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七章 千金有喜

第七章 千金有喜

2382 2015-12-01 00:00:00
  沈如月浑身颤抖着看着那渐渐走近的大夫,由于惊恐,沈如月颇有些语无伦次:“姨娘,月儿月儿没事了,不用,不用大夫探病了。”说着,右手死死地拽着柳姨娘的袖子。  “老爷,既然月儿没事了,那便请大夫回去吧。”感受到女儿的情绪,柳姨娘突然转眼看着沈伍奇,温声软语地说道。  “柳姨娘难道没看见月妹妹脸色还这么差吗,怎能睁眼说瞎话呢。”沈天歌突然插话道。  目光在爱妾和自己不怎么待见的大女儿身上流转了一圈,沈伍奇威严的眉宇紧皱,一个坚持不让自己的女儿看医,一个却又极殷勤地要求看医,两人都不是当事人。这其中究竟有何缘由?  当目光瞥见二女儿惨白得毫无血色的小脸时,沈伍奇心下微怔,既然二女儿脸色不好,又有大夫在场,不防让大夫瞧上一瞧吧。  “香儿,你且过来,我看月儿脸色不好,便让大夫看看吧。”沈伍奇摆摆手,示意柳姨娘将沈如月扶坐下,让大夫请脉。  柳姨娘脸色微变,似要开口拒接,突然对上沈伍奇阴沉沉的眸子,别人不了解沈伍奇这个表情代表什么意思,但她这个枕边人可是清楚得很,当即只觉浑身冰凉得如坠入冰窖。  见柳姨娘渐渐松开扶着自己的手,沈如月心下一凉,恶毒的目光再次射在沈天歌身上,那样子好似在说,你沈天歌且给我等着,我沈如月若能避过此劫定叫你生不如死。  得到沈伍奇的首肯,大夫当即便为沈如月诊脉,良久方笑着拱手道:“恭喜相爷,令千金有喜了。”  此言一出,沈如月当即瘫坐在地,一脸土色。  沈伍奇面色一沉,眉宇之间蕴着一股令人心悸的骇然戾气,阴冷的目光直射在瘫坐在地的沈如月身上,抬手指着沈如月,厉声喝道:“混账东西,竟做出这等有辱门楣的苟且之事,事到如今,你还想瞒到何时,还不快快招出那野男人是谁?”  沈如月面露惧色,微缩着身子,不断摇头,喑哑着嗓音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别问我,别问我………..”  看着自己最为宠爱的女儿突然状似癫狂,沈伍奇心下暗恨,不管女儿做出如何令他难堪的事,毕竟是自己的亲身骨肉,到底无法狠下心来将她浸猪笼,女儿不能怨,那便只能将所有的怒火都加诸在那个与女儿珠胎暗结的野男人身上了,若让他知道那个野男人是谁,他定将那人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愤。  接下来,在各种审问中,沈如月始终不肯说出腹中孩子的父亲是谁,最后还是沈天歌使了个损招才令沈如月松口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  尽管早有准备,但当知晓孩子的父亲正是三皇子慕容祈之后,在场众人各呈其色,唯有沈天歌一脸高深莫测。  想到不久前才被自己揍了个半死的三皇子,竟然早已和沈如月勾搭成奸,珠胎暗结。  丞相沈伍奇很快派人快马加鞭赶往三皇子府,将正在设宴款宾的三皇子给请了来。  当三皇子到达丞相府客厅时,看着坐在堂上的九皇子和一脸沉郁的沈伍奇时,眼底闪过一抹异色,但当目光触及到一双戏谑的明眸时,脑中突然涌上之前的羞辱画面,眼底陡然掠过一抹冰冷杀机,稍纵即逝。  “哈哈,原来九皇弟也在这。”三皇子笑着和慕容九打了招呼后,这才转眼看着一脸沉郁之色的沈伍奇,笑问道:“不知丞相大人叫人将本王请来,有何贵干?”  沈伍奇冷哼一声,道:“贵干不敢,只是小事倒有一桩,还望王爷能给个说法。”  话语方落,沈伍奇便扬声吩咐道:“将二小姐请来。”  当丫鬟搀扶着一脸苍白得毫无血色的沈如月踏进大厅的刹那,三皇子警告的目光直落在沈如月身上,看得沈如月浑身一个激灵灵的寒颤。  只是箭已离弦,再无任何回旋的余地。  沈如月避开三皇子投来的满含威胁的目光,径直走到堂中,屈膝跪下,盈盈一拜,以头抢地,一字一顿道:“父亲,女儿腹中的孩子正是三皇子的。”  此言一出,三皇子浑身如遭雷击,不过片刻,便平复下心间的怒意,一脸嘲讽地笑道:“沈小姐可真会说笑,本王府中美姬如云,实在是无心他人。”言外之意是,本王府中的美貌姬妾他都无心观赏,更何况是她这样一个容貌平平的女人。  沈如月心下冷笑,道:“王爷可以否认,不过王爷曾许诺过民女的事,民女可记得很清楚呢。”事到如今,她沈如月岂会不知,三皇子这是想置身事外,将她一个人推向深渊,她岂会如他意。  三皇子自是知晓沈如月话语中的意思,当下恼怒,但碍于丞相的面,只得压下。  “三皇子,这种事小女岂会冤枉你,这件事,如果三皇子不给个满意答案,那老夫即便是豁出老命也得在皇上面前讨个公道。”  沈伍奇一副鱼死网破的决然之态,着实吓到了三皇子,若真惹恼了沈伍奇,于他而言,完全捞不到任何好处。沈伍奇在朝威望极高,他犯不着与沈伍奇闹僵。就算娶了沈如月,以沈如月庶女的身份,娶进府也不过是个侧妃,这并不影响他正妃的位置。相反,娶了沈如月,从某方面来说,对他是利大于弊。  “丞相大人无须动怒,实不相瞒,本王确实是对令爱滋生了爱怜之意,只是生怕大人不答应,情难自禁,这才有了今日的一幕,之前本王矢口否认,不过是不想令月儿难堪罢了。”迎着沈伍奇锐利的目光,三皇子一脸诚挚地说道。  明知道三皇子是在做戏撒谎,纵然心中不爽,沈伍奇也只得缓下脸色,与三皇子商定相关事宜,希望三皇子尽快将沈如月娶过府。三皇子最终也答应在皇上面前请旨迎娶沈如月。  有九皇子在场作证,沈伍奇也不怕三皇子事后弄出什么幺蛾子,三皇子之事暂时落下帷幕。  回王府的路上,慕容九一脸莫测地睨着一脸惬意的沈天歌,心下直觉,沈天歌绝不会这么好心地为沈如月广开荣华门。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