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厨妃有喜  >  第十一章 本宫在梦游

第十一章 本宫在梦游

4034 2015-12-25 00:00:00
孙御厨如京剧般变化莫测的脸色,直至唐芯离开御膳房,返回若凌居,仍记得真切。她哼着轻快的调子,手里拎着早上打包的膳食,优哉游哉晃回寝宫。“小春,你瞅瞅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啦,”她推开门,一脸春风得意的踏了进去,“今儿,我可是大丰收哦,不仅有吃的,皇上还下旨赐给我两件衣裳穿,真是看不出来啊,他表面上冷得像块冰雕,其实心地还是挺善良的,知道体恤下属。”是个知暖知热的好老板。成负值的印象略微提高一截。话刚落,余光就瞥见了背对着她,站在圆桌边动也不动的小春。这丫头该不会乐傻了吧?搁下食盒,她笑眯眯地走上前去,手掌轻轻一拍小春的肩头:“和你说话……呢。”余下的一个字,在见着小春无声流泪的面庞时,停顿了一下。“谁欺负你了?是不是齐妃她们又跑来这儿找茬了?”妈蛋!敢趁她不在,欺负她的人,当她是死的不成?唐芯气呼呼地卷起袖口,甩头往殿门走去。“主子!您别去。”小春唯恐她意气用事,一个飞扑,从后紧抱住她的腰身,“不是齐妃娘娘!”“那是谁?说!”她替她找回场子!小春起初是不愿意开口的,但在唐芯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下,只能选择投降,将来龙去脉说给她听。“主子自打进宫以后,一直得不到皇上的宠爱,宫里那些奴才个个攀高踩低,私扣咱们的吃穿用度,主子带进宫来的首饰,都被这些害虫要走了,奴婢看着这天渐渐凉了,想去内务院要些被褥、木炭回来取暖,可他们……他们却狮子大开口,要五两银子!”说到这儿,小春委屈得直掉金豆子,“主子入宫时带的银两,都用光了,奴婢翻来找去,就剩下这么一点儿。”她摊开手,将掌心里的一串铜钱递给唐芯。“奴婢求他们网开一面,但他们却怎么也不肯让步,主子!奴婢哭,不是觉得受了委屈,是为您不值啊,您和齐妃平起平坐,为何要受到这等羞辱?”唐芯的脸色由青转黑:“难怪上次我坠湖回来,你去御膳房找吃的,竟要带着银两傍身。”敢情不是宫里的规矩,而是针对她的差别待遇啊。“哼,想把我当肥羊宰?我呸!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手指利落穿进吊钱,往小春腰间一别,“收好,这可是咱们所有的家当。”“主子?”小春被她咬牙切齿的样子吓得不轻,“您没事儿吧?”主子好像很生气,可过去主子动怒时,不是这样的反映啊。“我好得很,你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唐芯眼冒精芒,信誓旦旦的拍着胸口,似已有了主意。夜深了,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抹黑窜出若凌居。“要不咱们回去吧。”小春一边贴墙走,一边说,“万一被宫里的侍卫发现,说不定会被当作刺客的。”“怕什么?夜黑风高的,谁会发现咱们?内务院确定是走这边儿?”她指了指岔路口左侧的小道。小春乖乖点头,余光不停打量着四下,时刻做着一旦行踪曝光,就撒开步伐狂奔,引开追兵的准备。内务院愈发近了,就在这时,红廊前方出现了两道鬼祟的人影。“主……”小春刚要发出提醒,嘴就被唐芯一巴掌捂住。丫!这种时候叫什么叫?存心想被人发现吗?唐芯风疾火燎的拽着小春扭头就跑。“什么人在那里?”巡逻到附近的侍卫听到脚步声,高举着火把成群结队的往长廊赶来。跳跃的火光渐次连成一片,前有追兵,后有生人,唐芯被堵在台阶上,逃无可逃。“容妃娘娘?”领头的侍卫队长对她这张浓妆艳抹,粗鄙不堪的面庞可不陌生,一抹不屑飞快闪过眉宇,敷衍地行了个礼,“敢问娘娘,您大晚上不在寝宫里待着,何故前来此处?”小春双腿微缠着,轻轻拽了下唐芯的衣袖:“主子,怎么办啊?”她们还在禁足期,这事儿传到皇上耳朵里,又该让皇上生恶了。唐芯捏了捏她的手,双眼缓缓闭上,旁若无人的往台阶下走。“娘娘?”侍卫队长面露疑惑。步伐不停,很快,她就走到了人群前列。这女人该不会是撞上了什么脏东西吧?无人发现一抹披着黑色貂毛大氅的峻拔身影,悄然踏入旁侧的竹林里,那双泛着憎恶的黑眸,正望向这处。“皇上,是否需要通报?”李德压低声音问。沈濯日轻摇了下头:“且看看她又想玩何种把戏。”唐芯闭着眼,直挺挺撞上一名侍卫的肩头,秀眉微微一拧,如梦初醒般睁开了眼睛。“呀!”她连连倒退,“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儿?”目光在周遭一扫,她一拍脑袋:“本宫又犯病了?”接收到她投来的眼神,小春霎时醒悟过来,赶忙接话:“是啊,您这神游的毛病可不是又犯了吗?往常只在寝宫内走动,今晚不知怎的,竟一门心思往外走,奴婢不敢拦着,坊间的老人们常说,人在神游的时候,不能强行唤醒,否则,会魔症的。”说得好!唐芯赞许的睨了她一眼,面上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说着,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让各位见笑了,没别的事儿,各位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本宫也该回寝宫去歇息了。”侍卫们面面相觑,又碍于身份,不好阻拦,只好侧身放行。唐芯一溜烟窜出人群,忽地,背脊一僵,一股被人窥视的感觉浮上心头。她警觉地往林子看了眼。“主子,快走啊。”小春急声催促道。“错觉吗?”唐芯古怪的拧了拧眉,一走一回头的离开了这方。待她行远,躲藏在竹林深处的身影缓步走了出来。沈濯日擒着抹森冷的笑,说:“着令隐卫秘查她今夜的去向。”神游?呵,这理由怕也只有她这等心思诡谲之人,才想得出了。“是。”李德恭敬领命,默默在心底为唐芙点蜡。次日,唐芯早早来到御膳房,生火洗菜。刀板相撞发出的蹬蹬声,划破了皇宫白日的安宁。龙撵行出贤妃的寝宫,途径御膳房外时忽然停下。隔着明黄蚕丝帐幔,隐约能见到院子内,火房旁侧敞开的窗子里,正来回忙活的小巧身影。“他这么早就来此做工了?”沈濯日略有些吃惊。“唐御厨定是想早做准备,好为皇上做出可口的菜食。”李德拐着弯儿为唐芯说好话。“他倒是有心。”沈濯日若有所思地凝望着窗边心无旁骛的人儿,眼眸中飞快闪过一丝惊艳。院中白雾肆意,火房中炊烟飘动,似为她陇了一层薄薄的纱,美如雾中之花,胜过六宫粉黛。“皇……”李德眼前人影闪动,他刚欲张口去唤,却被沈濯日一记厉眼震在原地,只得眼睁睁看着从未踏足过御膳房的天子,朝内优雅迈步。暗黄砂锅里,烟雾袅袅,一股带着蔬菜清香的味道扑面而来。唐芯忙拾起切好的绿油葱花,用白布裹着手指揭开砂盖。“色清而不淡,做得不错。”突如其来的喑哑声线,吓得她差点把盖子扔到地上去。身子机械的转了过来,入眼的,正是沈濯日那张精雕玉琢的俊朗面庞。唐芯手忙脚乱地想要行礼。“不必了。”沈濯日轻抬手臂,却不想,竟与她的胳膊不期然撞上。太监服粗糙的触感下,是与男子矫健、壮硕的身躯截然相反的纤细手臂。他的手……黑眉微微一皱,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卧槽!被摸手了!唐芯的心跳顿时漏了半拍,下意识抽回胳膊,耳朵上徒升起一股沸烫的热源。丫,这货该不会男女不忌,只要是长得好看的,都想吃吧?她不自觉后退了一步,眼神里透着三分狐疑,七分防备。生平第一次被当作饿狼防范的沈濯日,先是一怔,随后生出一丝恶趣味来。峻拔的身躯往前迈开。“皇上,奴才是太监!”唐芯心惊肉跳的提醒道,眼珠子不停转动着,很好,菜刀就在左边,不行!万一砍伤了他,她的脑袋就得搬家了!她赶忙看向右边,砂锅盖上正搭着一个银质汤勺。脑中立即浮现了敌攻我守的交锋场景。身影渐逼渐近,唐芯的心跳声大得快要震聋她的耳膜,额头上冷汗涔涔,就在她神经最为紧绷的刹那,沈濯日突然从她眼前走了过去,来到灶台前,以娟帕拭筷,用银勺舀出一个圆乎乎的肉泥丸子,再用木筷夹起,放入口中。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是与生俱来的优雅。唐芯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冲他的后背抛去两颗卫生球。这家伙故意玩她呢?深呼吸几下,平息着动荡不堪的心跳,余光一瞥,见他咀嚼半响,仍是一副不显山水的样子。不由问道:“皇上,这道蟹粉狮子头不好吃吗?”喉结轻动,菜肴滑入腹中。他搁下木筷,挑眉问:“好吃在何处?”“您不觉得和平素吃的丸子有区别?奴才在这肉泥里加了些搅拌好的蟹肉,取的是蟹腿里最新鲜的肉,在丸子上拌有蟹黄,加入了生白菜,整整熬了近一个时辰!肉香而不腻,口感十足的好。”虽然这古代的火候,她一时半会儿没掌握好,但味道不该比以前差到哪儿去。
酸萝卜 酸萝卜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