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二十三章 还真是锲而不舍

第二十三章 还真是锲而不舍

3816 2015-12-01 00:00:00
  “既然没休息好,那你跑我这来做什么?”  不是没看到好友眼底的青色,慕容九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复又拿起笔,继续埋首之前因为司徒南的关系被打断的事情。  “好心没好报。”  也不看看他这么累是为了什么,若不是他慕容九,他才不会搞得自己这么辛苦呢。  “我信。”  手里的动作稍停,慕容九抬起头,看了司徒南一眼,果然瞧见了他眼底青色,但也仅此而已,这么多年一直如此,这时候再客气,反倒显得疏离了。  “呃……最近慕容祈似乎过于安静了。”  本就没强求过答案,没想到慕容九居然会突然回答,司徒南抬手摸了摸鼻子,莫名觉得很尴尬,不由岔开了话题,“这不像他。”  “嗯,是不像。”  没出王府多久,沈天歌就察觉到了异样,只不过,她很沉得住气,又或者说,她对自己还是很自信的,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有所行动。  当马车停在一个陌生地方的时候,沈天歌不禁微蹙了一下眉头,暗叹:果然还是大意了。  索性,这次派来刺杀她的人,比前不久夜里偷袭的人还少两个,只有一个,便是那个伪装成丞相府胆怯园丁的车夫,但这并没有让沈天歌感到高兴。  她很清楚,两次的交手,那个杀手组织的首领断不可能对她一无所知,也不会天真的认为她沈天歌好对付,所以才会指派这么一个人来,所以,沈天歌很肯定,这个人的实力远在上次那四个黑衣人之上。  真棘手。  上次已经算是侥幸了,这一次,沈天歌不觉得她会同样幸运,可要她在这里乖乖等死,抱歉,她沈天歌还做不到。  怎么办好呢?  沈天歌烦躁的发现,她想不到应对之法,不自觉的,暗暗希冀,慕容九对她有那么一丝的关心,今天会关心她的去向,尔后,赶过来救她。  可她并不天真,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或者说,根本不会发生。  “沈如月,老娘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忍不住在心里恨恨的发誓,已经经历过两次了,沈天歌非常肯定,这一次也同样是出自沈如月之手。  “喂,你叫什么名字?”  见那个杀手似乎并不着急要杀了她,沈天歌也猜不透他到底是对自己太过自信,还是觉得她太没挑战了,才会这般不着急,然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能晚一点儿死还是晚一点儿死的好。  “你不会武功。”  静静的盯了沈天歌半响,男人终于说了第一句话,与之前在九王爷府时的态度,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你想说什么?”  她不会内功,但好歹做过杀手,拳脚还是懂上一些的,可沈天歌不会傻得去反驳这个要杀她的人,泄露她的底牌。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解决掉魑魅魍魉四个人的。”  显然两个人不在同一个谈话频道,但说话的内容,又奇迹般的能够接上。  “想知道?”  听闻男人的说辞,沈天歌眼睛一转,已有了主意,不禁大胆的朝男人靠近两步,挑眉问道。  “嗯。”  说起来,这个杀手倒也简单直接,隐隐还有一种执着,单从他没有否认沈天歌刻意吊胃口的问题来看,就不难发现,但许是他对于自己真的过于自信,对于沈天歌突然的靠近,他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自己没看到。  “好,那就告诉你,我……”  突然朝着男人撒了一把粉末,沈天歌一手捂住自己的鼻口,急急后退几步,免得误伤自己。  那男人的反应倒也不慢,但终究还是难逃沈天歌魔爪,只能错愕的看了沈天歌一眼后,整个人的向后一倒,昏迷过去。  “看,老娘就是这么大方,现在知道老娘是怎么解决掉那几个渣渣的吧。”  深吸了两口气,沈天歌才平复了心情,走到那个已经昏迷过去的男人身边,抬脚不客气的踢了踢失去意识的男人,看他是真的没有反应了,这才收回脚,拍了拍手,哼道。  她也没想到,上次那几个人居然还有那么一个代号,但不得不说,她做了件好事,让他们名副其实了。  “我的好妹妹,你对我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稍作歇息,沈天歌看也不看那马车一眼,就往来时的路走,漆黑的眼底闪过一抹狠厉,稍纵即逝。  倒不是她不想坐马车,而是她并不会操作,加上来时绕了很多弯,她对这地方也不熟,根本不知道往什么地方走,只好一边走一边再做打算。  然,还没等她走几步,一匹雪白的骏马嘶鸣一声,停在了她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  抬头看了一眼,沈天歌的眉头便拧了起来,漆黑的眼眸里是满满的惊讶和不解,隐隐的,还有一丝……愉悦,夹杂其间。  “真蠢。”  并没有回答沈天歌的问话,慕容九抬眸看了眼不远处倒在地上的身影,毫不客气的丢出两个字。  “靠。”  原本还因为慕容九居然真的找来了有那么点点感动,还没等她开口说一句感谢,就听到了那么一句,沈天歌顿时就炸毛了。  “女人,受伤了没有?”  上下打量了一番沈天歌,并没有丝毫的凌乱,也不见半点儿伤口,慕容九还是开口问了一句,完全无视掉沈天歌的愤怒。  “不用你假好心。”  翻了个大白眼,沈天歌很不客气的错开身子,就要绕行,可没走一步,就再次被慕容九挡住了去路,不禁越发的气恼,狠狠的瞪了慕容九一眼,愤愤的开口说道:“王爷,我太愚蠢,不适合跟你在一起,否则,别人还以为王爷你跟我一样蠢,那就不好了,所以,请你让开。”  “噗嗤。”  慕容九倒还没有反应,就听到了第三个声音突兀的横插了进来,随即,司徒南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沈天歌的视线里。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对上沈天歌的视线,司徒南笑笑,看向慕容九的眼神充满了揶揄。  “死了?”  反正不是第一次被沈天歌无礼,慕容九已经习以为常了,哪怕被好友打趣,他也面不改色。  “你不是应该最有体会吗?”  挑眉看了慕容九一眼,沈天歌忽然就那么笑了,戏谑的说道。  在跟慕容九为数不多的几次交手中,她可没少用这一招对付他,只不过,时至今日,两人也不过五五分,谁也没占着便宜。  “为什么出来?忘了你答应过本王什么吗?”  慕容九只愣了一瞬间,就明白了沈天歌话中的意思,不禁岔开了话题。  “没忘,不过,我觉得回趟娘家这种小事,就不必向你报备了吧。”否则,岂不是太没自由了?  沈天歌如此回答,又朝旁边走了一步,谁知这一次,慕容九倒没有拦她,而是一弯腰就把她整个人都揽上了马背上,不等她挣扎,就已经驾着马儿跑了起来。  “你干什么?”  惊呼出声,沈天歌却不敢动了,两只手死死的抓着慕容九的胳膊,就怕一个不小心掉下去。  “送你。”  黄昏时分,沈天歌双脚终于踩在了厚实的地上,重重的吐出口气,随即愤愤然的瞪着慕容九,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吓到了?”  翻身下马,站在沈天歌的面前,发现她的脸确实白了点儿,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异样,这才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淡淡的开口说道:“本王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这话可没冤枉沈天歌,至少,在慕容九的眼里,便是如此。  “我到了,你可以滚了。”  现在的沈天歌不想对慕容九多说一句话,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后,就错开身子,头也不回的朝丞相府走去。  “女人,注意你的言辞。”  微蹙了眉头,慕容九并没有离开,反而朝着沈天歌的方向走去。  “是九王妃来了!”  门口的家人一眼就看到了沈天歌,很快,整个丞相府都知道她跟九王爷来了,其中自然包括沈如月。  “王爷今日怎么得空来此?”  沈伍奇将人迎到了大厅坐下,又命人端来新茶,这才开口问道。  “本王是陪王妃回来省亲的。”  端过手边的茶盏,轻抿了口,慕容九如是回答,很干脆的将所有问题都丢给沈天歌了。  嘴角抽搐了两下,沈天歌浅笑:“皇上不是为如月赐婚,这个月底完婚吗?我看日子没几天了,所以过来看看,有什么帮得上忙的,毕竟,我不久前才刚刚经历过,算得上……有点儿经验吧。”  沈天歌显然没想到慕容九甩锅甩的那么彻底,以至于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沈伍奇用疑惑的眼神盯上了。  可恶。  该死的慕容九,她又没叫他来,干什么针对她?  “哦?是吗?”  显然,对于沈天歌的话,沈伍奇持怀疑态度,只不过,碍于慕容九在场的关系,只能将疑惑压在心里,淡淡的说道:“时间虽然仓促了些,但所幸该准备的,都已经备妥了。”  “是吗?难为父亲了。”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