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二十七章 你想干什么?

第二十七章 你想干什么?

3833 2015-12-01 00:00:00
  一个晚上没睡好,沈天歌的脑海里想得都是慕容九又抽什么风了,好端端的,竟然给她下那样的禁制。  不说今天她跟慕容昭有约,就是她这个人本身,也不是那种坐得住的人,然偏偏慕容九禁了她的足,这岂不是要她的命吗?  可沈天歌也明白,慕容九一向说一不二,他不让她出门,那任凭她是九王妃,也绝对不可能走出这王府一步。  这可怎么办好?  不是没想过去找慕容九服个软说句好话,让他放行,但慕容九这场火来得莫名其妙,沈天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儿惹到他了,所以,想了半天,没想出个结果来,也就作罢了。  再说了,凭什么每次都是她服软啊?  她又不欠他的,每次两个人起冲突,都是由她示弱,她早就不爽了,现在连带着慕容九莫名其妙发疯,也要她去示弱安抚,沈天歌觉得自己简直快成圣母了。  要不……偷偷跑出去?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急着要去第一赌坊大杀四方的沈天歌如是想着,随即又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办法。  她知道,这王府四周都潜伏着暗哨的,没有慕容九的命令,那是连一只蚊子都别想飞出去,更别提她一个大活人了。  但如果不偷偷潜出去的话,今天就要错过难得可以宰慕容昭一顿的机会了,那可不好。  思前想后,沈天歌决定先观察观察,看看情况,再做决定,所幸,观察了半天,似乎没发现有加强防卫,这让沈天歌喜上眉梢,可她没忘了,慕容九才是那个终极大boss,若他在的话,就算不加强防卫,她沈天歌也断不可能飞出他的五指山。  “九王爷呢?”  寻思了半天,沈天歌决定先去探探虚实,因而,很快,她就找到了不知正要去忙些什么的管家,如是问道。  “王爷早朝还未归来,王妃有何吩咐可以告诉老奴,老奴可以替王妃办了。”  恭敬的行了礼,管家略有些诧异的看了沈天歌一眼,暗自思忖起来。  他与九王妃没多少交集,平时有什么事,也自有服侍她的丫鬟替她办了,所以,被突然拦住了,他便以为是遇上了丫鬟办不了的事,因而主动请缨,谁知……  “没什么事,就是随口问问而已。”  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缕精芒,沈天歌摆摆手,笑道:“你去忙吧,有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的。”  “是。”  虽然诧异,但在王府做了这么多年的管家,自然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因而,也仅仅的看了沈天歌一眼后,便躬身离开了。  “天助我也。”  待管家离开,沈天歌便飞快的奔回自己的屋子,换上一套男装,一路小心的避开那些潜伏在暗处的人,悄悄的从后门溜了出去,直到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她一颗悬着的心才总算放了下来。  太好了。  总算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来了,沈天歌脸上忍不住挂上大大的笑容,一展折扇,便朝着第一赌坊而去,殊不知,她所做的一切,早已经落入了从她离开王府就一路尾随而来慕容祈眼中。  他本不想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的,而是打算光明正大的拜访九王府,尔后,旁敲侧击的试探一番沈天歌,看看昨天那事到底是不是她所为。  可没想到,他坐在轿子里,碰巧撩起轿帘,就看到了鬼鬼祟祟女扮男装的沈天歌,顿时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后,立马下了轿子,将人打发回去,而他自己则悄悄的跟了上来。  “哎呀,大掌柜的,你可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呀。”  沈天歌刚走进第一赌坊,眼尖的掌柜就发现了她,立马笑呵呵的迎了过来。  “最近生意怎么样?”  虽这么问着,但沈天歌从店里人满为患的情况就知道,生意定然差不了,不禁心情大好,连脸上的笑容都不自觉的真实了几分。  “托掌柜的福气,新发明的赌具大受欢迎,天天都这么热闹。”  早就对沈天歌心悦诚服的掌柜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拍马屁的机会,指了指四周赌得热火朝天的赌客们,笑道。  “那就好。”  点点头,沈天歌那股子瘾被现场的气氛彻底勾起来了,因而,也不耽搁时间,很直接的问道:“七王爷来了吗?”  “来了,一早就在雅间候着呢。”  指了指一个房间,掌柜答道。  “嗯,不用招呼我了,你忙吧。”  客气了一句,沈天歌便朝着慕容昭所在的房间而去,一脸的跃跃欲试。  “你来啦?”  乍看到沈天歌出现,慕容昭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毕竟,昨天他九弟的反应那么剧烈,依他的了解,今天断然不可能放沈天歌出来,所以,他虽然如约而至,但心里其实并没有抱什么希望。  可谁知,他才等了不过一个时辰,沈天歌就出现了,这既让他欣喜不已,又令他满腹疑惑,可不管怎么样,能看到沈天歌,他还是很高兴的。  “答应你了,自然会来,怎么,你不希望我来?”  自然察觉到了慕容昭的反应过于大了,沈天歌不禁微蹙了眉头,看了看他,却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放弃,很直接的开口问了出来。  “怎么会?”  他怎么可能不希望沈天歌赴约呢?  只不过,因为他九弟的关系,他以为他会……可没想到,慕容九居然放人了,这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但这些事,慕容昭并不打算一一说给沈天歌听。  “我们今天玩什么?还斗地主吗?”  这个雅间里,也就他们两个人,慕容昭自然察觉到了,但这也不是问题,毕竟,这可是第一赌坊,想抓个人来作陪,并不难。  “玩什么斗地主啊,上次玩了一天,你不腻我都腻了。”  更重要的,是上次玩斗地主的场景并不美好,她才不要重温那场噩梦呢。  “那玩什么呢?”  他好赌,对新的赌具兴趣尤为大,可若是沈天歌不玩,他也不会丢下她自己跑去玩,再说了,跟那些人玩哪有跟沈天歌玩得尽兴?  “再找些人凑桌,我们推牌九吧。”  沈天歌的提议慕容昭自然不会反对,而赌王相邀,那些早就想要见识见识她的赌术的赌徒自然积极响应,很快,就围了一圈人,热火朝天的赌了起来。  直到天色渐暗,方才以沈天歌的大获全胜结束,那些见识过她精湛赌技的人,纷纷流露出敬仰的目光,依依不舍的目送她离开。  慕容昭本是想送她的,可遭到了拒绝,恰好他正好想起一个事,也就不再坚持,与沈天歌出了赌场后,便分道扬镳了。  肚子有点儿饿,沈天歌也就不急着回去,径自找了个地方饱餐了一顿后,这才慢悠悠的往回走,而此刻,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谁?”  眼看着就要到九王府了,谁知,腰间突然传来一股劲力,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就被带到了一处僻静的小巷里。  “慕容祈?”  看清来人,沈天歌微蹙了眉头,口气不善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她可没忘记,这个男人是个怎样的人,而他突然出现在这里,又用这样的方式将她带到这样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定然不安好心。  她才不会傻乎乎的等着,于是乎,沈天歌不着痕迹的从腰际摸出个小瓶子,悄悄的握在手里,只要慕容祈有丝毫的异动,她就能第一时间出手,解决了他。  “你跟第一赌坊什么关系?”  并没有回答沈天歌的话,慕容祈静静的看了她半响,突然开口问道。  “这跟你无关。”  并不知道白天的一切,早就落入了慕容祈的眼里,沈天歌听闻他的话,紧皱了眉头,直觉这不是个好的开头,不禁紧了紧握着瓷瓶的手,满是戒备的看着慕容祈。  “它是你的,对不对?”  初听到那个第一赌坊的掌柜唤沈天歌大掌管的时候,他也吓了一跳,可随之而来的,就是浓浓的喜悦。  在京城,谁不知道第一赌坊是个谋取暴利的地方,而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因此,他才会耐心的等在外面,随便思考着,怎么从沈天歌手里将之占为己有。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心下一惊,沈天歌脸色变得很难看,刚刚那一刻,借着月光,她清楚的瞧见了慕容祈那贪婪的眼神。  “把它给本王。”  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慕容祈一点儿也不收敛自己想要将第一赌坊占为己有的欲望,一来觉得没必要,二来是认为沈天歌必然不会违逆他,所以,一切就变得那么理所当然起来。  “呵。”  听闻慕容祈的话,沈天歌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我凭什么把它给你?”  “你敢忤逆本王?”  没想到沈天歌会跟他唱反调,虽然她并不是第一次对他无理了,但也不知道慕容祈太过健忘还是对自己太自信,始终不愿去正视。  “慕容祈,我记得上次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你若不长记性,我是不介意再说一次的,只不过……你确定你真的想再听一次?”  退开几步,远离慕容祈的禁锢,沈天歌这才幽幽的开口说道:“我跟你真的不熟,第一赌坊,我是不会把它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