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二十一章 谈判

第二十一章 谈判

3844 2015-12-01 00:00:00
  我说?  我说什么?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能知道你肚子里的那些弯弯绕?  沈天歌翻翻白眼,没好气的哼了声,得到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气节,可碍于慕容九的威严,又不得不有所收敛。  “说吧,到底要老娘做什么?”  每次跟慕容九斗,沈天歌都挫败的发现,她似乎从来没占上半点的上风,不由有些蔫,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女人。”  很满意的看着沈天歌蔫蔫的样子,慕容九收回了视线,挑眉笑道:“你从哪儿弄来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毒物?”  没记错的话,从那件事后,他们两人再次见面开始,这个女人身上就总些让人防不胜防的玩意,上次花园,这次暗杀,最终都败在了她那些防身的东西上。  “你就是要问这个?”  微皱了眉头,沈天歌有些防备的看着慕容九,她还没忘记,不久前,就是这个人的放纵,害她差点儿丢了小命。  若是从前,慕容九问起,她倒也会坦然的告诉他一些,可经历过那事,她不得不多个心眼,猜测慕容九这话背后隐藏了什么目的。  “不是。”  自知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他虽好奇,但并没有执念,因而见沈天歌突然变了脸色,十分警惕的瞪着自己,不自觉的就岔开了话题,问道:“你想不想见见上次行刺你的人?”  “王爷,有话请直说,我没心思陪你玩猜谜游戏。”  这个小插曲让沈天歌想起了那些被她刻意遗忘的东西,尽管慕容九已经退让,可已经存在的芥蒂却并没有因此消失,以至于沈天歌连最起码的伪装都忘了。  “那些人嘴很硬,似乎是专业的杀手组织,女人,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对于沈天歌的态度,慕容九多少还是有些明白,因而,倒也没有因为沈天歌的转变,流露出什么不悦来。  “人既然在王爷手里,难道王爷没审出来吗?”  猜不透慕容九突然提起这个话题的目的,沈天歌不敢轻易作答,只能陪着慕容九打太极。  “女人,别告诉本王,你不知道。”  他可以隐忍沈天歌对他的防备,毕竟,诱因是他,但这不表示他就会一直纵容沈天歌,甚至,对她故意的装傻充愣视而不见。  “所以,王爷是来要解药的?”  她配制的毒药,虽不敢说独步天下,但也不是想解就能解的,这个自信,沈天歌还是有的。  大概知道了慕容九到来的原因,沈天歌奇迹般的送了口气,径自走到慕容九的对面,淡定的坐下,到了杯茶,轻抿了一口,这才说道:“现在王爷可以说说你的交易了。”  “有兴趣了?”  察觉到沈天歌的放松,慕容九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堵得慌,但很快,他就调整好了心态。  “这就要看王爷的诚意了。”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沈天歌抖了抖手里的银票,似笑非笑的看着慕容九,意有所指。  “呵。”  还真是个得寸进尺的女人。  碍于之前的原因,慕容九好脾气的没有计较,似笑非笑的看了沈天歌一眼,意在警告她适可而止,见沈天歌饮茶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这才满意的收回了视线。  “女人,跟我回府,并承诺以后断不留宿府外,我便将那几个人交给你,并且答应绝不插手这件事,只在你需要的时候,无条件的给予帮助,如何?”  “哦?这么好?”  原本也没打算让慕容九插手,只不过,碍于两人的尴尬处境,沈天歌离家出走后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到底要怎么开口说这个事。  如今,这个问题已不存在,可沈天歌却高兴不起来,精致的脸上反而露出凝重的表情。  跟慕容九也不是第一次交手,说实话,她看不透这个男人,隐隐的,心里对慕容九还有些忌惮畏惧,若非必要,她并不想跟这个人有过多的交集。  再直白些,沈天歌就是不信任慕容九。  她可以理解慕容九接她回去的原因,但对于他所说的第二件事,却始终持着怀疑态度,她不相信这个男人对那幕后之人不好奇,不想知道这事情背后所隐藏的事情。  “本王承认,确实很好奇,可本王既然说出来,就必定会遵守约定。”  微蹙了一下眉头,慕容九淡淡然的看了满脸纠结的沈天歌一眼,淡淡然的说道:“你的毒虽然刁钻,但也不至于无解,本王若诚心要办这事,你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机会。”  “成交。”  略微思考,沈天歌就同意了。  诚如慕容九所说,他若是阻止她调查这事,那她根本连那几个杀手在什么地方都找不到,就别说什么逼供之类的事情了。  这只是原因之一,若只是这样,沈天歌倒不会这么爽快。毕竟,不管幕后黑手是谁,一击不中,必然会有后招,她最多再冒一次险,便能搞清楚。  真正让她改变主意的,是因为她现在的身份——九王妃。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愿意或不愿意,她都已经嫁给了慕容九,那么,很多东西就是她不想背负也不得不一肩扛起。  最简单的,她若失德,让其他有心人抓住了把柄,虽说不会正面对付她,但一旦慕容九倒了台,最终买单的人也绝不会少了她,而那时,谁又知道她会如何呢?  好不容易有了一次全新的生命,还没享受够,就要面对未来未知的后果,沈天歌不是傻瓜笨蛋,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不管沈天歌接不接受,从某种程度上说,她的命运已经跟慕容九绑在了一起,而这对于慕容九而言,亦然。  “很好。”  忍耐了这么久,总算达到了来此的目的,慕容九俊美的脸上勾起淡淡的笑容,站起身,稍稍理了理衣摆,就欲伸手去揽沈天歌,却被她巧妙的躲开了。  “你要干嘛?”  跳开两步,沈天歌一脸戒备的等着慕容九,她实在不太懂,这个男人明明对她充满了厌恶,为何总想着对她动手动脚?  平日里演戏,她咬咬牙,忍忍也就过去了,可现在,这里并没有别人,而她们也将话说开了,本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可慕容九他……  沈天歌困惑了,她不明白慕容九这样做,到底是因为习惯动作,还是……因为其他,而那些其他,莫名让她有些慌乱,可又莫名的,有那么……一点儿窃喜。  “回家。”  王府的地牢,在西南方向的底下,若不是慕容九亲自带路,沈天歌绝不会知道,那人竟然将地牢建在了他的书房之下。  昏暗的环境,隐隐飘着一丝血腥气,沈天歌不禁皱了皱眉,但也没有再多的反应,毕竟,曾经也是杀手的她对血腥并不陌生,更没有什么不适可言。  可沈天歌此刻的心情却很复杂,令她蹙眉的原因也不是因为这个环境所致,莫名的,她有一种感觉,踏入这个秘密的地方之后,她就会见到慕容九不一样的一面。  或许,看过之后,她会更加清楚的了解真正的慕容九是什么样的,但也有可能,更加迷茫。  “你很淡定。”  始终观察着沈天歌的反应,见她只是刚进来的时候蹙了一下眉头外,就再无其他反应,慕容九的眉头不由挑了挑,眼底闪过一抹激赏。  “莫非你觉得所有女人到了这个地方,就应该脸色惨白,一脸的惊惶不安?”  讥讽的看了一眼慕容九,沈天歌淡淡然的哼道,她最不喜的,就是慕容九这自以为是的态度,好似所有事就应该按照他的设定走,那才合理,其他的,就统统视为忤逆挑衅。  “女人。”  一听慕容九这两个字,就好似被人点了穴一样,瞬间就说不出话来,很满意这样的效果,慕容九收回视线,淡淡的说道:“你很特别。”  “哦。”  这是在夸她吧?  沈天歌一时有些分不清慕容九这话的用意,只能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慕容九后,就收回了视线,淡淡然的往前走。  不管慕容九出于什么用心,那都与她沈天歌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说到底……他们最多只算做有利益往来的陌生人,尽管再亲密的事都做过了,但本质上,就是如此。  在不触及底线的范畴里,沈天歌会尽可能的忍耐,也会有意无意的减少与慕容九的交集,这样,到最后,谁也不至于受伤,可这段时间,慕容九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隐隐有打破这种局面的意思,这让沈天歌不由的有些心慌。  “殿下王妃,你们来了。”  在人质身上出现问题时,司徒南就禀报了慕容九,因而,这个时候看到两人进来,他也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眼神稍稍在沈天歌的身上逗留了片刻。  原本以为他也算看清几分这位王妃,但事实证明,这位王妃绝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单就这手毒术,就足以让绝大多数曾经看轻她的人惊掉下巴。  可直到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人,显然,这位王妃并不打算告诉别人,为什么呢?  司徒南的眸底闪过一抹疑惑,他实在想不明白,沈天歌这么做的原因,或者该说,他一时之间还适应不了沈天歌这么大的反差,以至于无法将之前的沈天歌与现在的沈天歌联系在一起思考。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