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十章 千金大盗

第十章 千金大盗

2375 2015-12-01 00:00:00
  “女人,以后给本王收敛点,别再试图挑战本王的底线。”话语落下,慕容九当即拂袖离开。  沈天歌看着慕容九消失在门处的身影,一脸不爽地道:“你丫的以为你是谁啊,别将老娘的让步当成是你一而再再而而三欺负老娘的本钱。”  慕容九离开沈天歌的院子后,径直去了书房,书房中,司徒南坐在慕容九的位置上,一边饮茶,一边漫不经心地翻阅着慕容九放在桌上的书。  当慕容九推门进来时,只是微微抬眼看了慕容九一眼,便又垂下头继续看书。  慕容九捡了张椅子坐下,不悦地问道:“找本王有事?”  司徒南并未回答慕容九的话,只是轻放下手中的茶盏,拂袖起身,继而在房中不断来回踱步,神色凝重。  认识这么多年,很少见司徒南露出过这样的神情,慕容九当即意识到司徒南接下来要说的事可能有些棘手。瞬时也不催促,只是静静凝眉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司徒南终于顿住步子,抬眼看着慕容九,沉声说道:“阿九,据可靠消息,五千金将会出现在明日的赌王大会上,你可得趁早布下天罗地网,一举将这个恶贯满盈的江洋大盗给捕获了,以安商贾之心。”  江洋大盗五千金来无影去无踪,短短几年间,劫获无数珍宝,其中损失最严重的便是那些称霸一方的巨商们。他们每年上缴的税银可是国库总收入的三分之一,既然朝廷收了他们的税银,就得对他们的人身财产进行保护。  江洋大盗五千金恶行满天下,几乎每年上报的棘手案件,大半都是出自他的手笔。朝廷为捉拿五千金,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慕容九凝目,叹道:“这五千金向来狡猾,但却是个嗜赌如命的大赌鬼,此次赌王大会若没有赌计能与他平分秋色的人出现,他恐怕不会轻易露面。”  “是啊,为了对付他,我早已使人暗中网络赌术高超之人,奈何,一直都没找到一个能与五千金相匹敌的对手。”司徒南一脸泄气地说道。  慕容九脑中陡然闪出一道身影,据他所知,他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妃赌术精绝,她若能出手,那江洋大盗必定现身。  想到此,慕容九突然一脸神秘地笑道:“此事我已有安排,司徒,你先去回去,着手准备,明日赌王大会上,务必将五千金拘拿归案。”  依照司徒南对慕容九的了解,既然慕容九这么说了,就一定有把握能在明日的赌王大会上将五千金一举擒获。当下也不多疑,转身潇洒离去。  慕容九起身出了书房,缓步向沈天歌居住的院子行去。  慕容九突然出现在鹤院,沈天歌一脸惊讶地看着那不请自坐的某人,没好气地问道:“喂,你来我这儿做什么?”说着目光在慕容九那微敞的衣襟上溜了一圈,顿时伸手拉紧自己的衣襟,轻咳了两声,道:“那个,你也知道,我虽然奔放,但至少等我们之间有了感情再那啥,你说是吧?”  虽然之前一直幻想哪一日能将这只妖孽拆骨入腹,但真的等到那一天了,她却有些踟蹰不前了。  听着沈天歌误解的话语,慕容九心底动容,别看这女人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劳资天下第一的无赖模样,却难得的也有这么小女儿情绪的时候,着实令他吃惊不小。  慕容九轻咳两声,道:“女人,本王今日来,是想让你帮本王做一件事。”  闻言,沈天歌身躯微怔,顿时反应过来是自己会错了意,一时间,羞窘难堪,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或者挖个坑将自己埋了。  “靠,你丫的不早说。”掩饰了自己的窘迫后,沈天歌惊声怒道。  咦,这家伙刚才竟然让她帮他,如果真是如此,她是不是可以就此机会大大地狠捞一笔。  “哎,你刚才说让我帮你,快说,让我帮你做什么?”反应过来的沈天歌突然一脸兴奋地催促道。  看着沈天歌满眼闪着算计的精光,慕容九目光微闪,沉声说道:“明日随本王参加赌王大会,如果表现好,本王会给予你一定奖励。”  “赌王大会,”沈天歌眼底大放异彩,要说赌钱,他可找对人了。  “不过要我帮你也行,你首先得答应我三个条件。”压下心间激荡的情绪,沈天歌一本正经地说道。  “说。”慕容九挑眉。  “第一个条件,明日我所赢的银两尽数归我。”沈天歌开出第一个条件。  “好。”  “第二个条件,以后我得自由出入王府,你不得让人阻挠。”  慕容九默了片刻,方缓缓点头,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会趁火打劫的。  “至于第三个,我暂时还没想到,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只要慕容九答应她开出的这两个条件,其他的都不是事儿。  两人立了字据‘画了押’,算是达成了协议。  将慕容九送出院子后,沈天歌便喜滋滋地倒头大睡,养足精神,明日得大战至酣。  翌日,沈天歌早早起床,束胸着男装,临出门前还不忘对着镜子自恋一番:“老子太帅了有木有。”  当沈天歌来到王府大门处时,门前的街道上,一辆马车早已候在了哪里。沈天歌爬上马车,看着坐在车内阴影里的慕容九,笑着打了声招呼:“早啊。”  慕容九缓缓将视线移到沈天歌脸上,见她一袭男装穿得颇为飒爽英姿,心下微动,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永远猜不透的秘,在他以为他已经了解了这个女人后,却突然发现,他对她还是一无所知。  这样虚无缥缈的感觉令他心绪不宁。  “小九,你得先和我说说接下来需要我做些什么。”沈天歌知道,慕容九可不会这么单纯地拿钱让她去赌。  “你只需顺利夺下赌王桂冠便可。”慕容九一脸若有所思。  沈天歌一脸怀疑地看着慕容九,道:“就这么简单?”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