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十九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第十九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2631 2015-12-01 00:00:00
  小试了几把,慕容九不禁挑了挑眉,这个小女人在赌术方面的实力不容小觊,一连四把,他都仅以一点的差距,输给沈天歌。  四万两,对于慕容九来说,根本不用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可赌这种事,若是一方一直输没有赢的话,就显得乏味无趣了。  “王爷,这把赌什么?”  得意洋洋的摇了摇手里的银票,沈天歌差点儿没把嘴咧到后脑勺去,见王爷兴致缺缺的,她就越发的高兴,毕竟,对于慕容九,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底气不足的。  不过,几把下来,她都赢得巧妙,也不知是她真的赌术不凡,还是慕容九刻意相让,但沈天歌自然是偏向于前者,毕竟,她对自己这方面的天赋一向自信。  “女人,换个有意思的玩。”  又不能用内力,光听几个骰子稀里哗啦的作响,他还真没多大的兴趣,若不是看到沈天歌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他早就不玩了。  “王爷的要求,小的哪敢不满足您?”  随意指了指四周空置的几张赌桌上的新赌具,也颇有些跃跃欲试之姿,毕竟,这些都是她让人精心做出来的,本以为今天会派上大用场,可谁知道,竟然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而这个小气男人偏偏一直不感兴趣的模样,她又不好做的太明显,只能不停的克制着。  如今,慕容九终于在她耐心用光之前提了出来,沈天歌自然喜不自禁,可为了不让眼前这个小气男人看低,她克制住内心的狂喜,假模假样的看着从头到尾都带着浅笑的慕容九。  “这是什么?”  剑眉轻挑,慕容九指了指最前方一叠纸片,淡然问道。  他看得出来,沈天歌的耐心快用完了,而他也确实很好奇那些不曾见过的新奇赌具,只是为了磨磨沈天歌的性子,才隐忍到现在。  “这是……”  “哎呀,天歌,你今天开张,怎么……”这么冷清。  没等沈天歌开口回答,一道响亮的声音突兀的响起,硬生生打断了她,紧接着,就看到慕容昭那道俊逸的身影就印入了眼帘。  “九弟,原来你在啊。”  并没有察觉到在他进来后,慕容九整个人的脸色都黑了下来,自顾自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打着招呼。  “天歌,你这赌坊是个什么情况啊?”  这几天知道沈天歌没有回九王府,慕容昭几乎天一亮就乐颠颠的跑到第一赌坊来,一来是为了与沈天歌切磋赌技,二来则是为了与沈天歌培养感情。  这两天,他可是见识过那些好玩到不行的新赌具,可奈何沈天歌太厉害,他每次都输得无比凄惨,可找别人吧,沈天歌一句话就让他幻灭了。  好不容易熬到赌坊开业,他正想痛痛快快的玩一天,没想到,竟然一个客人都没有,哦,也不对,还有一个客人,慕容九。  “你来了正好,我们三个凑一桌,来玩斗地主。”  宛如赌神降世,沈天歌飞快的洗着手里扑克牌,好似没听到慕容昭的问话一般,轻笑着说道,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精芒。  “好啊好啊。”  慕容昭自然不会反对,乐呵呵的坐在了慕容九和沈天歌中间的位置,跃跃欲试的就要去抓牌,谁知,手刚伸过去,就被慕容九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了过去。  啪!  那清脆的声音,沈天歌听着就觉得痛,不过,这跟她没关系,哪怕看到慕容昭的手背都红了,她也只是抬头看看屋顶,装作什么都没瞧见。  “九弟,你这是……”  手上传来阵阵痛感,令慕容昭略有不悦的皱皱眉,问道。  “这是什么?本王可不认识它,你这么着急,是想将本王排除在外的意思吗?”  慕容九面不改色的看了慕容昭一眼,淡淡的笑着,须臾,似笑非笑的看向沈天歌,“女人,你不准备为本王解惑吗?”  好样的。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会安安分分的养伤,顺便为她这个赌坊弄些小玩意罢了,没想到,他还真是小看了她的本事啊。  “这所谓的斗地主就是……”  在接下来的小半个小时里,沈天歌非常尽责的拿着那副牌为慕容九解说斗地主的玩法,期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慕容九故意的,一直不停的问这问那,完全将慕容昭当成透明人。  “王爷,我相信你已经懂了,我们这就开始玩吧。”  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沈天歌完全没有了耐心,她不会不知道,这个该死的小气男人是故意的。  抱歉,她还真没有这个闲心,看这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把她当成靶子射。  “嗯哼。”  淡淡的哼了声,慕容九终于不再没事找事做了,牌局总算正式开始了……  “三个四带一个三。”  “三个六带一个五。”  “三个十带一个六。”  ……  “我炸一下。”  “天炸。”  ……  沈天歌默默无语的看着那两个男人完全将她当成透明人一样,你来我往,毫不相让的对决,而更可悲的是,不管谁拿了地主,她总是被连累的那个,以至于她之前赢了九王爷的那一叠银票一张张的飞向了那两个人的荷包里。  “靠,你们两个故意的吧。”  当最后一张银票也即将离她远去的时候,沈天歌终于爆发了,将手里的牌一丢,没好气的瞪向慕容九和慕容昭两人。  “怎么了天歌?”  “女人,好好说话。”  他们两个人还没分出高下呢,这个女人这个时候闹什么?  “我不玩了,你们两个简直就是上天派来跟我……的银子作对的。”  被慕容九瞪了一眼,沈天歌顿时有些英雄气短,可她是真的不想继续玩下去了,这两个人每次都旁若无人的斗个你死我活,连给她出牌的机会都没有,这还怎么能愉快的玩耍?  “玩,输了多少,本王双倍赔你。”  毫不犹豫的开口,慕容九完全不给沈天歌拒绝的机会。  “真的?”  如果不是输她的银子的话,这倒是可以玩玩,不过,这个小气男人会这么大方吗?沈天歌表示严重怀疑。  “本王一言九鼎,绝不食言。”  被这个小女人怀疑,慕容九的眉头微皱了皱。  “那好,我们继续。”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