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一章 暴打皇子

第一章 暴打皇子

2394 2015-12-01 00:00:00
  猛然睁眼,极目过处,雪白幔帐低垂逶迤,床前一道古旧兰石画屏堪堪阻隔了看向外间的视线。  赵离心下茫然,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房门推开,一个模样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跑了进来。来人一身复古装扮,头梳双髻,一见她便扑身上来,喜极而泣:“小姐,你总算醒了,奴婢以为你不要奴婢了呢?”  盘问一番之后,赵离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穿越成流云国丞相府嫡出大小姐沈天歌了。  “靠,还真他娘的穿越了。”  沈天歌忍不住悲愤哀嚎,这么狗血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她这堂堂一介杀手身上,不过,听说古代盛产美男,想到能一饱眼福,低落潮湿的情绪瞬间高涨到极点。  听着自家小姐一个人在那自说自话,淡绿陡然想起正事儿来,不由轻声说道:“小姐,让奴婢伺候你更衣吧,待会儿三皇子可要来探望你呢。”  三皇子?  一听来人是个皇子,沈天歌顿时眼睛一亮。  在小丫头的帮助下更了衣,院外便来了一位俊美男子,沈天歌一见来人,面如冠玉,风流倜傥,顿时双眼冒心。  三皇子眼见沈天歌脸上那抹熟悉而恶心的花痴表情,眉头嫌恶地皱起,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之色,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不由敛了思绪。  缓步走近那正对着自己犯花痴的白痴女人,故作深情地凝着沈天歌,满目沉痛地道:“天歌,让你受委屈了,当听到那个消息后,本王只恨当时没能陪在你身边,不然那样的事便不会发生了。如今这般,如果你不愿嫁给我九弟,本王便去跪求父皇下旨解除你两的婚约,就算为此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看着沈天歌渐渐趋近脸,慕容祈深情的‘忏悔’戛然而止,眼底厌恶之色一闪而逝,这抹情绪虽然快如闪电,依旧被沈天歌快速扑捉到了。  她不禁心下冷笑,感情这三皇子是来演戏的,虽然不知道他口中的九弟是谁,但若不顺他意,岂不辜负了他不辞辛劳特意赶来这做戏的一番苦心。  沈天歌心思电转,倏地双眸蕴泪,低低地抽噎道:“如此,民女便心领了,只望王爷说到做到,民女便在此等候王爷佳音了。”  说完,她快速抬头看了三皇子一眼,瞥见他呆愣的表情,心下冷笑,看你还能装到何时。  慕容祈哪里知晓,面前之人早已不是那个任由他摆布的沈天歌,身体里已经住进了另一个灵魂,二十一世纪声名赫赫的二流杀手赵离。  思量了一番,三皇子还是不死心地道:“天歌,你放心,本王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你的,只是也许自此之后,我们也只能两地相思了。”轻叹一声,三皇子的眼中勉强流露出一丝伤感,他自是知晓沈天歌对自己的情谊,相信她听到两人以后不能再见面了,一定会开口阻止的。  果然,他刚一说完,就见沈天歌快速抬头,深情款款的看着自己,三皇子心底顿时燃起熊熊的希望之光,只要这个女人还爱慕自己,自己便有本事让她言听计从。  只是……  不待他有任何准备,冷不防怀中陡然多出了一具娇软身躯。三皇子瞬间似被什么恶心的东西黏住了般,正要伸手推开怀中的女人,手方抬起,顿觉眼前一黑,瞬时失去了知觉。  沈天歌退身一步,看着那瞬间摔倒在地的男人,眼底闪过浓浓的鄙夷,“白白生了这么一副好皮囊,竟然这样笨,真是浪费!”  淡绿早已被沈天歌的举动惊住了,“小……小姐……”颤颤巍巍的才说了两个字,下一刻,顾云歌的举动彻底将淡绿吓傻了。  她嘴巴慢慢找张大,看着沈云歌冲上去对着三皇子就是一顿胖揍,只打的那张俊脸面目全非,鼻血横流,这才拍了拍手,停下。  淡绿此时已经惊吓的说不出话了,忽然看到沈天歌转过头来,对她说:“去书房给我拿笔墨纸砚过来。”  很快,淡绿拿了东西回来。  沈天歌冲着地上昏迷不醒的人嘿嘿奸笑两声,抓起笔刷刷刷快速的写了张五十万的借条,直接拉着三皇子的手摁了手印。  “啦啦啦~太爽了~”对着借条大大的亲了一口,沈云歌得意的将借条收进怀里,又在将三皇子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两脚,然后便直接让淡绿找了两个可靠点的家丁,给了些碎银子,直接将三皇子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后门扔了出去。  至于怕不怕被人认出三皇子来,这完全不在顾云歌的担忧范围内,此时三皇子那张脸,定然连他娘都认不出来!  是夜。  沈天歌刚洗漱完毕,正待熄灯睡觉,顿觉身后有若芒刺在背,凭借多年来的敏锐嗅觉,自是早已发现屋内有人。  沈天歌缓步走到床边,伸手在枕头下一阵摸索,窸窸窣窣磨蹭了半响,这才一脸失望地自言自语道:“咦,我明明记得放在这里的啊!怎么会没有呢!”  喃喃自语间,人已走到了横梁正下方,纤手轻举,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脑袋,而在这无足轻重的举动中,一股清淡的幽香若有似无地漫开来,当藏在暗处的人反应过来时,只来急暗骂一声卑鄙便失去了知觉。  沈天歌垂眸,视线落到地上之人脸上时,顿时到抽一口凉气。  她看到了什么?谪仙还是天神?  脸颊宛若上苍的精雕细琢,每一道弧线都完美无瑕,那眉,似聚了临渊轻雾,世间所有的瑰丽都聚在了此处。那薄如蝉羽的长睫下掩映的又是一处怎样的糜丽奇景?  悬胆俊鼻下那方轻抿的薄唇,滟若朝霞映雪,那极致的弧度,惊心动魄,颠倒容华。一袭鎏金黑袍包裹着那具修长劲壮的长躯,领口轻开的一线玉色,令人心驰神往。  不知不觉间,沈天歌的魔爪已经在无双的容颜上来回搓揉了几个回合,手下的触感,犹如一匹上好的锦缎般滑爽,在某人正肆无忌惮地吃着豆腐的同时,那双轻瞌的眸子陡然睁开,伴随着风光霁月而来的是浓烈杀机。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