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厨妃有喜  >  第九章 只有惊,没有喜

第九章 只有惊,没有喜

4027 2015-12-25 00:00:00
乾清宫内的空气好似凝结一般,沉重得叫人喘不过气,多名宫人瞪圆眼睛,直直看着地上那只兔子。舔舐过酱料的兔子,抖了抖身上的绒毛,看上去似乎很健康。正当众人误以为没事之际,异变突生,兔子像是站不稳一头栽倒在地上,四肢不断抽搐,只数秒,竟失去了生息。“嘶!”抽气声从墙角的宫女群中传来。李德拿着根银针刺入兔子的尸体,拔出来时,针尖居然变成了黑色。“皇上,它中毒了。”“噗通”,试毒的太监双膝一软,不可置信地嚷嚷,“怎么可能!奴才明明亲手试过膳食,菜里不可能有毒!”“铁证如山,你还想狡辩?”李德怒不可遏,一脚将太监踹翻在地上。若非小唐机灵,及时阻止了圣上,后果不堪设想!想及此,李德感激地看了唐芯一眼。后者面泛同情的盯着疼得龇牙咧嘴,却还强忍着爬起来继续跪地喊冤的太监。“皇上,这事不能怪他,”唐芯深吸口气,挺身站出来,为太监洗刷冤屈,“驴肉和酱料这两者本身并没有问题,分开来吃,是不会出现中毒迹象的,只是,若同时食用,下场就会像这只兔子一样,吃得少,仅是心绞痛还有救治的可能,吃多了,将会性命不保。”闻所未闻的说法,听得宫人们一愣一愣的,活像在听天书。沈濯日不着痕迹地向李德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派人在暗中彻查。偶然?巧合?他从不信世上会有这种说词,此事定暗藏玄机,也许是谁想毒杀他!一抹森然寒芒在眼底深处闪过。李德恭敬点头,随后拎着地上如烂泥的太监踏出大殿。“皇上,奴才是冤枉的!奴才什么也不知道啊。”惨烈的呼声渐行渐远,尾音绕梁。唐芯于心不忍,不由得轻声问道:“皇上,您会处决他吗?”“揣摩圣意,你可知该当何罪?”沈濯日的回答模棱两可,凉飕飕的眼睛转向唐芯,带着些许审视般的锐利。唐芯打了个机灵,堆着笑说:“奴才哪敢打听皇上您的心思?但食物相冲的事儿,知道的人并不多,公公没能发现真的情有可原。”“呵,你在为他求情?”宫中居然还有这般单纯的人?愿意冒着风险为他人出头?凉薄的唇角缓缓上扬,笑容七分讥讽,三分意外。唐芯郁闷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明白求情哪里搞笑了?若是那人下的毒,还能算得上死有余辜,可事实并非那样啊,他是无辜的,不该死!“奴才是想替公公求回情。”沈濯日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说:“朕非滥杀之辈。”所以那人不会死咯?好耶!唐芯激动的咧开嘴角。“不过……”话恶趣味地停下,黑眸倒影着她神色龟裂的样子。果真如太后所说,这家伙有趣得紧啊。“不过什么?”唐芯暗暗磨牙,她最讨厌话说一半的人了!一抹兴味染上眉宇,在唐芯等得即将抓狂时,他方才慢悠悠地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人死不了就成,受伤总比没命强,唐芯自我安慰道,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回实地。“你的味觉很是出色?”沈濯日口风一转,忽地想到唐芯那番得意的说词。“额!”这话里好像藏有陷阱诶。“回话。”回温的面庞寸寸冰封,似是对唐芯的迟疑感到不满。妈蛋,谁说只有女人的心是海底针的?男人也差不多嘛!前一秒春风写意,后一秒雷电交加,连点反映的时间都不给她。唐芯偷偷编排,面上却是一副战战兢兢的谦顺样子:“谈不上出色,只是比一些人强上一丁点。”“你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沈濯日无情戳穿了她虚伪的谦虚之语。“俗话说得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骄傲是进步的终结者,奴才的娘曾告诉过奴才,做人必须得谦虚,得低调……”唐芯貌似正儿八经地一通瞎掰。“够了!”沈濯日不耐地打断了她,“你既味觉出类拔萃,又是御膳房的人,且给朕说说,这些菜味道如何。”他吃过难道还尝不出味儿吗?唐芯被这莫名其妙的旨意弄懵了,却没胆子抗旨,挪开椅子后,站在桌边,摆出一副点评家的架势,一边吃,一边评论。“这道水晶蒸包馅儿拌得太糟。”差评!“这道菜放盐的时辰太早,味不入肉,鲜劲不足。”差评!“而这道,不该放醋,虽然提了味道,却破坏了蔬菜自身的营养。”还是差评!……沈濯日缓缓阖上眼睑,挺拔的身躯慵懒靠住紫檀木椅椅背,耐心聆听。唐芯一口气点评完十八道菜,喉咙干得快要喷火,余光往旁侧一斜,不禁怒火攻心。靠之,她在这儿卖力评价,这人倒好,居然优哉游哉地睡着了?敢尊重一下她的劳动成果吗?两团熠熠的火苗窜上眼底,她小心翼翼看了看四下,随后转过身背对一旁如壁画般的宫女,挤眉弄眼地冲沈濯日做鬼脸。静止的双目毫无征兆的睁开。两人同时愣了。一个是吓的,一个是惊的。妈妈咪呀,他没睡着?唐芯眼珠一转,麻利地蹲在地上,嗷嗷叫着:“哎哟,奴才突然肚子好疼。”薄怒被玩味取代,沈濯日托着腮帮,像看猴戏似的,观赏着唐芯的表演。偷瞄的视线撞入那双戏谑的黑眸中,喊叫声逐渐减弱。观众不配合,演员能演得下去才怪!“不疼了?”沈濯日哑声问道,语调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嗯,”唐芯揉着肚子起身,一脸无辜的说,“可能是一时吃撑了,消化不良导致的短时间骤痛。”沈濯日大手一挥,命宫女去请太医来为她诊脉。“别别别,”太医到了她不得穿帮吗?唐芯慌忙拦住正欲出门的宫女,讪笑道,“奴才是个下人,皮糙肉厚,这么点小病小痛哪能劳烦太医出马,这不是折煞奴才吗?”说罢,为了防止沈濯日一意孤行,她立马转身,持起布菜的筷子,亲手为帝王夹了满满一碗的菜肴,分散他的注意力。“皇上,时候不早了,您再不用膳一会儿早朝会饿的。”沈濯日好笑地盯了她一眼,歇了捉弄的心思,优雅地执筷用膳,各色佳肴喂入口中,咀嚼时,耳边似有唐芯清脆悦耳的点评回荡,不知不觉间,已是两碗米饭下肚,腹中更是生出有些许饱胀感。停筷后,沈濯日神色复杂地睨着见了底的金碗,眸光明明灭灭,似惊又似喜。“皇上,还要为您添碗饭吗?”唐芯低声问道。“不用了。”外露的情绪被古井无波的冷漠覆盖。可唐芯却总觉得这人身侧的气压比之前见到时缓和很多,好像很开心?甩甩头,一定是她的错觉。“你伺候得还算不错,又救了朕一回,想要何种赏赐?”沈濯日拂袖起身,立时有宫女递上湿帕,为他擦手。“奴才一时想不出别的,”唐芯默默伸长脖子,巴望桌上剩了一大半的美味佳肴,只觉肉痛,“不如就把它们赏给奴才吧。”浪费食物会遭天谴的。“只如此?罢,不过是些残羹冷饮,你想要,赐给你又有何妨?”沈濯日龙心大悦,当场准了唐芯的请求。“谢皇上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唐芯喜笑颜开的跪地高呼,从没看他如今天这般顺眼过。窸窸窣窣的褪衣声从头顶上传来。唐芯奇怪地抬起眼皮,瞳孔一震。哇塞,真人更衣秀啊!侧身而站的男子,褪去外衫,只着一件单薄的白色亵衣,身躯峻拔如松,墨发柔顺如瀑垂落至腰间,平举的双手牵扯着衣襟朝两侧展开,露出那精湛的锁骨与若隐若现的鳞状腹肌,性感中不失男子阳刚魅力,宛如一座精美的阿波罗雕塑,该死的迷人。唐芯慌忙昂头,想堵住快要从鼻腔里漫出的温热液体。她发誓,自己真不是色女!这是女人在看到美丽事物时的自然反映!戴好发冠,沈濯日悠然转身,却在见着唐芯那张红扑扑的小脸后,愣了愣。“皇上,该上朝了,龙撵在外边候着呢。”李德恰时赶回乾清宫,弯腰立于殿外朗声提醒。“嗯。”帝王淡淡地应了声,不再计较一个小太监的反常之态,缓步至她身旁走过,没走几步,又停下步伐,回身注视了唐芯半响,才启口说,“唐鑫,你今日有救驾之功,除一桌膳食外,朕再破例提你为御厨,明日起,朕的膳食一概交由你来做,除朕外,你无需为任何人下厨。”“什么!”唐芯脸色豁然大变,做御厨?“你有异议?”他这副五雷轰顶的模样是几个意思?乐傻了?有!她很有!“皇上,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御膳房里比奴才厨艺好的人有得是,譬如师傅,他是宫里的老人,做事又细心又妥当,经他手的膳食,十里飘香……”滔滔不绝的夸赞脱口而出,沈濯日没这耐心往下听,他决定的事岂容人忤逆?“就这么定了。”停滞的步伐再度迈开,扬长而去。“皇上——”唐芯不死心地大声叫嚷,却唤不回帝王的回眸。李德眼尖地瞥见长桌上未撤下的金碗,立时顿悟,笑着说:“小唐,皇上看重你,才升你做一品御厨,你以后可得好好干,莫辜负了皇上的信任。”这样的信任,她根本不想要!唐芯背脊一垮,身躯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掩面泪奔。
酸萝卜 酸萝卜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