以,绝对不会在意沈天歌是死是活,因而,也不能怪慕容祈会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出手杀掉沈天歌,不会引来慕容九的愤怒。  “是。”  来人没问原由,也不问沈天歌的身份背景,在听到慕容祈的命令后,竟没有一丝的迟疑就接下了。  “别留下痕迹。”  倒是慕容祈,他总算想起慕容九的存在,但并没有因此取消命令,而是让来人办事的时候小心谨慎些而已。  他培养多年的死士,他自然很清楚他们的办事能力,只不过,跟慕容九交手也不算少,他也很了解慕容九的精明,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慕容祈终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的多嘱咐了一句。  “属下遵命。”  作为死士,没有权利拒绝,他们唯一的使命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仅此而已。  来人单膝跪在地上等候,动也不动,直到慕容祈再没一句命令后,方才恭敬的行了个礼,如同来时一样,悄然消失在了夜色中……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