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二十章 小气男人果然不可信

第二十章 小气男人果然不可信

2859 2015-12-01 00:00:00
  可恶。  地主是慕容昭,沈天歌抓了一手好牌,原本完全能够打慕容昭一个反春天,没想到,才第一张牌,慕容九就直接拿牌压了,连给她出牌的机会都没有。  罢了,能赢就好。  沈天歌对这两个男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见惯不惯了,她也不抱着能一把将她损失的那些金银尽数赢回来。  哦不,沈天歌已经彻底对赢回白花花的银子不抱任何希望了,她现在最想要做的事,就是能在这两个男人手里赢上一把,一把就好。  但显然这是一种奢望。  没错。  自从跟这两个男人斗上地主后,她这个堂堂的赌王,竟然没有赢过一把,简直丢人。  不是她的赌技不如人,也不是她今天点背到了极点,而是眼前这两个男人明争暗斗的太凶悍,压根就不给她任何出牌的机会,而偏偏她完全不能反抗。  试想,一个是九王爷,一个是七王爷,她不过是个不受宠的人,拿什么跟人家抗争?这不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荷包里的银子飞向这两个人。  好吧,沈天歌倒是忘了,多少次,可怜的七王爷慕容昭被她赢得干干净净,最后还开口让她出资雇轿回府的事了,那个时候,她可没将慕容昭看作七王爷过,出手也没半点儿手下留情。  其实说到底,沈天歌气愤的源头还在慕容九身上。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当她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做地主叫叫牌,结果慕容九一脚踹过来,趁着她吃痛的档口,硬生生抢了她的地主,尔后,一番较量之后,狠狠的赢了她数万两银子走。  “赢了。”  就在沈天歌自哀自怨的时候,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顿时将沈天歌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然后脸瞬间就黑了下来,堪比锅底。  “怎么回事?”  她不过是晃了个神,怎么就被炸了五六炸?  最可恶的,还是这把赢得人为什么该死的又是慕容九?  “女人,你不专心。”  好。  很好。  他这个大活人坐在这里,她居然敢走神,还走得这么彻底,简直不将他放在眼里,简直可恶。  不过,似乎从将她娶进门那天开始,这个眦睚必报的女人就没将他放在心里过,平日里的冒犯也不少,更别提她那些层出不穷的新花样,每次用在他身上,也未见半分手软。  “不玩了,没意思。”  赌是一件高雅富有乐趣的事情,她可不想将这个爱好变成今后的噩梦,那她沈天歌的人生可就灰暗了。  所以,为了她的美好生活,也为了她荷包里的银票着想,沈天歌果断的决定,今后绝对不跟这两位爷赌钱。  “嗯?”  剑眉轻挑,慕容九微眯了双眼,只一个音,就让沈天歌的身体本能的僵了僵。  “我累了,玩不动了,两位若真的兴致高昂的话,不如等让我出去将那些堂倌找回来,他们的牌技也不错,保证两位尽兴。”  反正不管怎么样,沈天歌已经打定主意,绝对不可能再亲自上阵,拿钱陪这两位斗个你死我活。  “那今日就到这吧,九弟,天歌累了,你我若是有兴趣的话,不妨改日再战?”  慕容昭本就没有争强好胜之心,只不过,他莫名受到了来自慕容九的迁怒,加之他本就对这纸牌的玩法有兴趣,自然而然也就乐得陪他乐一乐。  不过,他没想到,慕容九竟然那么霸道,不仅分毫不让他,连沈天歌在屈于他的威压,从头到尾都没有出过手。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赢沈天歌的钱,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胸口闷闷的,自然而然也就少了几分赌钱的兴致。  如今,沈天歌既然提了出来,他断没有错过这个机会的道理,却没想到,在他说完,慕容九突然迸射出一股寒气,直冻得沈天歌心那个颤啊。  “七哥如此这般说,那今天就到这里吧。”  将手里的牌随意一丢,慕容九竟然同意了,这倒让沈天歌和慕容昭大吃一惊,不禁齐齐挑眉看向说话之人。  “赌了这么久,想必七哥也累了,不如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这话若是慕容昭听不懂的话,那他也就枉费出生在皇室了。  “对啊,我想起来我还有事,就先走啦。”  站起身,好似恍然大悟一般,慕容昭急忙忙告辞,走到门边,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沈天歌,笑道:“天歌,我改天再来找你玩。”  尔后,不等慕容九发飙,慕容昭就逃也似的离开了,留下一脸阴沉的慕容九和笑嘻嘻的沈天歌二人。  “咳咳--”  “好了,这人也走了,王爷,我们是不是该履行诺言啦?”  许是沈天歌那脸上的笑容太过碍眼,又或者,是慕容九觉得她看别的男人离开的背影太久,这才咳嗽提醒,谁知,他刚起了个头,沈天歌就像回魂一般,目光灼灼的看向慕容九。  今天输了不少银子出去,沈天歌是真的心疼加肉痛,她可不喜欢自己荷包空空的感觉,因而,自然第一时间要把损失找补回来。  “什么诺言?”  佯装听不懂的样子,慕容九不解的问道。  “王爷,您可是大人物,总不会如同市井宵小那样食言而肥吧。”  一听慕容九的话,沈天歌的心就“咯噔”一下,瞬间就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微蹙了眉头,看向慕容九,却殊不知她越如此,慕容九就越气恼。  “女人,注意你的措辞。”  危险的眯了眯双眼,慕容九淡淡然的提醒道。  “你--”  可恶。  沈天歌恼怒的瞪着慕容九,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非在这个男人身上瞪出两个洞来。  她当时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鬼迷心窍的信了慕容九的鬼话,硬是陪着他玩了半天,输了大笔的钱出去,这会儿倒好,这个男人摆明了要赖账,她的银子啊。  “本王怎么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慕容九轻松了口气,挑眉看向沈天歌,似笑非笑。  “王爷好得很,这里没了乐趣,王爷还是快些回府处理要务吧,否则,耽误了王爷的大事,岂不是我的过错了?”  哪怕心里都快吐血了,沈天歌还是很理智的克制住了,只不过,心里早就把慕容九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女人,本王有笔买卖,你想不想知道?”  之前的郁气一闪而逝,慕容九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暂时放过了沈天歌,开始说起今天来这的目的。  “王爷,我可以拒绝吗?”  才在这个小气男人身上栽了一个大跟头,沈天歌可绝对不会栽倒第二次,可这个男人偏偏又让她忌惮,于是乎,她才会如此小心翼翼,可心里再一次将慕容九咒骂了一通。  “你说呢?”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