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三十章 不安的感觉

第三十章 不安的感觉

3810 2015-12-01 00:00:00
  成吗?  大家各退一步,也免得闹僵啊。  沈天歌想了一个早上,思量再三,才做出的抉择,毕竟,她可不想每次都被慕容九压了一头,她百般讨好,这人还拿乔,对她爱答不理的。  这一次,她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反正,在慕容九的眼里,她早就是个大逆不道的人了,也不在乎再冒犯一次。  最差的结果不过是被禁足在王府里,没办法出去,跟现在的情况也没什么差别。  她来这里之前,又去看过各处的防卫,比昨天要严谨了许多,她再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除非是用药将那些暗卫偷偷迷倒,否则,根本没可能。  “噗——咳咳咳!”  给自己倒了杯茶,大大方方的坐在一旁围观的司徒南正喝了一口,想着沈天歌会对慕容九说什么事,没想到竟然听到了这么一番说辞,顿时呛了一下,猛咳起来。  真是小瞧了这王妃。  这胆子不是一般的大,挑衅慕容九也就算了,竟然还威胁起来了,她到底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司徒南不淡定了。  “王爷,同意吗?”  不咳嗽,她差点儿忘了这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在,但沈天歌可没有太多的心思理会司徒南,她两眼紧紧的盯着慕容九,见他迟迟没有回答,不禁有些着急的追问。  这又不是什么很难回答的问题。  她的话说的很明白,就算慕容九不取消禁令,她若想出去,也会像昨天那样,悄悄溜掉,必要时,还会采取极端手段,到时候大家撕破脸,还得由慕容九来善后。  没必要。  所以,为了大家的和平相处,把那道禁令取消,大家河水不犯井水,和平共处。  “你威胁本王?”  是不是他最近太放纵这个女人了?  慕容九微眯了寒眸,冷冷的锁定住沈天歌,他敢保证,若她再不知死活的顶撞他,那他非要给她一个难忘的教训不可,否则,以后岂不是真要爬到他头上撒野了?  好吧,其实不用等以后,就是现在,沈天歌在他面前也不见得有多收敛,虽然偶尔她确实会俯首做小,但哪一回真遇上什么事,她还不是该干嘛干嘛,哪有半点儿将慕容九放在眼里过?  “王爷说笑了吧,你是王爷,谁敢威胁你?”  该说的,已经说了,沈天歌之前还百般小心的心,这个时候突然放松了,顶着慕容九慑人的视线,径自走到桌边,抬手倒了杯茶给自己,喝了口,这才继续说道:“我这人的脾气不太好,王爷应该知道,一旦那火上来了,可就什么都不管了,我身上那些瓶瓶罐罐又多,万一拿错了……”  “你非要出去不可?”  不等沈天歌将话说完,慕容九就打断了她的话。  “无聊的时候就想出去玩几把。”  沈天歌很明白凡事都得适可而止,否则,一旦过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晚膳之前必须回来。”  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线了。  沈天歌爱赌,他是知道的,与其让她将王府搞得乌烟瘴气的,还不如任由她去她赢来的第一赌坊过瘾,更何况,在他厌恶她的时候,都未曾限制过她的自由,现在他对她已经……自然更没可能将她囚禁起来。  之前之所以会那么强硬的不让沈天歌出去,原因只是因为他不想看到沈天歌与慕容昭玩到一起,可事后,他一冷静下来,就后悔了,觉得自己这样太过小家子气。  当即就想要取消禁令,可又拉不下脸来,只好作罢。  不过,次日清晨,他去上早朝时,还是没忍住交代了一句——放沈天歌偷跑出去的话,若非如此,任凭沈天歌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可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全身而退。  “好。”  轻松了口气,沈天歌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  她原以为慕容九没那么好说话,至少,还得磨上小半个时辰,没曾想,他竟然这么轻易就妥协了,实在大出她所料,但不得不说,很合她心意。  “记住你的承诺,若不遵守,可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一想到沈天歌每次出门与慕容昭单独相处,慕容九的心就闷闷的,但他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好再三的警告。  “我保证。”  人逢喜事精神爽,沈天歌现在可没有精力去揣摩慕容九在说这话的时候是个什么心思,反正禁令解除了,她以后就不用偷偷摸摸的出去,这就够了。  这个时候,莫说让她答应以后晚饭前回来这个要求了,就是让她去摘天上的月亮,估计沈天歌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至于做不做的到……  可不在她的考虑范畴内。  “没事我就先出去了,不打扰你们谈正事。”  事情办妥了,沈天歌一刻也不想多待,一口饮尽杯中的茶,丢下一句,头也不回的窜出了书房,动作之快,让司徒南暗暗乍舌。  “阿九,你还……真纵容她。”  不仅为她打破了原则,一退再退,还明知道她出去与谁见面解除禁令,就不怕一个不慎,她被人给拐跑了吗?  可到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就变了味。  这可能是因为慕容九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一个让他心动的人,尝试着为对方改变自己,他不忍在这个时候泼他一瓢冷水,更何况,慕容九的转变,貌似跟他也有那么一丢丢的关系,他还不想自打耳光。  “嗯?”  抬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慕容九一时没听清好友的话,不禁挑眉看向司徒南,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在想,之前我说到哪里了。”  难得见慕容九不在状态,司徒南立马打了个哈哈,跳过了那个话题,开口说道:“昨天慕容祈出了一趟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大发雷霆,来伺候他的三王妃也被呵斥的花容失色。”  “探出来什么事了吗?”  成功的被转移了注意力,慕容九微蹙了眉头,问道。  “没有。”  说这个事,司徒南也收敛的之前的玩味之色,颇有些无奈的说道:“唯一知情的人就是沈如月,想从她嘴里问出来,并不容易,再加上,慕容祈若真不想让人知道,又怎么会不妨着她,平白让我们得了便宜?”  “可知道他昨天去了哪里?”  好歹也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这么多年,慕容九自然了解他这位三哥的脾性,因此,也赞同司徒南的话,放弃了从沈如月身上下手,而是另辟蹊径。  “这个倒不是很清楚,有人说看见他在你王府附近出现后,也有人说在第一赌坊外瞧见过他的身影,但更多的说辞是他昨天根本哪里也没去,而是在桦南茶馆坐了一天,傍晚方才离开。”  耸耸肩,司徒南叹口气,说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能暴露行踪,所以,慕容祈若存心甩掉我们的人的话,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什么时辰出现在九王府附近的?”  微蹙了眉头,慕容九隐隐觉得这事不简单,或许,还与沈天歌有关系,复又开口问了一句。  “你还真信啊?”  有些讶然,要知道,司徒南对这一说辞压根是一个字都不相信的,不说别的,单就第一点,若慕容祈要来九王府,必坐车辇而来,慕容九的人又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昨天并没有人来通报这事,可见其真实性不高。  再者,慕容祈又不是慕容昭,他不爱赌,没事跑去第一赌坊做什么?怎么都情理不通,又叫他如何相信?  “这事你让人盯紧点。”  并没有回答司徒南的问题,慕容九眉头拧得更紧,许久,方才开口交代了一句。  司徒南能想到的,他自然都能想到,也觉得那些可能性都太低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心就是有些不安,可他也不好将这种无凭无据的东西说出来,只能将之埋在心里。  “嗯,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并不觉得慕容祈发个火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但小心谨慎些总没错,司徒南应答了下来,转身就离开了书房……  黄昏时分,慕容九离开书房,前往膳厅。  “王妃呢?”  等了片刻,未见沈天歌的身影,慕容九不禁开口问道。  “回禀王爷,王妃响午时分就出门去了。”  管家很敬业的回答。  “哦。”  就这么急不可耐的见慕容昭吗?  慕容九眉头微蹙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拿起筷子开始用膳,可还没吃上几口,忽而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搁下筷子,起身离开了膳厅。  “你确定没看错?”  阴沉着脸,慕容九站在后院中,冷冷的问着单膝跪地的暗卫们。  “这……那鸾轿走得太快,属下并没有看清楚,但似乎就是三王爷的。”  察觉到主子情绪的变化,那被问及的人额上不禁沁出了一层冷汗,迟疑了片刻,方才开口回答。  “该死。”  不会。  一定不会的。  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了几分,慕容九顾不上其他,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一干暗卫面前,不知去向……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