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二十九章 别为难我成吗?

第二十九章 别为难我成吗?

3807 2015-12-01 00:00:00
  该怎么应付慕容九呢?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沈天歌整个人都舒爽了,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手到半空中时,突然一顿,随即垮了下来,苦了一张俏脸。  她昨天不仅偷跑了出去,还玩到那么晚才回来,这也就算了,被慕容九当场抓包,她好像一句话也没解释,就溜了。  依照她对慕容九的了解,绝对会大发雷霆,毕竟,他是那么小气的一个人,又非常的独裁霸道,被她一个弱女子如此无视,不发火才叫人心里发虚。  坐以待毙。  这可不是她沈天歌会做的事。  “得想个办法才行。”  盘腿坐在床上,沈天歌一手撑着脑袋,懒懒的倚靠在床头,思考着,须臾,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抹亮光,利索的翻身下床,飞快的梳洗之后,沈天歌就直奔慕容九的书房。  看样子,她竟是打着先下手为强的主意。  “慕容祈大婚已过,你得……”  书房里,司徒南正轻拧着眉头,提醒慕容九小心注意慕容祈的动向,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破门的声音打断了,不禁眉宇拧得更紧。  正待揶揄几句,却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大大咧咧的闯了进来,见到他的时候,那精致的俏脸上还露出明显的错愕,但很快又恢复了浅笑,“啊,你们在谈事情啊,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啊,我……等会儿再过来。”  她本意是想化解横在她与慕容九之间的结的,没想到,那头还没解开呢,又添新的,顿时让原本斗志昂扬的沈天歌心生怯意。  她也没想到,她的运气竟然如此之好,掐算着这个时候慕容九应该刚刚下早朝回来,应该还没开始一天的办公才是,她正好过来把事情解决了,反正就算没能有个圆满的结局,但至少,她可以保证慕容九不会太为难她,可……  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慕容九竟然一回来就在谈事情呢?  “司徒南见过王妃。”  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司徒南行了个礼,阻止了沈天歌欲离开的脚步。  不怪他惊讶,要知道,这王府里,慕容九的书房可算是禁地,没有他的命令,府中的人是绝对不能踏进一步的,更别提以这么粗暴的方式了。  换作之前,他敢肯定,这王妃必然死定了,可现在,在确切知道了慕容九的心思后,司徒南不禁开始好奇起来,慕容九会怎么处理这胆大妄为的王妃呢?  “呵呵,那个……我认识你吗?”  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沈天歌敢肯定,这个模样长得不赖的男人必定是故意的。  而她也早就认出来了,上次半夜遇上刺杀的时候,跟随着慕容九一同前来的就是这个男人,尔后,在地牢,负责审讯的,也正是他。  沈天歌不禁纳闷了,怎么感觉这个男人与慕容九几乎形影不离呢?  好像……哪哪都有他。  忍不住抬眸看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慕容九一眼,并没有看出什么来,可沈天歌知道,在慕容九的心里,眼前这个男人绝对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  慕容九不是一个会轻易信任别人的人,一来,他出生的环境决定了他必定生活在荆棘之中,二来,也许是个性或者经历所致。  虽然沈天歌并不是很清楚,慕容九生活到现在,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事,但她想也能想到,生在帝王之家,绝对不可能想平常人家那样,一帆风顺,所以,这就注定了他的性子,也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他为人处世的风格。  可显然,从这个男人可以在任何时候出现在王府的任何角落来看,慕容九对他是绝对的信任和纵容,否则,他断然不敢这么放肆。  单就这一点,沈天歌就不得不对司徒南这个男人高看几分。  然该死的,他们说到底也没什么交集,那这个男人为什么没事就跟她过不去呢?  沈天歌有些无语问苍天,难道她命中犯小人不成?  “呵呵,王妃真风趣。”  不认识?  别的不说,就上次她出现在地牢里,他们就正面对上过,虽然没说几句话,但司徒南并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很容易被人忽视的人。  “你们还有事要谈吧,那个……王爷,我先走啦,你们慢慢谈,不用着急。”  再次翻了个大白眼,沈天歌没心思理会司徒南到底什么用心,她现在就想赶快离开这里,要知道,这里真正可怕的不是别人,而是慕容九。  “女人,本王还没同意呢。”  见沈天歌撒丫子就往外跑,一直沉默不语的慕容九忍不住轻蹙了眉头,终于开了口,瞬间就让沈天歌整个人都僵了僵,尔后,方才讪讪的转身,看向慕容九。  “王爷,你们谈得都是家国大事,那些我可不懂,留下来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所以,还是让我哪儿凉快哪儿去吧,可别耽误了你们的大事。”  虽然之前准备的措辞完全用不上,但这还难不到沈天歌,眼眸一转,立马就想好了应对之法。  “噗——”  “你找本王有事?”  冷冷的瞪了一眼被逗笑的司徒南,见他有所收敛,方才移开视线,继续盯着沈天歌看。  “没……没事,我一个妇道人家能有什么事呢?”  拜托,能不能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沈天歌被慕容九那过于深邃的眼神看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的移开了视线,不敢与慕容九对视。  “本王曾下令,擅闯书房禁地者,杀无赦。”  见沈天歌这般,慕容九也不着急,收回视线,淡淡然的说道:“王妃是想要试试看这条禁令吗?”  擦!  闻言,沈天歌整个人顿时就怒了,可偏偏慕容九的样子也不像开玩笑的,她又没那个勇气真的与慕容九对着干,只能狠狠的瞪了慕容九几眼,方才咬牙切齿的哼道:“不想。”  她到王府这些时间,又没有人告诉过她,王府有这么一条禁令,更何况,上一次她已经踏过这里了,也没有听慕容九提及过,所以,今天就很自然而然的跑过来了,谁知道,这背后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  她就说嘛,这么重要的地方,怎么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敢情……  越想越生气,连带着站在一旁的司徒南也遭到了几记冷眼,不禁觉得很冤枉,但在这个时候,他也只会站在一旁围观,而断然不会突然开口,将炮火引向自己。  “说吧,到底什么事?”  这话明显是给沈天歌找了个台阶下,意思很明显,只要沈天歌如实告诉他,突然闯进来找他的原因,他就不会追究她的擅闯之罪。  听闻此言,连站在一旁的司徒南都有些惊讶的看了慕容九一眼,但很快他就释然了,毕竟,上次地牢都让她去过了,又怎么可能真的追究她擅闯的罪呢?  之前之所以搬出那条禁令,只怕也是担心王妃不肯说真话吧。  “我真没什么大事,你先忙吧,我等会儿再过来。”  慕容九都已经退让到这种地步了,可偏偏沈天歌还不识趣,不肯顺着他给的台阶下,顿时将气氛又弄得沉抑起来,只看得司徒南一个头两个大,忍不住抬手抚了抚额,不敢去看慕容九的脸色。  不用想,依照他对其的了解,这无疑于挑衅的话,定然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看,从四周骤降的温度就可以看出来,可他倒是很好奇,慕容九到底能为他的王妃退让到何种程度。  “女人,你真的想死吗?”  诚如司徒南所料,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慕容九的脸色沉了下来,说话的语气也冷了几分。  “好吧好吧,我说还不成嘛。”  她也是为了他着想好吗?  不识好心人。  沈天歌在心里哼哼着,见慕容九真的生气了,她也懒得管还有个外人在场了,立马很没骨气的妥协了,其变脸速度,令原本还以为她至少还要再扛一会儿的司徒南大跌眼镜,不禁思忖:早如此,又何必一开始强撑呢?  “嗯。”  这个时候哪有心思去理会不出声的司徒南在想什么,慕容九见沈天歌妥协,瞬间就收敛了自己的怒气,轻嗯了一声,以此示意沈天歌可以开始说了。  “王爷,我问你,假如……我是说假如啊,有人欺负我,你会帮我吗?”  漆眸静静的看着慕容九,沈天歌试探着问道。  “不会。”  毫不犹豫的给出答案,慕容九上下打量了一番沈天歌,倒不是他绝情,而是他觉得这个世上能欺负沈天歌的人还没出生,她不去欺负别人就很不错了。  “我就知道。”  这个答案一点儿也没出人意料,尽管她在问出那个问题时,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好吧,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我要出去,你下了那道禁令,可不可作废?我要是总偷偷摸摸的出去,被熟人看见了,丢脸的可是你王爷,更何况,哪天我要是一个没忍住,伤了你手底下的那些精英,那可就不好了。”  收敛了情绪,沈天歌终于不再跟慕容九绕圈子了,直奔主题道:“再说了,这事若是传到皇上耳中,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万一惹恼了皇上,到时不还得劳烦王爷费心嘛,所以,你就大发慈悲,别为难我跟你手底下那些人,成吗?”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