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二十二章 你相信她?

第二十二章 你相信她?

3769 2015-12-01 00:00:00
  慕容祈?  会跟他有什么关系吗?  眉头不禁拧得更紧了几分,若是之前,司徒南断然不会这么纠结,可不得不说,沈天歌这一手,是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不是没有找大夫过来尝试着化解过,可那些颇有些威望的大夫,在瞧过之后,纷纷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于是乎,在将人折磨个半死的时候,又出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后,他不得不再次审视起沈天歌来。  所幸那晚,他与慕容九是亲耳听到沈天歌对慕容祈说的那些话,而依照他看人的本事,可以确定当时在说那些话的时候,沈天歌并没有演戏。  否则,这个时候,他不会脑子里只是闪过那么一个滑稽的念头这么简单了,更不会对沈天歌与慕容九之间的事绝大多数时候都保持着旁观态度。  “看来你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无所不能啊。”  眼前那三个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血糊糊的,一动不动的,若不是那唯一还看得出形状的嘴唇,呈现出乌紫色,沈天歌都不知道他们中了毒。  可尽管如此,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是一副眉头紧锁,面露凝重的样子,显然这么几天,他也并不能撬开这些人的嘴,更对她下的毒感到棘手。  “司徒南,走了。”  面对沈天歌的嘲讽,慕容九选择视而不见,招呼了一旁心事重重的司徒南一声,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切。”  没好气的翻了个大白眼,沈天歌等完全看不见慕容九的身影之后,方才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解药,尔后,看了三个人一眼,挑了个伤势较重的人将药灌了下去。  “唔……”  乌紫色的嘴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显露出原本的颜色,那人呻吟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刚想挪动身体,立马吃痛的栽倒回去,不禁皱紧了眉头,尔后,原本蜷缩的身子蜷缩的更紧,显然已经想起了自己的处境。  “我也不为难你,你只要告诉我,幕后指使是谁,我可以让你活命。”  一直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对男人的每一个反应都清清楚楚,见他已经清醒了,方才幽幽的开口。  “你……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诧异的看了眼沈天歌,尔后,脸色越发的难看了几分,蜷缩的身子也止不住的瑟瑟发抖起来。  “我要知道答案,可不是非你不可哦。”  冷笑了一声,沈天歌抬脚踢了踢其他两个昏迷不醒的人,“你嘴硬不怕死,可我不相信其他人都这样,机会呢,只有一次,一旦错过了,我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那人的身体抖的更加厉害了,已经领教过沈天歌那可怕毒药的厉害,他一点儿也不怀疑眼前这个女人所说的话的真假,可作为杀手,某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也不是想抛弃就能舍弃的,一时间,男人的心里矛盾极了。  “我耐心可不好。”  见男人满脸的挣扎,却就是没有开口的意思,沈天歌立马又加了一把火。  “你真的会放过我们?”  迟疑再三,男人紧皱着眉头,问道。  “真如何,假亦如何,莫非你还有别的选择?”  讥讽的看着那个做垂死挣扎的杀手,沈天歌冷笑出声,就算她还不想染上鲜血,但也断没有放过要杀她的人的道理,所以,不管如何选择,结果都一样,区别只是死得痛快不痛快而已。  “你——”  “说,到底谁请你们来杀我的。”  脸色一冷,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杀气,沈天歌毫不客气的掐住那个杀手的脖子,顿时让那个人呼吸困难,污秽的脸上满是痛快的神情。  “沈……沈如月。”  天气沉闷,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就好似现在的沈天歌的心情。  一连过去了三天,她都对那天在地牢里所发生的事只字不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只有知道真相的人才知道,她在压抑着自己。  具体是什么,却又无人知晓了。  司徒南和慕容九多少还能猜到一些,这跟他们在沈天歌离开密室后,进去看了那里面的情况有关,但不得不说,在见识过密室里的场景后,沈天歌再次刷新了他们两个人的认知。  “你,过来。”  正惬意的在院子里品茶吹风的沈天歌眼尖的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闯进她的院子,不禁挑了挑眉,抬手示意道,她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下人染上了这个恶习?  “王……王妃。”  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太过紧张了,被沈天歌发现的人迟疑了片刻,这才唯唯诺诺的走过去。  “很脸生,新来的?”  虽不喜这王府的主子,可沈天歌跟王府里的下人们都相处的不错,仔细打量了一番来人,没什么印象,便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回……回王妃,小人……小人不是王府的人。”  这人越发的紧张了,说话更不利索了,只听的沈天歌眉头紧皱,沉声问道:“既不是这王府的人,你怎么混进来的?莫不是有什么企图?又或者是你嫌命太长?”  嘴里训斥着来人,沈天歌整个人却警觉的戒备起来,她吃一堑,怎么也要长一智,不久前的教训还历历在目,那惊心动魄的事情,她发誓这辈子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当然,心里免不了再次将慕容九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同时将那些暗处的人也顺带问候了,她怎么没发现,这九王爷府的出入比去菜市场还容易,莫名其妙又让陌生人钻了空子。  “不……不是,小人……小人是二小姐派来的,来……来请王妃回去一趟,说……说是有要事相商。”  来人额际不禁沁出了一层冷汗,刚刚那一刻,他很清楚的感觉到了来自眼前之人的杀气,整个人顿时抖成了筛子,可他也没办法,谁让他运气不好,本是丞相府负责修剪花草的下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二小姐会突然跑过去,烦躁的毁了好些花后,突然一指他,就把他指派过来传信了。  “哦?”  没想到她那个好妹妹这么沉不住气,沈天歌了然的挑了挑眉,冷笑了一声,遂又问道:“既然来传信,为什么鬼鬼祟祟的?”  “冤……冤枉。”  闻言,这人差点儿没眼一翻吓昏过去,连连朝沈天歌磕头,颤抖着开口:“小人……小人生性胆小,在丞相府也……也只跟草木打交道,从没做过……这种事,所以,初见王妃,有……有些吓到了,不敢……靠近。”  “我父亲可在府里?”  轻松了一口气,沈天歌放松了身子,暗叹自己神经有些过敏,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小人不知。”  他只是府里一个杂役,平时又不在前院做事,入府这么久,也没见过丞相一面,怎么会知道丞相的动向?  “嗯,我去换身衣服,就随你走。”  留下一句话,沈天歌倒也没有耽搁太久的时间,转身就朝着不远处的房间走去,边走还边想,她这也算是回府省亲,要不要通知慕容九一声。  可关了房门后,她就立马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她想,这王府里还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慕容九吗?若他真想知道,不用她说,自然也有人会汇报给他知道;若他不想知道,她沈天歌又何必巴巴的跑去自取其辱呢?  于是,沈天歌换了身衣服,就跟那个丞相府的下人走了……  “阿九,你真不打算插手那事?”  慕容九的书房里,司徒南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左翻翻右瞧瞧,轻笑着问道。  “嗯。”  换作以前,慕容九不会这么干脆,但在见识过沈天歌在密室里将那几个人虐杀的场景后,他就真的打算完全不插手那件事了,他相信,沈天歌定不会轻饶了那个要她命的幕后黑手。  不过,他倒没有想过,看起来那么嘻嘻哈哈的小女人,在发起狠来,也那么的惊人,尽管那些杀手,落到她手上的时候,差不多也半死不活了,可……  漆黑的眼底闪过一缕不解,慕容九承认,沈天歌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很好奇,那天在地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是什么原因刺激了沈天歌,让她做出那么惊世骇俗的举动来。  可他知道,依照他与沈天歌目前的状况来看,那个女人定然不会告诉他,所以,纵然他再好奇,也断然不会去自取其辱。  殊不知,无形中,两个人竟然在对待对方的态度上竟然出奇的默契,也不知该笑呢,还是该无奈好。  “你相信她?”  别人不清楚,跟慕容九相处多年的司徒南却很了解,因而,在听到慕容九的回答,不禁讶异的看向他,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嗯?”  好似没听懂司徒南的问话,慕容九搁下手里的笔,挑眉看向司徒南。  “阿九,你……”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相信了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  “怎么了?”  “没什么,我昨天没休息好,脑子有些不清醒。”  到嘴的话,司徒南终究没有说出口,他自己也说不出原因,但他很清楚,不管慕容九对沈天歌的态度如何转变,那都跟他无关,毕竟,那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而已。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