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二章 嫁入王府

第二章 嫁入王府

2597 2015-12-01 00:00:00
  沈天歌只顾着在某人身上吃豆腐,哪里会想到手下之人会突然醒来,当双手被一双冰冷刺骨的大手钳制住时方警觉危险的来袭,陡然抬眸,对上一双瑰丽而冰冷的瞳眸时,心底既惊艳又惊讶!  惊艳那双眼瞳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美,惊讶的是这个人怎么会在这么短时间内醒来?难道她配制的药失效了。  不待她推算出答案,躺在地上人一个鲤鱼打挺,趋身上前,挟裹着磅礴内劲的掌风已迎面袭来,危险迫近,沈天歌当下也没心思去花痴了。  挥拳全力应战,两人很快对上,不到两个回合,沈天歌便败下阵来,但看那人并无收手之意,挟风裹劲的掌风直取要害,眼看自己便要成那掌下魂,突然灵机一动,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襟,露出胸前的雪白来。  下一秒,只见那人眸色一凝,凌厉的掌风方向一转,堪堪虚发一掌。  见状,沈天歌索性胸口衣襟一敞,耍起了流氓。接下来的战况,胜负自见分晓。对于一具自己曾碰过的少女娇躯,男人自是畏手畏脚。  看着眼前耍无赖的女人,男人眼中幽光微闪,想来今日想要杀了这女人亦是不可能,顿时生了逃遁之心。  沈天歌岂会让他如此轻易逃去,瞅准机会,饿狼扑羊般猛扑到男人的怀里,双手紧紧搂着男人劲壮的腰,口中大呼非礼!霎时间,屋外陡然传来丫鬟担忧的嗓音:“小姐,你怎么了?”  闻见声音,男子眸色一冷,挥手推开死赖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抽身而去。只是那离去的男人并未发觉,那女人竟被自己推撞在桌角上,撞晕了过去。  当沈天歌醒来时,想起晕倒前的那一幕,当即咬牙切齿诅咒外加发誓道:“臭男人,我俩的梁子结大了,此恨绵绵无绝期,除非老娘将你睡了时!”  接下来几日,沈天歌在贴身丫鬟那儿也旁敲侧击地了解了一些事儿。  感情真正的沈天歌是被人在宴会上设计和九皇子慕容九发生了关系才跳荷花池翘辫子的。  呵呵,真的沈天歌死了,但她这个假的却活了,估计幕后之人还会出后招呢,都来吧,让姑奶奶看看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在作祟。  眼看沈天歌和九皇子的婚期将近,相府上下布置得喜庆之极,宫里也派来两个教导嬷嬷,折磨得沈天歌欲拿刀劈人。  想她堂堂杀手,干的可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事,如今却被两个面瘫似的老太婆教导得小手绢甩得溜溜转。  沈天歌顿时觉得一世英名,毁在旦夕。  当然沈天歌这过得水深火热,雅苑里的那位亦过得冰火两重天。  得知沈天歌那个懦弱无能的花痴竟突然转了性子,答应嫁给九皇子,沈如月便恨不能冲上门去举剑砍了那废物。  当然如今沈天歌明面上标上了九王妃的尊号,她却是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明目张胆的欺凌那废物了。想到此,沈如月眼底厉光一闪,霎时计上心头。  梅苑,沈天歌欢天喜地地送走了宫里那两尊煞神,水深火热的日子终于熬到头了。  是夜,沈天歌熟睡之际,一道黑影悄声撬开沈天歌居所的门窗,飘身入内,看着躺在床上睡相‘销魂’的女人,手中匕首迎着床上女人的脖颈横切了过去,眼看那匕首即将触到女人的脖颈,却见一只玉手狠、快、准地擒住了握着匕首的那只手,随即一个怪异回转。  只闻咔嚓一声。  接着便是腕骨被卸掉的清脆声,当黑影反应过来时,已被沈天歌下了软骨散,吃了一顿红勾拳,打爆了牙床,拍扁了鼻子。  经受过十八般酷刑,黑衣人终于说出了幕后指使之人。  “沈如月!”  翌日,沈天歌吩咐丫鬟准备了一份厚礼,轻车熟路地去了沈如月的雅苑。当沈如月看到沈天歌完好无缺地站在自己面前时,脸一阵青一阵白,最后碍于沈天歌当前的身份,还是将沈天歌请进了屋子。  沈天歌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对面一脸柔婉的沈如月,不时唉声叹气地道:“几日不见,月妹妹当真出落得愈加标致了,看得姐姐都忍不住想辣手摧花了。”  沈如月冷笑:“妹妹哪能与姐姐比啊,众目睽睽之下,也敢公然勾引男子白日宣淫。”  “哈哈,月妹妹是不是特羡慕姐姐我这么热情奔放?”说着沈天歌对沈如月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姐姐知道月妹妹是极羡慕的,这不姐姐今天来不就是为了成全你吗?”  语毕,沈天歌当即举着一个黑色瓷瓶向沈如月缓步行去。  看着沈天歌手中的东西,沈如月当即脸色巨变,目露惊恐,她自是识得那是什么,这废物想干什么?  看着沈如月惊恐的小脸,沈天歌倏然伸手扼住沈如月的脖颈,皮笑肉不笑地道:“原以为月妹妹会喜欢这东西呢,啧啧,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怎么像吃多了噎着似的。”  “你想……”沈如月话未说完,顿时一顿干呕。  见状沈天歌倏然抬手搭上沈如月的手腕,继而一脸神秘地笑了起来:“有趣有趣,姐姐本还念着让月妹妹好好奔放一回呢,原来月妹妹早已奔放过了。”  闻声,沈如月顿时如遭雷击,当她转过身来时,沈天歌已转身离去。看着沈天歌离去的背影,沈如月贝齿紧咬,冷声道:“竟然让你这废物知晓了我的秘密,你必须死。”  沈天歌听着背后隐隐传来的低咒声,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反正这古代的闺阁生活也无味得紧,那她不防陪这些玩意儿好好玩玩。  大婚这日,沈天歌早早地就被丫鬟婆子从被子里掏了出来,强压着坐在妆镜前,修容整面,黛上眉梢如远山,粉脂扫面胭脂色。凤冠垂珠朱颜隐,霞帔着身如火烈。  沈天歌在丫鬟的搀扶下,一路向大门处行去。  相府大门前,九皇子一袭大红喜袍,衬得那张俊美的脸孔更是面若冠玉,俊美不凡。在宾客隐忍的嘲讽目光中,沈天歌任由一只白皙修长的大手牵着上了花轿。  送亲队伍逶迤数里,一路蜿蜒着向九王府的方向行去。  约莫一炷香后,送亲队伍终于抵达九王府,慕容九躬身将花轿中的沈天歌抱出,举步进了王府,一路到了喜堂。  喜堂中,一脸威严的皇帝和仪容高华的皇后并排端坐主位,群臣分列两侧,依照官阶依次落座。  沈天歌整个儿被喜帕遮挡住了视线,看不清堂中情景。透过喜帕下方,只见两侧一溜黑色锦面皂鞋延绵远去,看不到尽头。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