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尊王宠妻无度  >  第九章 贱女渣男

第九章 贱女渣男

2477 2015-12-01 00:00:00
  紧挨着沈天歌跪着的慕容九自是察觉了身边人瞬间的异样,不由皱眉睨了沈天歌一眼,沈天歌撇撇嘴,不就是偷偷看了你老子一眼吗?至于这样看她吗。  拜完皇帝后,紧接着是手端佳肴的宫娥鱼贯涌入,不一会儿,各人面前的案几上皆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美味佳肴。在众人畅饮美酒的同时,殿中礼乐声起,舞姬在大殿中央翩然起舞。君臣共饮,和乐融融。一时间,朝阳殿中真可谓是一派歌舞升平的繁荣气象。  酒过三巡,沈天歌见慕容九正与身旁的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也没空理她,她一个人静静地消灭完了面前美食,便百无聊赖了。  沈天歌略略和慕容九说了声,便溜出了大殿。沈天歌顺着一条较为幽静的宫道缓缓行去,不知不觉间便走到了一弯镜湖旁。  沈天歌在湖边逗留了片刻,正待转身离去,身后却陡然传来一道欠扁的女声:“哟,姐姐一个人观景,未免孤独了些,不若妹妹陪姐姐聊聊吧。”  说话间,沈如月已从一旁的柳林中走出,缓步来到了沈天歌面前。  沈天歌懒懒地睨了沈如月一眼,漫不经心地道:“妹妹现在可是一身两命,最好还是少来这种危险的地方闲逛,尤其是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否则出了什么事儿,三皇子可不能及时赶到救你。”  “这个倒不劳姐姐操心,妹妹自有分寸。”沈如月眼中杀机一闪而逝,难得话语不似以前那么尖锐讽刺。  “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倒是姐姐多心了。”沈天歌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向湖边走去。  看着沈天歌离湖边越来越近,沈如月眼底闪过一抹大仇即将得报的快慰和欣喜。脚下步子亦步亦趋地跟在沈天歌身后,伺机而动。  沈天歌谢睨了眼紧跟在身后的人,眼底掠过一抹诡诈之色。  眼看沈天歌已经走到湖边,沈如月突然目露凶光,伸手欲推沈天歌下水。而沈天歌却好似背后张了眼睛似的,身子一偏,沈如月当即扑了个空,由于惯性,直直扑进了湖中。  沈如月在湖中胡乱扑腾着,一脸惊恐地向湖边环手冷眼旁观的沈天歌求救。  眼看沈如月被湖水呛晕,缓缓沉下水面时,沈天歌才不紧不慢地扬声高呼:“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  听见呼救声,两个巡查的侍卫率先赶了过来,见是沈天歌,两人顿时道了声九王妃金安,便下水救人了。  当沈如月被救上来时,早已被水呛晕了过去。沈天歌一边吩咐侍卫将沈如月送去了太医署,一边让人去朝阳殿禀报,丞相大人之女落水,实非小事。  当沈伍奇与三皇子等人赶到太医署时,看着抱身坐在床上的沈如月,三皇子面色微寒,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如今竟然给他捅出这么个大篓子。  见沈伍奇出现,方才替沈如月看脉的太医斟酌着禀道:“启禀丞相大人,令爱似乎已经怀了身孕。”  此言一出,跟在沈伍奇身后的众臣顿时面色微讶,丞相之女未婚先孕,此事若传出去,岂不有辱丞相府门楣。之前的沈天歌,便已成了世人的闲余谈资,如今再加个沈如月,这让世人怎么看沈伍奇。  在朝位高权重,在家却连个女儿都管教不好,竟做出这等有辱门风之事。  虽然在场众人并未看他,但沈伍奇却觉得他的脑袋被众人的视线压得抬不起来。  沈伍奇斜眼睨了身旁面色平和的三皇子,淡声道:“三皇子现在似乎能给皇上一个说法。”言外之意便是让三皇子去向皇上请旨迎娶沈如月。  精明如三皇子,自是听出了沈伍奇的话中之意,默了片刻,终是转身离开了太医署,径直去了皇帝的御书房。  御书房中,当三皇子亲口告诉皇上,沈如月腹中的孩子是他的后,终于震怒。  “呵呵,混账东西,竟然做出这等禽兽之事,如今你让朕如何向朕的臣子交代?”  跪伏在地的三皇子一语不发,任由皇帝高声怒骂。  事后,三皇子心下烦闷,径直去御花园。转过一条小道,一眼便瞧见远处凉亭中的沈天歌,突然烦闷顿去,计上心头。  正在御花园中闷闷不乐的沈天歌突然感觉有人靠近,陡然转过眼,正对上三皇子深情款款的目光,沈天歌心下恶寒,顿时不屑地翻了翻白眼。  “天歌,原来你在这呢,害得本王好找。”三皇子大步走到沈天歌跟前,欢喜地说道。  沈天歌抬眼睨了眼三皇子,不耐地问道:“找我干嘛?”  “天歌,你知道的,我那么爱你,怎会舍得你受委屈。知道你嫁给九弟,心里委屈,所以上次才那样对我,我不怪你。”三皇子一脸自责地说道。  听着三皇子虚情假意的话语,沈天歌顿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一脸讥讽道:“三皇子,你就算要作贱你自己也别找我啊,我可没那么多的傻逼时间陪你演黄梅戏,还有,你也不用自欺欺人自恋成病,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变成了太监,我也不会看上你,Are you know?”  沈天歌成功看到某男脸上的虚伪面具破裂,不由冷声警告道:“以后最好管好你那未婚妻,若再犯在我手上,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难堪和后悔。”  话语说完,沈天歌全然无视三皇子逐渐扭曲的脸孔,甩袖扬长而去。  隐身暗处的慕容九和司徒南自是看见了方才的一幕,只是此刻慕容九面色淡然,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  而站在一旁的司徒南却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那道远去的身影,抬手捅了捅身旁的慕容九,一脸玩味地笑道:“阿九,依我看啊,你这王妃似乎与外界传言不符啊。”  听着司徒南毫不掩饰的话语,慕容九修眉微蹙,心中顿时有些不舒服。  两人略略聊了几句,便回了朝阳殿。  因为三皇子的事,皇上余怒未消,宫宴草草结束。  慕容九将沈天歌送回了她居住的院子后,便默声在院中坐了片刻,方一脸探究地看着沈天歌,问道:“今日之事,应该是出自你的手笔吧。”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是啊,就是我,怎么,要去揭发我。”沈天歌挑衅地问道。
绿瞳 绿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